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 第四百八十六章 讓她記住這個教訓
    那自己最最有可能成為他的妻。

    但當柳芷蕊的心不斷的給自己打足氣的時候,她要開口的時候,在望及顏樂示意著她回答,她可以繼續說的眼神時,她莫名的心顫,不敢開口。

    她有些害怕,自己說是!自己查了,因為自己愛慕著穆統領之后,顏樂會一巴掌的打在自己的臉上。

    因為她此時的眼神真的很兇。

    就好像自己敢說,她就會有下一步的行動。

    向紫嫣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出錯,回神之后看見顏樂一副極為凌厲的氣勢對著柳芷蕊,感覺調和。

    “靈惜公主,芷蕊要是說錯了什么,還望您見諒。”她的聲音帶著愧疚,為柳芷蕊道歉的意思很明確。

    顏樂轉頭,看著她的眼眸里是真的透著擔心,透著緊張,莫名的想笑。

    “向小姐擔心我會如何對柳小姐?”她故意邪笑著,看著向紫嫣。

    毫無疑問,她了解自己的所有過往。

    所以這樣的一句話,她又是遲疑,又是下意識的思考!果然她那個情夫和祁琰之間是有關系的!

    還是極為知根知底的關系!不然她不會連自己的手段都知道!她知道自己是被當成殺手培養訓練長大的,就算沒有執行過任務,但手段還是有的。

    特別是那些極為殘忍的武功,自己練了十二年。

    顏樂停頓著,看著向紫嫣,耐心的等著她的回答。

    向紫嫣看著顏樂明亮的眼眸里,閃著深味十足的光芒,心下突然有些畏懼她會不會將對她同伴的一面拿出來對芷蕊。將芷蕊狠心的殺害,就用她學習了十二年的劍法。

    自己當時是真的惹不住了,問深說:為什么她作為一顆棋子,那么沒有保障的棋子,會被教授那么多的本領。

    深當時說:她運氣很好,有蘇祁琰護著。

    自己當時想,顏樂的一生,運氣都很不錯,之前是蘇祁琰護著,現在是穆凌繹護著。

    她的身邊,都是將她愛進了骨子里的男子。

    顏樂看著向紫嫣的思緒又偏遠,驀然有些奇怪,是不是有人在她面前講述過自己什么?不然自己自己一提,她就會去回應。

    很奇怪的其實,如果她至少知道自己的實際情況,她現在應該是為柳芷蕊擔心才對。

    但她的擔心卻極快的演變成了羨慕。

    為什么?

    顏樂不解,就那樣的與她沉默的對視著。

    而來到了紅樓之內的穆凌繹,在紅樓的大堂緊張的四處張望著,他心下很慶幸這里什么事都沒有發生,只是在按住流程的唱戲,而后因為是白天,來的人也是女子多余男子,這樣子說明,這些人應該都是尋常百姓家。

    但穆凌繹這樣的定論不敢真正的定下,因為他想到了她之前的那些同伴,那些同伴就都是女子!

    他想著更為的緊張。

    而后在紅樓伙計上前想要招呼他時,穆凌繹已將找到了顏樂的身影。

    他的心一頓,看著她精美無比的小臉在紅色燈籠的炫耀下魅惑非凡,而后明亮的眼眸里含著點點不解和為難的看著一個妖媚的女子。

    那個女子就是向紫嫣吧。

    穆凌繹想著,心為她還好好的坐在那而舒緩了不少。

    他在要紅樓伙計將自己帶向那處,但紅樓伙計有些遲疑,不敢那處只有三個女子,還是絕美的女子,現在突然帶著這個來勢匆匆的男子上去,好不好讓那三個女子遭遇什么麻煩,遭受什么傷害?

    紅樓伙計遲疑著,不敢帶路。

    而穆凌繹已將這里的格局看了個明白,直接越過紅樓伙計,自己往著那紅檀木搭成的樓梯而去。

    珠簾遮掩,他看著顏樂越來越清晰的背影,心里的不滿驀然就升騰了起來。

    穆凌繹珠簾都未掀開一下,直接迎面走了進去,在任何人都未反應過來之時,從顏樂的背后抱了上去。

    他要將這個不聽話的小壞蛋帶回去好好的教訓。

    竟然只身犯險,撇開她的哥哥自己來了,特別是沒有對自己的任何報備!要是在這出什么事怎么辦!自己都不能在她的身邊,不能及時的剛來!

    穆凌繹想著,愈發的生氣,看著顏樂嚇了一跳時才略微的一愣。

    自己又太過野蠻了嗎?

