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九爺不約 > 第八章:明明慫噠噠,卻動不動喊殺
    ——我會將所有的寵愛都給你,向她證明,她究竟有多么配不上你,失去你,她會后悔一輩子。

    ·

    九夜,做了一個夢。

    夢到自己不知道怎么的惹毛了梟那個混蛋,然后對方用神力把他變成了一根木頭,最后還陰惻惻的對他說:“跑啊,這下看你怎么跑。”

    變成木頭的九夜憂傷的瞪著著男人的臉:“……”

    ·

    “喂?醒了九兒,別睡了。”

    有東西在拍他的臉。

    九夜艱難的睜開眼睛,看到一張無限放大的臉,可惜帶著面具,看不到完整的長相。

    但,這張面具他死都記得!

    抬腳,一個空翻踢,翻身坐起。

    然后,砰的一下……在空翻的時候,腦袋撞到了車頂,聲音特別的響亮。

    唔……好痛。

    占著鳳九十八九歲身體的九夜捂著腦袋上的大包,淚眼汪汪的眨眼睛。

    他在這個世界也太慘了吧?

    被一腳踹在臉上,踢翻在馬車里的男人摸了摸臉上的面具,發現還在后松了一口氣,連忙爬起來去看九夜。

    男人一手將他圈在懷里,一手揉著他頭頂的大包:“沒事吧?很疼嗎?”讓你動不動就皮,乖一點不好嗎?

    “疼啊!怎么不疼?”凡人,本尊記住你了!

    “好了,揉揉就不疼了,讓你整天那么活潑。”

    “走開。”九夜推開男人手,往旁邊挪了挪,“你別碰我,你碰我感覺更疼了。你,立馬給我消失,我就不疼了!”

    “……”這還得寸進尺了呦。

    男人假裝沒聽到他的話,跟著往他的方向挪去,摸摸他那毛茸茸的腦袋:“我們到地方了,束發下馬車。”

    完全不會束發的九夜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發,默默翻了一個白眼:“沒有女侍,誰給本尊束發?”

    男人也不指望他會自己束發,從軟榻下的格子里摸出木梳,親自上手:“我給你梳。”

    男人一點也不想拆穿堂堂神域之主九夜連發都不會束,在神域時他在時會幫忙用神冠給他束起來,他不在時,九夜就直接用梳子梳兩下,做一個俊美的男鬼。

    男人的手指在他發中穿來游去,就像摸在胸膛上似的,讓他很不舒服,可偏偏他又不能表現出來,只能將背挺的直直的,僵著一張臉,面無表情,心里想的卻是:這個膽大包天的凡人,為什么梳個頭跟那個混蛋一樣,仿佛在吃本尊的豆腐!

    男人微微側頭就可以看到九夜臉上全部的表情,他無聲的笑了笑,最后還是忍不住摸了一把對方的頭發:“好了,走吧。”

    九夜回頭看了一眼男人,抬手摸摸自己的頭頂,對男人束發的技術有些懷疑,卻還是乖乖的下了馬車,畢竟只有下車才有機會逃跑,不是嗎?

    馬車停在一處客棧前。

    下車后,他往四周看了一圈,來來往往的行人,沒有看到男人的手下,車夫也不在。

    再回頭去看馬車,男人的手已經伸了出來,但人還在里面。

    這可是逃跑的好機會!九夜抬腳,像螃蟹一樣快速往旁邊挪動。

    在即將融入人群那一刻,他聽到男人陰森森的聲音從背后傳來:“你這是要去何處?”

