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這么丟過人的虞翎頭埋在膝蓋處:“簡直丟死人了……”

    一陣微風吹來,頭腦還有些暈乎的虞翎精神一放松,竟然就這么睡著了。

    麗姐他們因為等了許久都沒見她回去,不放心出來找的時候,見到的就是她頭枕在背包上睡著的畫面。

    “這……這可真是……”麗姐看她睡得香甜,哭笑不得:“山哥,說起來這是小翎第一次喝酒吧?”

    山叔點點頭:“其實也不用按照老祖宗說的那樣嚴禁小翎喝酒的,酒量嘛……練練就好,只是在她酒量沒起來之前還是不要沾酒了。”

    想到她剛剛耍酒瘋時候的樣子,麗姐沒忍住又是一笑:“說真的,這樣的小翎真的特別可愛呢!”

    山叔微笑:“誰說不是?不過……”他看著她,故意賣起關子。

    麗姐果然上當:“不過什么?”

    “再可愛也沒你可愛。”山叔一本正經道:

    麗姐臉刷地一下紅了,她捂住自己的臉,背過身子:“你,你不知羞!三天不許進別墅!”

    難得心血來潮說了甜言蜜語就被媳婦趕出家門的山叔:……

    下午四點左右,山間涼意漸深盛,怕虞翎著涼的麗姐只得喊醒她。

    虞翎揉揉眼,頭不暈了,但迷糊還是有的:“麗姐?”

    “想睡回去再睡吧,這邊越來越冷了。”

    虞翎的腿稍微動了一下,一股專心的麻意帶著疼痛從腿部傳來:“嘶……我腿麻了!”

    “該,在這邊蜷著腿睡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不麻?”

    麗姐伸出泛白的手:“要我給你按按?”

    按了才要命!

    虞翎急忙擺手:“不用,不用,我等一會兒就好。”

    “看著天色,你今天估計走不成了,咱回去?”

    回去……

    “麗姐,你能告訴我我喝醉了之后都干了些什么嗎?”不打聽清楚,她還真的不敢回去;

    麗姐故作神秘道:“喝醉后的小翎……非常可愛!”

    可愛?

    虞翎皺眉,這是什么形容詞?

    “別太擔心了,不就是跳跳舞,唱唱小曲,誰勸都不聽么?不礙事的,我們家的小翎身段好,音色也美,我們和老祖宗可都好好欣賞了一出呢!回去沒事的。”麗姐笑得特別開心;

    但她開心了,虞翎就開心不起來,唱唱小曲,跳跳舞……還誰勸都不聽……

    虞翎也顧不上腿麻了,起身原地狠狠的崩了兩下,腿麻的癥狀才好點,她背上背包:“麗姐,山叔,我就不回去了,原本就打算今晚在縣城靠近車站的地方睡一覺,明早起來坐車去火車站的,這會兒也不晚,太爺爺那邊……就麻煩你們說一聲了。”

    “小翎!小翎……”麗姐沒想到只是告訴她醉后做了些什么,竟然連家都不敢回,望著她倉皇而逃的背影,麗姐看看山叔:“哥,小翎她有必要這樣嗎?”

    只是喝醉酒而已。

    山叔用手抵了抵唇:“大約……她一向聽話懂事,又一直恪己慣了,忽然在大家面前失態,她不適應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