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九元道禁 > 第二卷 單騎走天涯 第十七章 寧魚
    兩天后,三洞回來了,它帶來了個人,是紅舌介紹的炎蟲殖民星的一名游商。

    這是魏無恙和寧魚第一次見面。

    在魏無恙的眼中寧魚是個姿態悠閑,放蕩不羈的家伙。而在寧魚眼里,他是個看上去很好說話,實際上心思細膩的人。

    寧魚的生意做得很廣,除了炎蟲殖民星,還有其它幾個相鄰的殖民星也在他的貿易范圍內。

    不過生意額不是特別大,除掉中間的費用,一年到頭也落不下幾個子。

    紅舌在生意上還是很有眼力的,知道給魏無恙介紹太大的客戶不現實,寧魚這種程度的游商最是合適。

    寧魚看過了雪晶樣品,對其質量很滿意,至于魏無恙高的身份他不在意,也正是因為對方的身份他才能從中獲得更大的利益。

    兩人先試探性地聊了一下,寧魚覺得時機差不多了,拿著手中的清單問道:“魏道友可否告知能提供的大概數目嗎?我好評估一下大概能兌換多少道友需要的物資。”

    魏無恙道:“先兌換一方的雪晶吧!”

    “只有一方呀!”寧魚略有些失望。

    魏無恙笑道:“咱們第一次合作,太多道友未必敢拿出那么多物資來不是嗎!”

    寧魚估算了下,覺得他的話有道理。一方雪晶可不少,現在三大域對雪晶小世界的戰爭才開始,按照以往慣例,沒有個百年左右是不可能結束戰斗,那邊的雪晶一下子還不會沖入市場,目前的價格短期內也就相對比較穩定。

    “好,就按道友說的辦,不過道友得先付一成定金才行。”

    魏無恙道:“沒有問題,我需要一個月內看到貨,簽訂協議后道友可以拿走一成定金,”

    雙方達成協議,寧魚高興地帶著一成定金離開了炎炎城。

    一口吃不成胖子,魏無恙有過蛇盤山基地建設經驗,沒有急于求成,而是有步驟進行。

    第一步搭建初步的炎炎城內政框架以及制定規則,然后開始全城清理,做好普查工作。

    清理中除了將一些垃圾清掃出去外,同時也收集能用的材料。

    炎炎城相當龐大,前后距離經過測算有百里長,不過除了城主府附近的城郭外,另外的地方都已經坍塌荒蕪,千年下來被風沙掩埋在了下面。

    他沒有執著的去忙著清理那邊,而是讓人將城主府范圍十里先清理干凈,并將這部分坍塌的城墻修建起來。

    炎蟲殖民星天氣炎熱,絕大多數生物都有極好的抗旱能力,但是這并不代表它們就不需要水。這座城市規模如此大,一定是建造在水源附近,魏無恙在城市上空轉了一圈,終于發現了曾經遺留下的河道痕跡。

    根據河道留下的痕跡可以看出當年這是一條寬數里的大河。

    他再次沿著河道痕跡向北飛了三百里后見到了一座高聳入云的大山。

    令他震驚的是這座萬丈高的大山居然被人劈成了兩半,而那道河流的源頭也是因此被截斷,高山留下的水匯聚到了另一個方向去,那個方向正是疾風城所在位置。

    他來到兩片山峰之間,經過了千年時間,其中仍然殘留著當年那一劍的凌厲劍意。

    炎蟲殖民星是疾風域域主千年前拿下的小世界,也就是說這一劍十有八九是當年那名虛元境的域主所為,一劍將萬丈高山斬成兩半,只是想想都覺得十分可怕。

    顧曼說虛元境修士的法身有千丈高,現在看來應該沒有夸大其詞,不然不會有如此駭人聽聞的威勢。

    現在知道了原因也就好辦了,只要將水引過來就行,這個事情對于其它人可能很難,對于他來說卻是再簡單不過。

    他先回到炎炎城,讓書辦開始大規模征召人員,引水過來容易,可是必須先清理河道才行。

    另外水也不能全部引流過來,不然會對疾風城那邊造成影響,迎來后水流向哪里也要有個規劃,讓它在流入其它地方沒有必要,炎炎城需要的水量不小,最好的方法是建立一個大的人工湖,積蓄起來。

