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什么大風大浪沒有經歷過
    “鄧布利多教授,我們……不是……”

    看到阿不思·鄧布利多的突然出現,原本就已經六神無主的漢娜小蘿莉臉上刷的一下失去了血色,臉色變得一片慘白,揮動著雙手慌亂地辯解著,聲音中帶著一絲愈發明顯的哭腔。

    要知道,她不過只是一名剛剛進入霍格沃茨的一年級小女生,這種“違反校規”的時候被校長和新晉的城堡管理員直接抓住的情況,對于漢娜來說實在是太可怕了——女孩小腦袋里面已經開始想象著她推著行李箱,在叔叔的叱罵聲中回到破釜酒館的場景了。

    不過,相比起快要嚇哭了的漢娜·艾博,一旁的某只造成這一切混亂的萬餓之源心態無疑要好太多了,此時還在饒有興致地觀察著兩位老人身上的同款“情侶睡衣”,眼睛里閃爍著一絲興奮而意味深長的八卦神色。

    畢竟眼前的場景比起什么抵押霍格沃茨、大鬧薩爾茨堡來說,實在是太小兒科了。

    那么多大風大浪鄧布利多和格林德沃都已經經歷過了,艾琳娜可不相信這兩位老人的心理素質會這么容易的在這種小場面前坍塌——最多就是稍微抽抽那么一下而已。

    “艾博小姐,你沒有受傷就好。”

    漢娜耳邊傳來了鄧布利多溫和的聲音,就好像是一束午后的陽光一樣,迅速緩和著小女孩心中的緊張和惶惶不安。

    “不用擔心,你不會受到任何處罰。放心,我其實已經大致了解和知道事情的原委是什么了。現在,剩下的事情就由我和奧托先生來處理就好了。”

    老人站在走廊中間,環顧了一圈周圍宛如經歷過數十只巨怪摧殘的墻壁,眼角不留痕跡地抽了抽,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壓下胸口翻騰起來的悶氣感覺。

    霍格沃茨城堡是一座魔法堡壘,最早的時候就是用來抵御來自外部的威脅。

    換句話來說,城堡中的絕大部分設施乃至于墻體和地面都帶有一定的魔力,或者說對于魔法的抗性,并且每周都會進行例行修繕和魔法加固——如果不是這樣,經歷過幾千年學生們摧殘的古堡如今早就變成一座搖搖欲墜的危房了。

    然而艾琳娜的魔法威力顯然已經超出了正常小巫師的施法范疇,鄧布利多非常的不理解,不過是一個絕大部分巫師都會使用的爆炸咒,為什么在這個不到十歲的一年級小女巫手中會變得宛如高等黑魔法一樣可怕。

    要知道,別說是什么混血媚娃,就算是梅林再世,同樣的年齡他可能也沒辦法像這樣輕描淡寫的把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堡墻壁炸成碎片——事實上,大部分小巫師的魔咒打在霍格沃茨石壁上,最多也就出現一道白痕或者擦下一些石屑。

    “喲,鄧布利多教授,奧托先生,晚上好。”

    艾琳娜頗為可愛的揮了揮手,就好像是晚上散步的時候,恰好碰到了隔壁鄰居的一樣。

    與此同時,隨著鄧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出現,艾琳娜左手背上閃耀著的三道白色“令咒”光芒迅速暗淡了下去。

    牢不可破的誓言最本質的作用是用來約束巫師,而不是作為即時通訊的傳呼機,一直強行激發著誓言,對于艾琳娜來說其實也是一種相當難熬的負擔,無論是魔力反饋還是身體,都會產生一定程度的疼痛和乏力感——所有的裝逼都是有代價的,只不過有些人可以用笑容將其后所有的痛苦都隱藏下去。

    如果不是因為沒有其他更加可靠的呼喚支援方式,她也不會總是使用這種踩在違反誓言邊緣反復橫跳的行為來尋求幫助,畢竟既不是能夠空中劈叉的女武神,也不是能夠拔毛黑化的上古英靈,艾琳娜她只是一個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小女巫,除了稍微能吃一點之外,與所有人都是一模一樣的。

