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異世無冕邪皇 > 第4328章 難逃一死
    山呼海嘯的頂禮膜拜聲再度傳遍了穹海古鎮,極大滿足了姬加魯的虛榮心,更讓其爭強好盛、目中無人的秉性展露無遺。

    姬加魯對自己的這一錘很是滿意,須知道他剛剛遭到外來者的挑釁,充分感覺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嚴重的威脅,他急需一場勝利告訴整個穹海古鎮的修行者,自己是獨一無二的存在,誰在自己的地盤搞事情,誰就得死。

    望著那些近乎癲狂的手下,姬加魯得意的笑了起來,手里拎著銅頭節杖意氣指使的看向風絕羽道:“臭小子,你的妖寵看起來太弱了,接下來輪到你了,你不是想讓我給你嗑頭嗎?現在調換過來,小子,你跪在地上給老子嗑一萬個頭,老子答應留你一條全尸,怎么樣?哈哈……”姬加魯得意的放聲大笑。

    賈陽明以及眾多圍觀修行者一看姬加魯大占上風,剛剛升起的一點興奮心情仿佛被一盆涼水澆滅了下去。

    果然,姬加魯還是無人能敵啊。

    但就在這個時候,風絕羽卻是把眉頭擺出了八字狀,以手撫額笑出聲來了:“唉,真是自戀的可以……”

    “小子,你說什么?敢不敢大聲一點。”姬加魯聞聲一怔,不自覺的皺了皺眉。

    “我說你自戀啊。”風絕羽語氣無奈,充滿嘲諷的攤了攤雙手道:“你以為自己贏了嗎?回頭看看吧……”

    唰!

    此言一出,姬加魯下意識的回頭看去,果然見到剛剛被自己一錘轟飛的血妖樹,正從廢墟堆里飛了出來,雖然此前鬧了個灰頭土臉,但血妖樹的臉上卻沒有半點痛苦的表情,反而眉尖擰在一起,破天荒的露出了一股怒意。

    身為魔域最強大的木靈魔徒,血妖樹骨子里有屬于她自身的驕傲,而當這份驕傲被人無情的碾壓時,無關乎存在靈智與否,血妖樹都會毫不猶豫的爆發出來自魔域深處最恐怖的殺意,予以最徹底的反擊。

    “轟!”

    只見她雙臂從身體兩側抬起,緩緩的從瓦礫當中飛了出來,那雙絕美的赤足,終于在眾目睽睽之下降落在地面上。

    人們還以為血妖樹準備放棄抵抗了呢。

    可就在那雙美足的足尖點的一刻起,一股磅礴浩瀚的力量,仿佛瘟疫傳播似的,迅速以銅魚街口為中心,瘋狂的蔓延了出去。

    眨眼間,整個穹海古鎮的地面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無數的灰石鋪就的石板因為劇烈的動蕩崩裂、粉碎,在泥土的背后,大量像蟒蛇一樣的樹根瘋狂的滋生。

    這些極富靈性的荊棘藤蔓以最快的速度侵占著小三坊三條主干道,緊接著就是銅魚街,不消片刻,粗如水桶的荊棘藤蔓開始從地縫里鉆出來,沿著四周的建筑持續延伸了出去。

    整個古鎮山搖地動,人們眼里只有瘋狂生長的樹木,那些粗比水桶、大如巨蟒的荊棘藤蔓,沒用多久,就將整個銅魚街圍了起來,所有的建筑都被粗壯的藤枝、樹葉包裹而起,甚至開始向臨街蔓延。

    一分鐘。

    不到一分鐘,整個銅魚街變成了一個樹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內,到處都是血紅色的植物,地面上一壟一壟拱起的粗壯根部取代了所有灰石、青磚、石子的路面,地面直接加厚了半米來高,三條街道鄰側的建筑物上,到處都是粗壯的枝條,幾乎看不到本來的面目,就連天上,都有無數像觸手一樣的藤蔓不停的擺動,它們一直在延伸,出了銅魚街也不曾停下來,就好像一條成了精的巨大章魚,在揮動有力的手臂。

    樹世界。

    血色樹世界。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姬加魯自己,都忍不住心驚肉跳了起來。

    因為他發現,眼前那妖嬈的紅衣女子整體的氣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也不知怎么的,姬加魯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死亡威脅。

    “你……你究竟是什么東西?”

    姬加魯終于慌神了,因為他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跟絕大多數人不同,眼前的樹世界雖然廣大無邊、充滿森林的氣息,但是在姬加魯的神識世界中,他看到是一片望不到頭的血海,而血海中央,豎著一株參天血樹。

    那株血樹太高了,高到讓他無法企及的地步,這一刻,姬加魯才深深的意識到,自己招惹了絕對不可能戰勝的對手。

    “媽的。”爆了句粗口,人們心目中戰無不勝的神天大人突然掉頭往空中掠去。

    這個卑鄙無恥的家伙,心生膽怯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逃跑。

    跑得了嗎?

    一步瞬移百丈外,姬加魯頭都不回,看的所有人石化在原地。

    可就在他即將沖出銅魚街的時候,突然間,一頭全身石化般獅頭猛獸,神出鬼沒的從空中爆射而來,伸出一只蹄子,砰的一聲,輕輕的將他踹了回去。

    噗!