    這些都是大工程,一點點荒民辦不成,但是如果不將水利建設弄好,那么這座城就無法長期居住,所以就是再麻煩也要做。

    他又在附近看了一圈,找了個地勢稍低的位置當成蓄水湖,為了確保下面不會滲透到地下去,特意找了幾個懂得水利的工匠勘察。

    炎炎城的建城事業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附近聞訊趕來的荒民越來越多,荒民生活艱難,外面沒有什么資源,想吃上一口食有時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如今這邊只要干活就包吃包住,大量的荒民爭先恐后加入進基建隊伍,以炎炎城的城主府為中心四周各種奇異生物十分難得的融入在一起做事。

    東康向他報告,庫房里的食物最多只能支撐十天了,為此他表示了自己的擔憂。

    現在外圍的異族人數達到了數萬之多,消耗當然大,如果不能穩定提供食物,那么鬧起事來對于剛剛初有成效的炎炎城無疑會產生嚴重傷害。

    魏無恙計算了一下,如果寧魚按時將他兌換的物資帶來的話,那么時間剛剛好,不過這是建立在對方遵守協議和守時的情況下。如果發生什么意外,晚到,或者不到的話那么就很危險了。

    他不能冒這個險,當下讓三洞帶人去疾風城找紅舌借一些食物應急。

    如果寧魚按時帶物資來了,那就什么都好說。寧魚要是沒有回來,則必須盡快另想法子。

    規劃的蓄水湖規模大概兩百里寬廣,在炎炎城以南五十里以外,南邊地勢低,河道經過城邊,可以引水入城,下游蓄水湖漲水也不會對炎炎城造成什么影響。

    清理河道和深挖蓄水湖兩大工程同時進行,如果是普通人類,這樣巨大的工程沒有幾年時間是無法完工。不過對于這些異族生物而言卻不是件什么大不了的事。

    現在唯一制約建設進程的是人員管理,十幾個書辦都分配下去了也不夠,經常工地處于混亂當中,總有好吃懶做的,挑撥是非的,影響到那些一心一意想做事的荒民。

    魏無恙知道自己還是急了一點,當下親自出手整治了一批好逸惡勞和無事生非的家伙,開始收縮工程,先將清理河道的荒民撤了回來,重新調配,親自監督,有條不紊地開挖蓄水湖。

    四天后,三洞借回來了二十萬斤食物,這樣又可多支撐十天左右的時間。

    另外,置于陰陽二氣瓶里的靈谷發芽了,這讓魏無恙著實高興了不少,一旦靈谷可以種植,那么將會對炎炎城有著深遠的影響。

    他在城主府里的一塊空地上將發好的秧苗種下,早晚施水,仔細觀察它的長勢。

    炎蟲殖民星缺乏樹木,想獲的草木精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也有其優勢,那就是天地元氣充沛,是蛇盤山基地的十倍多。

    再加上日照充足,只要水分能保證,那么種植出來的靈谷不會比在蛇盤山基地差。

    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秧苗種下去不久,就以瘋狂的速度開始生長,根據他的多年經驗,估計靈谷的生長周期會比蛇盤山基地快兩倍,大概一年可以收割四次。

    這可是相當驚人的速度,三個月就能收割一次,如果顆粒和蛇盤山基地一樣飽滿,那么日后就不愁糧食了。

    七天后,就在寧魚約定的倒數第二天外面傳來東康歡喜的聲音。

    “大人,物資到了,所有物資都到了!”

    魏無恙從靈田邊站起,臉上露出微笑道:“是嘛,到哪了?”

    東康道:“就在城外十里處,魁樹將軍正在進行例行檢查。”

    “走,去看看。”魏無恙將自己煉制的一桿靈鋤收起,走向外面。

    豹頭人東康跟著出去,只見寧魚正從對面走來,在身邊還有一名年紀頗大的老者。

    “魏城主,你這是要干大事呀!”寧魚道。

    “什么大事,不過是在瞎胡鬧而已。”魏無恙謙虛了句看向一邊老者問:“這位是?”

    寧魚道:“他是我多年的生意伙伴樓老,這次就是靠著他的大商船才將你要的物資順利送過來。”

    魏無恙忙拱手道:“失禮失禮,在下魏無恙,多謝樓老一路辛苦將物資運送到這里。”

    樓老回禮道:“魏城主客氣了,我也是好奇,所以讓小魚帶我來看看,城主不會怪老朽不請自來吧!”