    不過,同樣是作為搗蛋鬼的存在,皮皮鬼的反應倒是出乎了艾琳娜的意料。

    隨著兩位老人,準確的來說是鄧布利多的突然出現,飄蕩在空中的皮皮鬼仿佛被石化了一樣,呆呆地停在半空中,身邊還剩下的那三四根粉筆還在依照著慣性上下飛舞著。

    在皮皮鬼的認知之中,霍格沃茨很少出現這樣的瞬間移動的情況,他最常見的對手通常都是游蕩在城堡四處的城堡管理員,而不是具有強大魔力的校長和正式教授。

    確切的來說,由于皮皮鬼是誕生于學生們的潛意識反抗精神的混亂精靈,在面對教授和校長的時候,總會出現不自覺的害怕心理——就好像是一種被烙印在靈魂深處的屬性一樣。

    咔嚓。

    啪。

    走廊頂上的天花板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裂痕聲音,一塊細小的碎石隨著裂痕的崩裂掉落下來,準確地砸到了皮皮鬼的腦袋上,然后再彈到下方的碎石堆之中。

    鄧布利多迅速地掃了一眼一片狼藉的走廊,轉過身來,目光凝重地看著手持魔杖的白毛團子,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平和冷靜。

    “艾琳娜·卡斯蘭娜,能否解釋一下……”

    鄧布利多指了指周圍的亂石堆和布滿裂痕的走廊兩側和天花板,白色的胡須微微顫抖著,一只手用力按了按胸口,“到底發生了什么,以至于你會做出這么過激的魔咒對抗。”

    “鄧布利多教授,您聽我解釋,這只不過是一個小游戲而已。”

    艾琳娜可愛地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地攤了攤手,輕描淡寫地解釋道。

    “至于游戲內容,其實就是我用魔咒擊打皮皮鬼先生指揮著漂浮在空中的那些粉筆,只不過在游戲過程中出現了一些配合失誤而已,不小心打到了周圍的墻壁。”

    “哦,天哪——”

    皮皮鬼抱著雙臂在空中嘖嘖地感嘆著,“游戲?這可不是我的游戲規則。天哪,天哪……鄧布利多教授,如果您再晚出現幾秒,或許整個霍格沃茨就被她拆掉了。”

    嗯?!

    艾琳娜挑了挑眉毛,皮皮鬼家伙,居然在甩鍋和告黑狀?!真是一個輸不起的家伙。

    “對啊,難道這不是因為某些家伙實在太差勁了,漏掉了太多魔咒光束的原因嗎?”

    艾琳娜抬起頭,一臉鄙夷地看著皮皮鬼說道,用一種格外輕蔑的語氣嘲諷道。

    “就憑您這樣的準頭和游戲力,居然還好意思說自己是霍格沃茨的搗蛋鬼,你干脆取名叫乖乖鬼得了。最關鍵是的,輸了還要告狀,真是不害臊呢。”

    “你說什么?!小鬼頭!”

    仿佛被刺激到了什么痛處一樣,皮皮鬼在空中飛快地翻了一個身,惱羞成怒地瞪著艾琳娜,粉筆和散落在地面的碎石漂浮起來,環繞在他的身邊,雙手環抱,就好像是抱著一個巨大的炸彈一樣。

    “來啊,再來啊,誰怕誰,我們剛才還沒有分出勝負呢。”

    “哼,輸贏難道不是已經一目了然了嗎?”

    艾琳娜揚起眉毛,不甘示弱地舉起魔杖,杖尖閃爍著危險的紅芒,“再來一次,結果依然是一樣的。”

    “夠了!”

    鄧布利多提高音量大聲喝止道,一邊用力地揉了揉太陽穴,他感覺到里面的血液正在不停的撞擊著腦門,就好像是激昂的行軍鼓點一樣。

    “好的,鄧布利多教授。”

    “遵命,校長大人。”

    聽到鄧布利多的呵斥聲,一人一鬼默契地對視了一眼,臉上憤憤不平的神情飛快退散了下去,不約而同地迅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交換了一個眼神,乖巧無比地停在了原地,用一種略帶諂媚討好的口吻回答道。

    “其實呢,這只是一場誤會。”艾琳娜眨了眨眼睛,輕聲說道,“您看,既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也沒有引發什么惡劣的校園影響,只不過是稍微劃傷了一點點城堡的墻壁而已——我想,對于您和奧托先生而言,只需要輕輕揮動一下魔杖,就能讓一切恢復如初。”

    “對的,教授頭兒。”皮皮鬼頗為贊同地點了點頭,在半空中忽地翻了個跟頭,“沒什么大不了的,你瞧,除了這兩個小鬼頭之外,沒有更多的學生和教授看到這一切了。”

    “你們……”

    鄧布利多皺起眉頭,掃了一眼一唱一和的艾琳娜和皮皮鬼,心中忽然騰起一種更加不祥的預感和危險——這兩個混世魔王,無論是對抗還是聯手,對于未來的霍格沃茨魔法學校而言似乎都是一種非常可怕的場景——而最關鍵的是,這兩只家伙都是幾乎無法驅逐出去的那種。

