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退后讓為師來 > 第七百四十三章 貧僧讓你們走了?
    “這些人,來得好快!”

    三箭沒有作用,夏蒹葭心中略沉,這樣強大的修士,一般來說,不會這么快就出現。

    “天邪子這家伙,哼!”

    出現的三人完全無視女兒國靠近的眾人,反而自顧自聊起天來。

    玄道子冷哼一聲,語氣中對天邪子頗為不滿。

    “這樣也好,那些廢物進來還礙眼!”屠星森冷一笑,他喜歡戰斗,特別是喜歡跟天魔戰斗。

    因為天魔廝殺起來悍不畏死,可比修士強多了。

    很多修士看上去人模狗樣的,真正生死廝殺的時候卻丟人至極,特別被他屠星的血煞氣息一沖,當場求饒的都有。

    打起來一點不痛快。

    因此跟天魔的廝殺,才是屠星想要的。

    什么?為什么不找比他更強的強者作戰,肯定不會表現得一敗涂地。

    屠星又不傻,跟自己伯仲之間之人作戰可以。

    跟比自己強一些的人打也行,跟比自己強很多的人打,那不是找死嗎?

    還是天魔最好,無論實力強弱,廝殺起來那股勇悍,瘋魔,對他屠星助益頗大。

    屠星是少數進入到圣地的修士中,不在意天材地寶,也不在意獎勵的。

    “我們剛好搓一搓天魔鋒芒,磨掉那層鋒刃,也好讓弟子們更好的歷練一番。”御獸門修士說道。

    “呵,弟子們進的來嗎?”玄道子說道。

    在漩渦大門之外,天邪子那個家伙布下他的新月劍陣,阻攔諸多修士進入天魔圣地。

    用實際行動代表了他的立場——站在天魔那邊。

    惹得不少修士憤怒。

    然而沒用,因為天邪子不蠢,他布下的劍陣威力有限,只能阻攔實力不強的修士。

    那些實力強大的修士,通過劍陣進入天魔圣地完全不成問題。

    像玄道子、屠星等人,就毫發無傷地走了進來。

    劍陣甚至都沒有刻意阻攔過他們。

    顯示出天邪子的智慧。

    “真要進來,到時候天邪子真的敢冒大不諱阻攔我等不成?”御獸門修士自信一笑。

    天邪子是很強沒錯。

    可他也沒強到讓兩個宗門齊齊讓步的地步,就算現在在場的兩個宗門修士不是天邪子的對手。

    天邪子可以力壓群雄,可兩大宗門又不只有這么點人。

    到時候真的打了臉,將更為強大的宗門力量惹出來,天邪子孤身一人,怎么死都不知道。

    相比那個時候,孤月宗樂見其成,說不定會提供暗中的幫助。

    “廢話真多。”

    屠星看了閑聊的兩人一眼,主動向前,迎上趕來的女兒國高手。

    對付這樣強大的修士,小規模的高手隊伍,能夠發揮出來的作用要比軍隊更大。

    除非是夏蒹葭已經決定,用人命去消耗,硬生生耗死這些人。

    可哪怕修士進入后,接下來一段時間內都無法飛行,這樣耗死的可能性也幾乎為零,除非這些修士已經深入女兒內部了。

    現在就在大門外,他們想走可攔不下。

    屠星大笑一聲:“來!”

    手中黑色的大環刀直接砍出,黑色匹練凝聚在刀上,作戰方式更加貼近武者。

    對上屠星的六人小隊,剛一交手,瞬間被傷兩人。

    而且還是重傷。

    “不夠!”

    屠星不滿地皺眉,甚至主動停了下來,給這些天魔喘息的機會。

    這次來的太早,天魔還不夠強。

    話音剛落,兩個重傷的天魔身上微光一閃,竟然重新站了起來。

    屠星一愣,六個高手再度欺身而上。

    她們動手的瞬間,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從天邊傳來——“佛法無邊”。

    剎那間,六人氣息強盛不止一星半點。

    剛才一個照面就跪了三分之一的女兒國高手,如有神助。

    六人聯手,一時間竟然壓下屠星,占據上風。

    “真是和尚?”

    “到底是什么人!“

    御獸門修士和玄道子臉色微變。

    天魔圣地為什么會有和尚?

    眾所周知,天魔們極度討厭和尚,討厭到什么程度?

    一開始,天魔圣地初顯的時候,還是有佛門弟子來湊熱鬧,分一杯羹的。

    后來就沒有了,為什么沒有?

    因為當和尚進入到天魔圣地后,會成為重點打擊對象,被追得上天入地。

    經歷過幾次后,佛門弟子就不再出現了。

    太慘了,好處沒撈到,給人不斷擋刀,還要被各種嘲諷。

    這天魔圣地的事情,我們不摻和了。

    于是,天魔圣地之事就跟佛門弟子無關了。

    但現在,那句“貧僧”,這聲“佛號”,到底從何而來?

    御獸門修士和玄道子目光如電,掃過四周,空空如也。

    沒有看到那個神秘人或者突然冒出來的神秘勢力。

    “去。”

    御獸門修士抬手,廣袖之中跳出一只異獸,不過手指長短,似蛇非蛇,看上去像是什么怪蟲。

    名為“尋蟲”,最擅追蹤、尋找。

    就算是御獸門中,也是少見的“至寶”。

    這次原本是用來尋找蟠桃的。

    不過現在情況似乎有變,自然要先將裝神弄鬼者找出來。

    放出尋蟲后,御獸門修士就顧不上掌控了,包括玄道子,兩人同樣受到女兒國高手的合擊。

    不僅如此,還有軍隊出現,將三人團團圍住。

    就算三人想要突圍,也要付出代價。

    微光一閃,二閃,三閃。

    閃瞎眼。

    玄道子、屠星等人幾乎吐血。

    越是作戰,他們就越覺得不妙。

    這些天魔,不但訓練有素,實力強勁,還打不死!