    顏樂突然被穆凌繹從椅子上騰空的抱了起來,下意識的害怕,而后緊抓著他的衣角,看向來人的臉。

    其實,在真的觸及他的身體時,她就感覺到是凌繹了。

    但還是看到他的面容時,心才牽動了起來。

    “凌繹~你嚇到我了~”她微蹙著眉,聲音十分綿軟,說得十分的可憐和委屈。

    穆凌繹的心一頓,看著顏樂一副極為委屈卻沒有半分怒氣的模樣,心下也沒有了剛才的沖動,趕緊哄她。

    “顏兒乖~是我不對,下次不會了,我們先回去吧。”他的聲音里帶著極深的歉意,帶著對她專屬的溫柔。

    柳芷蕊在一旁,不可置信的看著小小的閣樓里突然就出現了穆凌繹的身影。

    他一身墨色衣裳,在這有些幽暗的戲樓里并不搶眼,但卻讓人一望及,就被他的極為挺直的身影吸引,他一身塵世之外的貴氣,更是讓人移不開眼睛。

    但這樣美好的他此時卻將比起他,顯得嬌小的武靈惜抱在懷里,然后仿佛在昭示著,他已經有愛人了,他愛極了懷里的這個人。

    所以在他見到她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抱起她,要她和他回家去。

    回家去?

    為何?

    難道他要——

    難道他這些天連連告假,就算因為與她癡纏到耽誤了時間嗎!

    柳芷蕊眼里的不可置信越來越深,看著顏樂竟然改了之前對自己和紫嫣威逼的聲調,對他極為柔情的說,他嚇到她了。

    然后他也就那樣的溫柔,極為深情的說他自己錯了,不會了。

    為什么!

    為什么武靈惜要帶著兩幅嘴臉來引誘穆凌繹!

    她想著,極為的生氣,為穆凌繹不值。

    “穆統領!這可是在外面!男女之間......”

    柳芷蕊自以為是的聲音被穆凌繹極快的打斷。

    “柳小姐,這是我第二次警告你,我不想再聽到你對我任何評頭論足的言論,我與我的未婚妻如何,誰都無權多言一句!”

    穆凌繹的聲音帶著極為陰冷的嚴厲,對于這個目光一觸及自己就變得癡迷,然后觸及自己的顏兒就變得厭惡的柳芷蕊十分的生氣。

    她憑什么這樣的對自己的顏兒?

    就憑她喜歡自己?

    可笑!

    自己不要她的喜歡!

    他話里,就想抱著顏樂走。

    但顏樂卻覺得!話還問一半呢!向紫嫣現在這么好忽悠,下一次就不一定是耶!再坐一會,再聊一會嘛!

    她想著,極為緊張的抓著穆凌繹的衣襟。

    “凌繹~等會再回家,顏兒還有事要做。”她對他還是一如既往,帶著嬌氣,帶著要他答應自己要求時的屋里耍賴。

    穆凌繹不想再讓她被困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之中,并不妥協。

    “不行,該回去了,回去你還要接受懲罰呢!”他看著懷里一點都不知道自己做錯事情的顏樂,十分頭疼她是真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緊張,沒有意識到她這樣做是多么的危險。

    武將軍當時跑來說時,自己緊張得呼吸不過來。

    要不是武將軍覺得自己反應緊張過頭,說著妹妹保證是沒事的,你不要太著急,我雖然要你去陪她,但她那么聰明的人,不會真的把自己折進去的。

    她是聰明,她是不會。

    但不介意間會,怎么辦!

    所以自己極快的趕來了。

    看著這小丫頭竟然優哉游哉的看著別人,審問著別人,卻沒想到讓人去通知一聲自己,心就很生氣!

    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懲罰她!

    讓她記住這個教訓。

    顏樂看著穆凌繹緊盯著自己的眸光里好似有熠熠的火光,而后還說回去就要懲罰自己,瞬間緊張了起來。

    “不!不可以懲罰!”

    怎么可以!

    凌繹的懲罰是親親,是抱抱耶!

    現在來著月事呢!不能親親!

    會失火的!

    又得用手嗎?

    好頻繁啊!

    不可以不可以!

    顏樂想著,不斷的搖頭,將自己腦海里那些惹火的青色畫面驅散。

    穆凌繹聽著她極為激動的反駁自己的話,而后就是俏麗的小臉紅了起來,瞬間懂得自己的顏兒,想到了那些自己還沒來得及想的事情了。

    小傻瓜。

    他失笑著,眼里的寵溺深了起來:“小傻瓜~做錯事就要接受懲罰。”

    顏樂聽著他溫柔到幾乎就是透著情欲的聲音,果斷的回答:“不要!”

    她不要!自己偷跑是不對,但自己敢偷跑,就是因為自己能保證這次沒事的!

    柳芷蕊沒有參與進來,所以與她同行,自己不會真的被如何。

    而且自己又不是好欺負的!

    自己很厲害的好吧!

    凌繹太緊張了!

    顏樂想著,眼里盡是倔強。

    穆凌繹看著自己的她,驀然低頭,吻住了她。

    他故意吻得深,讓她淪陷,讓她沉迷,然后在只反抗了一下之后,就投降了。

    他看著因為自己的蠱惑而目光迷離的看著自己的顏樂,心的怒氣是真的消散無蹤了。

    “不回去接受懲罰,想在這嗎?恩?”他的聲音里,因為自己對她始終有著極深的影響而滿是笑意。

    自己的顏兒,在自己的面前,就是那樣的單純。

    一個吻就把她吻懵了,真是個小可愛。

    他失笑著,等著她的回答。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