    “我……就看看。”他像一臺生銹的機器,機械的轉身對上男人審問的目光。

    “看完了嗎?走吧,剩下的一會兒我帶你去看。”

    “哦。”看著男人伸出的手,九夜只能認慫的搭上去。

    “少爺,今日就在上景落腳嗎?這里是不是離鳳京太近了?恐怕不安全。”這時,九夜才注意到男人身后還有一個穿著綠衣的男子,存在感幾乎為零。

    “就在這。”男人不給手下質疑的機會,不容拒絕的回答。

    在西梁最繁華的是鳳京,除開鳳京之外,當屬鄰城上景,九兒才到小世界幾天,就被鳳傾雪左右折騰,也沒在鳳京好好玩玩,帶人來上景,就是為了能讓皮死人的愛人開開心心的玩一天。

    沒有人知道男人在想什么。

    九夜被帶進客棧,進門那一瞬間,小二看著他,眼睛都看直了。

    男人將人往身后扯了一把,擋在九夜身前,這時小二的目光才有所收斂。

    她笑著迎上來:“姑娘,請問您是打尖兒的還是住店兒的?”

    九夜被雷的外焦里嫩:“……”姑娘?大姐你瞎啊,就他比飛機場還平的胸,你是怎么看出他是姑娘的?那么明顯的喉結哎,你瞎嗎?

    “住店,要一個上等廂房,送幾身衣服和吃的上去。”仿佛為了配合小二,男人連聲音都放柔了,聽起來倒真像是一個女人——女漢子。

    “好嘞!客官請上樓。”

    廂房在三樓,布置挺精致的。

    進了門,九夜躺在床上,側身用詭異的目光打量著坐在桌子旁的男人:“你不會要男扮女裝吧?”

    “在西梁女人行事比較方便。”言下之意就是,他確實要男扮女裝。

    “……”聽了男人的話,九夜移動視線,看向角落里那個安靜的男子,“他呢?也扮女人嗎?”

    “男人在外行事不安全。”男人回答。

    也要扮女人啊。

    九夜撇撇嘴:“給爺也找套衣服來。”他也扮女人,行事方便,方便逃走。

    “那可不行。”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男人似笑非笑的道,“方才那小二已經知道你是男的,你又扮個女人,不是明擺著拆穿我們嗎?你還是假扮我的內室好了。”

    “呵呵,女帝可是把我賜給西平王的,我是有妻主的人,老子現在就去揭發你。”他從床上坐起來,冷笑連連。

    “你以為我怕西平王嗎?”一提到這門親事,男人的臉就黑了,他握緊手里的茶杯,咔嚓一聲捏碎,“你不提這茬兒,我都忘了!”

    敢背著他和別人定親,就算是強迫的也不行:“林昭,你先出去守著。”

    “是。”給了九夜一個冷漠的眼神,男子退出了房間。

    “……”呃,為什么突然就生氣了?

    九夜一臉懵逼。

    看著愛人茫然的樣子,男人的火氣來的快去的也快,瞬間消了一大半。

    放下手里的茶杯,云風依舊保持著氣勢洶洶的模樣,朝著床邊走去,戲謔道:“一進門你就躺在床上,看來很主動啊。”

    “不是?”他怎么就成主動了呢?明明沒有好不好?

    “不是什么?”男人在床邊停下,一把將已經縮在角落的九夜拉過來,按在床上,困在身下,“怕嗎?”

    “不不、不怕!”

    “不怕啊。”男人意味深長的掀起一抹邪笑,“不怕我們就來做點什么好不好?”

    “不好!”

    “怕嗎?”

    感受著按在自己小腹上的大手,九夜欲哭無淚:“怕!”現在的凡人都這么恐怖嗎?

    “傻子。”男人輕輕一笑,捏了捏九夜的臉,便起身離開,回到桌前。

    九夜一臉呆萌的看著天花板:“……”發生了什么?我在哪里?我是誰?

    他剛才竟然向一個凡人慫了!啊啊啊啊啊!

    這邊九夜生無可戀,覺得神生已經沒有什么卵用,那邊男人用茶杯遮住嘴角壓不下去的笑意。

    嗯,九兒還是那么可愛,幸好自己是至高神,實力可以輾壓小九,否則恐怕在神域時,就死的渣渣都不剩了。

    明明有一顆那么可愛又慫噠噠的心,為何動不動就是要滅了你,這么暴力?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