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魔改大唐 > 第697章 渡河而擊
    導引,乃引導人脈之氣,簡單來說就是引導凝煉自身的生物能量。

    存思,乃存想自身精神,約莫相當于通過冥想增強自身精神能量。

    化現,則是將自身凝煉出來的生物能量和精神能量融合,轉化顯現成各種術法神奇的效果。

    這就是大荒修士最基礎的修煉階段。

    到了第二重的“服炁”階段,則是汲取外界的天地元氣,與自身的“人脈之氣”結合,以人力撥動天地之力,發揮出人力絕不可能做到的偉力。

    而“隱淪”階段,則是指將自身融入天地之中,天地既我,我既天地,可代天地行使自然之力。

    世俗人等皆不可見、不可聞、不可知,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縮地成寸一步天涯,念動之間瞬息萬里,天下大可去得。

    到了這個階段,已經隱約有了得道成“仙”的意思了。

    只不過還無法擺脫天地法則的約束,所以只能勉強算是“地仙”。

    至于“登涉”階段,有登上、涉及的意思。

    也意指擺脫了天地法則的禁錮,涉及到了更高層次的法則。

    不但可以隨心所欲的操控自身力量,而且甚至可以平地飛升、凌空虛渡,好歹能飛起來了,所以假假的也算是“天仙”?

    在西云帝國與禺中國的戰爭之中,禺中國國宗“隕星宗”的修士并不會直接參與戰斗,僅僅只是作為輔助性的角色,不斷活動在戰場之中。

    這大概跟修行界普遍秉持“修身養性、避禍迯(逃)殃”這種理念有關。

    很少有修行宗門會以“宗門”的名義,直接參與到世俗界國家勢力的紛爭之中。

    但是卻又不禁止門下弟子以自己的名義,用“順應大勢,匡扶正義”的口號,變相插手世俗事務。

    簡單來說,這種行事風格很有點后世的“臨時工制度”。

    宗門通常會將自身擺在一個超然的地位上,要是做出成績了,那當然就是宗門悉心培養的結果。

    可要是鬧出事情了,那就是不肖弟子的私人行為,雨宗門無瓜。

    要是有人找上門來,那就是別問!問就是已經將不肖弟子廢除修為,開革出門墻以示懲戒了。

    一般來說,除非是有把握斬草除根。

    否則世俗勢力因為修行宗門所具有的各種詭秘手段,還真就不敢把他們往死里得罪。

    唯恐跑掉那么一兩個余孽,潛伏到深山老林里苦修神功,茍個百八十年的等到神功大成,再出山復仇搞事情。

    聽上去神奇,可這大荒界這東陸祖洲四罭,世俗修行界這么多宗門能混到現如今這副超然的地位,可見歷史上沒少發生這種事情。

    即便復仇者沒有成功,被報復的世俗勢力也難免會傷筋動骨的,嚴重點的就此一蹶不振也不是不可能,不然你以為那么多掛著宗門旗號的小國是從何而來的?

    不都是原本的方國被修行界的復仇者,搞得國破家亡之后取而代之的么?

    所以世俗界紛爭的主力,還是通過鍛體修身,獲得了超凡之力的體修。

    被禺中國派出的刺殺隊伍,傷了兩員大將的西云帝國,雖然通過“釣魚執法”布置誘餌的方式。

    坑殺了好幾隊前來刺殺西云將領的禺中血魂將和麟帥,但是始終都沒有逮住幫他們空投潛入的隕星宗修士。

    察覺到自身靈魂強度,隨著“神之眠”的調理修養效果不斷提升的白玉琦,又不愿意為了這么幾個小螞蚱就輕易解除“神之眠”狀態。

    到了白玉琦的層次,再想要提升自身境界,可就不是汲取點信仰和魂能就能晉階的了。

    所需的信仰和魂能額度堪稱是天文數字,來到大荒后這也有十幾年的時間了,修為境界居然不得寸進,你敢信?

    所以好不容易找到個睡覺就能穩定變強的辦法,他怎么可能舍得半途而廢?

    一時火大的白玉琦,干脆帶著麾下龍裔弟子跨過禺水,準備打上隕星宗的門去,直接抄了他們的老底,看他們還怎么搞事情!

    禺水,發源于禺中國境內的禺山。

    河寬八百跋,乃是南宛罭劃分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的分界線。

    八百跋換算過來可是552公里,一條河的河面寬五百多公里,未免也太夸張了些。

    不過以大荒的疆域來說好像又算不上什么,所以雖然是大荒慣用的夸張描述,但這條波濤壯闊、水深似海的大河,河面寬的確是夠寬了,一眼都望不到對岸的。

    為了阻攔禺中大軍進入禺西大草原,白玉琦不但下令在禺水西岸建起防線。

    而且將原朝云國,善于水戰的朝云戰士特地從朝云角全部調撥了過來,駐扎在禺水沿線負責守衛禺水防線,極大的提升了禺中大軍渡河的難度。

    當初朝云國打不過禺中國的主要原因,就是地理環境不占優勢。

    沿海而居的他們,卻要抵抗從陸地上襲來的禺中大軍,無法發揮他們在水戰上的優勢,自然只能是節節敗退或依海而戰進行糾纏。

    而現在形勢逆轉,朝云戰士有禺水這天塹可守,禺中大軍除非是全員都直接從天上飛過去。

    不然就只能在朝云戰士的襲擾威脅之下,老老實實的拼著消耗渡河,“半渡而擊”這個詞天生就是為他們準備的。

    一來禺中國沒有那么多的空中運輸道具,可以將全軍空運過河。

    二來現如今可不是禺中國占領制空權的時候了,想飛起來還得問問西云帝國的空中力量答不答應。

    所以禺中大軍想過河,要么游泳過去,要么坐船過去。

    可有能踏水而行的朝云戰士守著河面,想想都知道不可能那么順利的過得去。

    這也是西云帝國僅憑一條河,就生生攔住了禺中國入侵的主要原因。

    況且,禺水之所以能夠成為司彘、禺中兩國領土的天然分界線,就是因為這條大河自古就素有兇名,河中生活著一種名為“烏鯢虺”的兇獸。

    這種“烏鯢虺”,頭扁似鍋蓋,闊口似簸箕,身長似巨蟒,遍體覆蓋黑鱗,像魚但有四爪,可水陸兩棲。

    整體來說,這就是一種類似于娃娃魚、海鬣蜥、鱷魚的巨型遠古生物。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 11选5 开牵引赚钱吗 龙王捕鱼龙王炮 0120903足球直播 22选5 福彩怎么样好赚钱吗 江苏7位数 淘金币能赚钱吗 老11选5 加盟辣丁湾赚钱吗 福建31选7 北京麻将app下载 安桌手机捕鱼达人 nba比分火箭 街机捕鱼ol下载送20000 球探体育比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