    準確地說,一旦受傷身上微光閃過,就莫名其妙被治療了。

    不僅如此,天魔身上似乎還套上了無形的鎧甲。

    讓它們有了極為強橫的防御力,他們的法寶、法術打下去,短時間內竟然不能破防!

    這些無形的鎧甲是怎么來?

    是從天邊飛來的道符落在這些天魔身上形成——是的,開始是“貧僧”,后來“佛法無邊”,現在又是道符!

    一開始道符數量只有那么兩三個。

    還能接受。

    可突然間,血色道符鋪天蓋地而來,不僅落在圍攻他們的天魔身上,形成無形鎧甲。

    更落在了周圍的天魔軍隊身上。

    那個場景,漫天血色道符飛來落下,血光一閃而過!

    玄道子等人發誓,他們見過修煉界最有錢的修士,多寶道人也不可能一下子丟出如此數量的道符。

    更遑論,這些道符的威力并不弱!

    甚至可以用相當不俗來形容,哪怕單獨拿出來一張,都算得上是頗為珍貴,能賣出一個好價錢了。

    現在,這些道符跟根本不要錢似的,“落雨而下”!

    到底是誰!

    玄道子三人幾乎吐血,到底是何方神秘勢力財大氣粗到如此地步,竟然要以道符硬生生砸死他們?

    “融會貫通了,還行。”

    無字墓碑前,唐洛依然盤膝而坐,不過換了一個方向,看向山海關。

    他的目光越過兩者之間的距離,將那里的場景盡收眼底。

    一只手伸出,隨意地虛空畫符,一丟。

    血之符箓·鐵甲,這個技能倒不是血之符箓系列中唐洛最早學會的。

    最早學會的是飛行,不過后來唐洛融會貫通量鬼影步和蓮花步兩個技能,融合而成屬于他的神通法術步步生蓮。

    飛行符用的就比較少了——豬八戒、敖玉烈、哮天犬還有沙悟凈,都是會飛的。

    倒是鐵甲這個技能,后續使用比較多。

    后來者居上,在這次任務中融會貫通。

    融會貫通后,這一神通法術的確“不要錢”。

    一點氣血而已,對唐洛來說,根本就不叫事,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大海里面的一點浪花,大概就是這樣吧。

    玄道子、屠星等人逐漸絕望了。

    他們現在已經完全陷入到了軍陣之中,周圍的天魔士兵形成絞殺之勢。

    明明距離漩渦大門不過百米之遙,卻無法沖出去。

    那些該死的無形鎧甲,讓他們的神通法術的威力十不存一。

    唐洛融會貫通后的血之符箓·鐵甲,防御力跟單純作為技能時候的防御能力自然不可能同日而語。

    “女媧血脈遺留下來的力量嗎?似乎有些古怪……”唐洛看著山海關外的場景,低語一句。

    能夠取得如此奇效,倒也不是單純依仗他的血之符箓·鐵甲。

    還有佛法無邊,開光,沒有那些高手一開始的消耗,玄道子等人也不會這么輕易地陷入到泥潭,插翅難飛。

    同樣,還有一點極為重要,便是這些女媧后裔的力量。

    凝結成一股力量,難以逐個擊破。

    山海關上,夏蒹葭的神色極為復雜,她都已經做好出手的準備了,沒想到,現在卻贏得如此輕松。

    甚至,連一點傷亡都沒有,有也被瞬間治好。

    那幾十個高手已經改頭換面,隱藏在普通士兵中,時不時抽冷子給屠星等人來一下。

    屠星等人傷勢慢慢加深,反擊越來越無力。

    周圍的士兵們已經換過三批了,井然有序,不給他們任何機會,連服藥的機會都沒有。

    作為修為高深的修士,以這種方式步入慢性死亡,是他們根本想不到的。

    “……”

    一聲悶哼,御獸門的修士率先倒下,他的本身實力在三人中最弱,畢竟是御獸門。

    最強的不是修士本人,而是他們馴養的妖獸,可他作為最大依仗的妖獸,太大了,進不來。

    “拼了!”

    看到御獸門修士被亂刀砍死,連神魂都被帶著煞氣的刀刃沖刷磨滅。

    屠星和玄道子兩人頓時選擇舍棄身軀,以他們的修為,如果運氣夠好,倒是可以以神魂茍全性命一段時間。

    兩人的身軀、法寶同時自毀,迸發出強大無比的力量。

    鐵桶一般的軍陣頓時被撕得四分五裂,遭到重創。

    神魂附著在僅剩的本命法寶之上,化作兩道流光,瞬息之間就要飛出漩渦大門。

    “貧僧讓你們走了?”

    平靜祥和的聲音從天邊傳來,卻如九幽地獄中吹出的寒風。

    空氣泛起漣漪,隱約形成手掌的形狀。

    籠罩住駭然兩人的法寶神魂,握住,收攏!

    法寶崩碎成碎片,碎片又在無可抵擋的偉力之下變成齏粉。

    神魂如同被破碎的泡沫,當場消散,兩人身形俱滅。

    拿血之符箓砸又不是意味著絕對不出手。

    既然來了,那就別走了。

    這種出手,可不影響小丫頭練兵。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 上证指数20年走势图 李嘉诚理财分配工资 10万存定期还是买理财 帮帮策略 大宗商品股票指数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排名 上海期货配资 股票融资余额高意味着什么 配股神配资 国海证券股票 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买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 牛大人配资 方道配资 大连港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