    “樓老說笑了,您這樣的貴客,我平日里就是請也請不來呀!兩位請里面坐。”說著對東康道:“去泡了上次紅舌送來的‘暖凝香”招待貴客。”

    一行人朝里走,路過那方靈田時樓老詫異地停下了腳步,然后走過去仔細看了一下道:“這是靈谷,城主還擅長靈植術?”

    “略懂一二,種著好玩。”魏無恙道。

    “城主這就是謙虛了,老朽也有幾個朋友曾經試過在這里種植靈谷,可是種子根本無法在發芽,更不用說其它了。”

    寧魚先前還沒怎么在意,現在聽到樓老的話立即意識到了其中的不同尋常處。

    魏無恙自己前幾次催芽也沒有成功,后來將其置于陰陽二氣瓶里后才發得芽。

    陰陽二氣瓶滋養萬物,能催生靈谷發芽并不奇怪,他自然不會告訴其它人,含笑不語。

    那樓老走南闖北,何其精明老道,見他不愿多說,笑著轉身向公事房走去,不再多問。

    東康已經泡好了茶,魏無恙請兩人入座,寧魚將一張單子遞給他道:“這是此次貨品清單,其中有些和你訂購的數目有些出入,少的我另外調劑了一些補充,你看看,行的話讓人去核對下數目。”

    魏無恙掃了眼便交給一邊的東康,東康很是機靈地拿著清單出了公事房。

    寧魚道:“我說城主為何要弄那么大一座蓄水湖,原來還有如此大的宏偉計劃,可是水源從哪里去引來咧?”

    樓老喝了口茶道:“這還用問,自然是北邊三百里外的劍峽山了。”

    寧魚道:“那豈不是會要和疾風城搶水嗎?”

    樓老略有深意地看向魏無恙。

    魏無恙道:“前期分一股水過來,先保住命,以后的事以后再說。”

    近七千炎蜥軍團要吃喝,還有招募的荒民,城市建設,靈谷種植等等都少不了水。沒水就沒有命,在生存面前一切都得讓位。

    樓老道:“城主想恢復炎炎城的舊貌嗎?”

    “有何不可?”

    “剛才寧魚說的搶水是一回事 ,只要城主這邊發展起來 ,需要的水量會不斷增大,那么也就意味著這邊會再多分一股水過來,甚至是三股四股,最終影響到疾風城的用水,想必后果如何城主應該非常清楚吧!”

    魏無恙點點頭,世上的資源就那么多,你多點我就少點,修真界為何一直不斷向外征伐,爭的不就是資源。

    樓老繼續道:“這還只是其一,城主小打小鬧殖民星基地不會看在眼里,如果實力大到一定程度必然會受到他們的關注,那時恐怕就不是和疾風城搶水這點事了,會上升到域民和荒民之爭。城主有沒有仔細想過咧?”

    魏無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道:“樓老可知在下來此之前的經歷?”

    樓老道:“略有所聞。”

    魏無恙道:“我也曾努力想通過累積功勛的方式獲得域民資格。可是因為得罪了親衛團,不僅得到的功勛被剝奪了,還將我驅逐出了出征隊伍,遣送到這里來。這是我平生以來受到的最大屈辱,我在本元星戒律堂三位長老會審裁決的那一刻就發下誓言,今生不再成為域民。”

    樓老知道了他的答案,也不再多說什么。

    寧魚也是沉默不語,氣氛一時有些尷尬。

    魏無恙笑道:“如果因為這樣影響到兩位的話,下次我會另外尋找生意伙伴,你們無需擔心因此受到牽連。”

    寧魚道:“城主這是說什么話,生意是生意,我才不會管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說完看向樓老,卻發現他沉默不語。

    兩人從炎炎城出來后樓老道:“你最好以后離他遠點,做生意可以,不過不要和他郭玉親近。”

    寧魚道:“為什么?”

    “為什么?你是聰明人,你以為他能在這里撐多久?一年,還是兩年?光是疾風城就夠他喝一壺了,何況我從他的身上看到了那種只有一方霸主才有的氣勢。可是他并沒有與之相配的實力和身份,這就極度危險了,早晚有一天他會和本元星對立,你屆時將如何自處呀!”

    寧魚呆立原地,他先前有一些憂慮,不過也僅限于炎炎城和疾風城搶水上面,沒有樓老想得那么透徹,域民和荒民之爭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即便生性豁達,狂放不羈的他也得慎重對待。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