    “咳咳,現在的問題重點并不是討論孩子們的過錯,阿不思。”

    就在這時,站在一旁的格林德沃清了清嗓子,一臉慈祥地看了看漢娜和艾琳娜,伸出手寵溺地揉了揉兩個女孩子的腦袋,略微安慰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經地說道。

    “我認為卡斯蘭娜小姐說的不錯。或許,我們應該首先讓一切恢復原狀——在其他教授和學生們趕過來之前,以免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和誤解。”

    一邊說著,格林德沃又看了看一地狼藉的城堡走廊,以及遍布霍格沃茨城堡墻壁和天花板上的坑洞和裂痕,眼神里閃爍著一抹自豪和滿意——艾琳娜的魔法天賦有進步了,這一次的魔咒效果比起在紐蒙迦德城堡的時候,似乎又強大了一些。

    “奧托,你……”鄧布利多眉毛挑了挑,似乎有些不高興。

    “小孩子嘛,稍微活潑一點很正常,年輕的時候你不也是這樣充滿了活力么。這些事情我們可以之后再慢慢教導嘛,什么大風大浪我們沒有經歷過,這點小毛病就不要太計較了……”

    格林德沃走到鄧布利多身邊,頗為隨意的拍了拍老人的肩膀,然后看著艾琳娜、漢娜和皮皮鬼,微微抬起下巴,渾身忽然散發著一種強大的氣場,用一種不容置喙的語氣安排道。

    “你們三個,先去旁邊的教室里待著,盡量保持安靜。等我們處理完這些事情之后,再來解決你們的問題……沒問題吧,阿不思?”說到最后,格林德沃仿佛想起了什么,側過臉語氣輕松地禮節性詢問了一句。

    畢竟,這個學校現在的校長還是鄧布利多,作為一個城堡管理員兼醫務室工作人員,他還是不適合越俎代庖地發布太多的指令——剛才他只是下意識的又回到了幾十年前的那種狀態而已,在做決定的時候,鄧布利多總是要更加優柔寡斷一些。

    “唉……”

    鄧布利多苦笑著搖了搖頭,目送著兩人一鬼的身影消失在右側的教室里,疲憊地嘆了一口氣,沒有理會身旁的格林德沃,抽出魔杖在空氣中劃過優雅的曲線,就好像是一名演唱會的指揮家一樣。

    “恢復如初。”

    整條長廊的時間就仿佛出現了開始倒退一樣,散落了一地的碎石被無形地魔力牽引著重新回到墻壁之中,一道道裂痕飛快地愈合起來,歪倒熄滅的魔法火炬重新扳正亮了起來……

    這種修復城堡的工作,鄧布利多發現他最近做的特別多,如果說能夠用熟練度來體現的話,哪怕不是最厲害的存在,至少也是一個位于行業頂尖水準的大師等級了。

    “我也一起來幫忙吧。”

    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鄧布利多,格林德沃訕笑著摸了摸鼻子,從巫師袍中抽出魔杖,也加入到了修復城堡的過程中去——畢竟不管怎么說,這個事情終歸是他教導的魔咒造成的后果,況且元兇還是他如今名義上的“小孫女”和接班人。

    突然,一個銀白色的小腦袋從門口的位置冒了出來。

    “那個,鄧布利多教授,奧托先生,稍微打斷一下。我有一個小小的建議……”

    艾琳娜一臉戲謔地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長地掃了一眼兩人身上的同款藍色星星圖案睡衣,露出一個調皮的表情,吐了吐舌頭輕聲說道。

    “我建議,兩位最好在各位教授抵達之前,把身上的衣服樣式變更一下,造成什么誤會就不好了——在學校里還是需要注意影響的嘛。”

    ————

    ————

    rua!!!!

    今天的第一章~這是個4000字大章哦!求表揚!!!

    這樣一來,欠更就只剩下3章了!

    就算加上下個月才會出現的月票第一加更,我也不是很怕了!

    無情的碼字姬今天要一口氣碼一萬字出來!應該……可以的吧?(小聲逼逼)

    章說爆更計劃繼續開啟中!——24小時內達到500章說加更2K字

    PS  1:紅包繼續有的哦!不過發放時間隨機,領到的小伙伴要記得說話哦。

    PS  2:各位親愛的圓臉胖雞們,今天有沒有給勤奮可愛的【艾琳娜·卡斯蘭娜】比心呢?你們一定忘記很久了吧,你們這些大豬蹄子!哼!!!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