    雖然只是輕輕一腳,但姬加魯還是口吐鮮血,無比狼狽的摔在了銅魚街的街口上。

    這時,那體形龐大到令人恨不得頂禮膜拜的巨獸,神態傲驕的飛進了銅魚街,站在樹世界的空中,冷漠不屑的掃了姬加魯一眼,然后慢吞吞的站在了風絕羽的身邊。

    “道……道武境……”

    如果說剛剛血妖樹的樹世界領域之力讓人大跌眼鏡的話,那么眼前的混沌圣獸小金,就是實打實的重錘,徹底粉碎了姬加魯那虛榮外表下脆弱的自戀。

    “什么?道武境?”

    聽到姬加魯的驚呼,所有人如遭電擊的石化在原地,古鎮中有一個算一個,皆是用著嶄新并驚異的目光打量起站在臨楓教坊門前那位公子爺,全身篩糠一般哆嗦了起來。

    天哪,一個乾坤境的木靈妖寵也就罷了,現在就跳出來一頭修為達到道武境的兇獸,這個家伙究竟是什么來頭。

    賈陽明也呆住了,整個人就像點穴一般,怔怔的杵在那里,他身邊就是個頭與他一般高的風絕羽,但不知為何,他好像看到了一座大山,一座他永遠也無法攀登到頂峰的大山。

    在這座“大山”下,賈陽明都快無法呼吸了。

    “道武境,恩公居然是個道武境強者……難怪……”賈陽明深吸了口氣,想要將波瀾迭起的心情平復下去,但努力了幾次才發現,自己根本辦不到。

    “前輩,前輩饒命……”

    狼狽倒地的姬加魯終于意識到自己惹了天大的禍端了,他一轱轆爬了起來,賴皮狗一樣的爬到了風絕羽的面前,用他那只碩大的腦袋狠狠的嗑著地面。

    “前輩饒命,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實在該死,還請前輩念的小的修行不易的份上,饒了小的一條狗命吧。”

    神天大人姬加魯,終于知道什么叫實力不如人了,他現在才知道,自己得罪的竟然是一個道武境高手,這不是打著燈籠去茅坑找死嗎?

    偌大的銅魚街,變得死一般的安靜,不知不覺間,所有人忍受不了那從血妖樹和混沌金獸身上釋放出來的、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的壓力,全部跪在了地上,瑟瑟發抖。

    風絕羽依舊背著手,臉上掛著輕松安適的笑容,望著跪在腳下姬加魯,笑容可掬道:“我早就說過,你太自戀了,外面的天地很大,你即使看不到,也應該能想到,可惜,虛榮的假象蒙蔽的你的雙眼啊,你有些不自量力了。”

    姬加魯頭上冒著冷汗,身子哆嗦的就跟帕金森重癥患者似的,對于風絕羽的話,絲毫不敢反駁,只一個勁兒的嗑頭。

    “前輩教訓的是,小的鼠目寸光、小的不自量力、小的是個白癡,請前輩海量汪涵,饒小的一命,小的保證,從此往后,再也不對臨楓教不敬了,不,不,不,小的愿意為前輩效犬馬之勞,哪怕前輩讓小的去死,小的也絕無二話。”

    看著神天大人卑躬屈膝,不要了尊嚴,圣妖堡的弟子沒有一個覺得可恥,反而覺得此舉再合適不過了。

    天大地大,也不如自家的性命大,換作誰,遇到這樣的情況,都得求饒啊。

    可惜,求饒是沒用的。

    “不必了。”微笑著訓斥了姬加魯一番,風絕羽旋即冷漠的拒絕了前者的請求,沉聲道:“保命的機會我早就給你了,可你不珍惜啊,這個世界什么丹藥都有,唯獨沒有后悔藥,你……可以去死了……”

    話畢,陰風乍起、血氣狂涌,就在姬加魯的身后,數條剛硬粗壯且尖頭鋒利的荊棘藤蔓筆直的射來。

    在一陣噗噗聲后,姬加魯被數條粗壯的藤蔓刺穿了身體,被高高的挑了起來,隨后人們便是看到,那數條藤蔓上血色彌漫,一股股紅色的暗流,正從姬加魯的體內被快速轉移到藤蔓之中,不到片刻的功夫,人高馬大的神天大人就變成了一具沒有了靈魂的干尸。

    神天大人,到頭來終難逃一死。

    殺了姬加魯后,血妖樹撤去出血神力創造的無數藤蔓,慢悠悠的回到了風絕羽的身邊,但是銅魚街跪了滿地的圣妖堡眾卻沒敢起身,一個個宛若仰望神明一般等著風絕羽發落。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 传世世界3d赚钱 游戏赚钱鱼 非常完美的单机捕鱼游戏 麻将棋牌辅助神器 91千炮捕鱼达人 微信群怎样打广告赚钱吗 大赢彩票安卓 现在gta5单机怎么赚钱 五分彩 2018新出的赚钱app 江苏7位数 小鱼赚钱绑定的手机号怎么删除 贵州十一选五 发努力赚钱的女人性格 3d开机号 画画的赚钱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