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九爺不約 > 第九章:哈嘍至高神,你馬甲已掉光
    九夜發現,古代的食物雖然沒有現代的五花八門,但是做出來的味道那是絕對不比現代差,拋開味道來說,就口質那絕對是現代沒法比的。

    所以,一不小心,他就給吃撐了。

    吃撐后的結果就是挺著圓潤的小肚子眼巴巴的看著云風手里的烤雞。

    九夜聳了聳鼻子,直勾勾的盯著那只烤雞:好香,好想吃,可是……嗝~好漲,肚皮痛。

    男人拿著雞腿的手抖了抖,嘴角忍不住抽搐:“……”不就吃個飯而已嘛,用得著用這樣詭異的目光來盯著他嗎?

    雖然,他很想把這只雞吃下去,但是在那可憐巴巴的目光下,他還是放下了雞,無奈的側身對著林昭道:“把雞抱起來,一會兒九皇子餓了吃。”

    “啊?”正在往嘴里塞白米飯的男子一愣,看了一眼桌上被風卷殘云之后留下的殘羹剩飯,猶豫了一下,還是道,“那殿下,你吃什么?”這桌子上都沒菜了!

    “吃我的吃我的!還有還有!”九夜連忙舉手,將已經剩下的小半碗粥推到男人面前,“我吃飽了,你吃這個!”把雞留給我就行了!

    “你……”怎么能讓堂堂東流國太子殿下吃你剩下的東西?還這么一點點?

    林昭剛想訓斥九夜,就被男人開口打斷:“好啊,那你喂我。”

    “少爺……”你怎么能同意?

    “我憑什么喂你啊,你有手有腳的,又不是殘廢。”

    “那算了,我還是吃雞好……”了。

    “我喂我喂!”九夜連忙投降,起身噠噠來到男人身邊,端起粥,用勺子舀起:“啊~”

    云風微微撇開臉,躲開他喂過來的粥,拍拍自己的大腿:“坐下喂,你太高了。”

    “那你就別……”

    “雞——”

    “好好好,我坐下還不成嗎?”為了烤雞!

    “乖。”最終男人心滿意足的將如今還是少年身體,軟乎乎的愛人抱在了懷里。

    完全被忽略的林昭:“……”為什么我好像是多余的?

    ·

    上景雖然不比鳳京繁華,但上景的綠柳紅花是整個西梁都找不到第二處的。

    九夜穿梭在人群里,好奇的四處打量,從來到小世界之后,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古代閑逛。

    事實上古代的街市與神域也沒有太大差別,只是更加熱鬧,吃的更多。

    像糖葫蘆、糖人、雜糧、燒餅、灌湯包、小籠包……這些,神域都沒有。

    云風默默跟在九夜身后,看著對方總是落在賣吃的商販身上的目光,微微扶額。

    云風:“……”我是帶你出來玩的,不是吃吃吃吃的!

    而偏偏九夜眼里只有吃的!

    九夜:吃吃吃吃!好吃的哎!

    ·

    鳳京。

    皇宮,金鳳殿。

    氣氛壓抑,地上的尸體已經被收拾,風干的鮮血暗黑,粘在地板上。

    鳳傾雪一臉蒼白的坐在鳳椅上,低頭看著下方跪著的二人。

    “鳳錦,秋笙,你們乃是同父同母的兄弟,朕希望你們能夠和睦相處。”

    “兒臣謹記母帝教誨!”兩人異口同聲。

    “錦兒,未來的西梁是會交到你手中的,朕希望你能好好對待西梁,對待百姓。”

    鳳錦聞言,喜上眉梢:“兒臣定不辱母帝所托。”

    “朕知道你能做好。”鳳傾雪笑著點頭,隨后將目光落到鳳秋笙身上,“秋笙,如今西梁國事危亡,朕前幾日發現了幽秦女帝仇夕瑾的蹤跡,朕要你全力追查此事,殺了仇夕瑾!”

    “兒臣遵旨。”鳳秋笙行禮,臉上并無悲喜。

    “哎……”最終,看著自己的女兒們,鳳傾雪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她突然有點后悔,為什么要與齊悅九鬧掰?

    可一想仇夕瑾所說,鳳九不是她的兒子,她心里就想連著鳳九和齊悅九也殺了!

    正在她走神之時,跪在下方的鳳錦小心翼翼的開口:“母帝,兒臣有事要稟告。”

    “說。”她擺擺手,揉揉太陽穴,有些不耐煩。

    “啟稟母帝,今日兒臣宮中的女侍稟報說,東流太子東元封不見了,并且在東元封住過的院子撿到了一張紙條。”

    “什么紙條?”

    “母帝請看。”鳳錦小心翼翼的提起衣擺起身,走到鳳傾雪身邊,從衣袖中掏出白紙。

    白紙上十二個字,字字誅心:當年之約,九之所求,攻打西梁。

    “齊悅九!!!”她瞬間捏緊手中的白紙,指甲陷進掌心,來不及生氣,就是一陣猛咳。

    鳳錦連忙替她順背:“母帝,您沒事吧。”

    緩了片刻,她才擺擺手,容顏頹廢:“無事,老了,不禁用了,下令全國通緝齊悅九父子,還有幽秦女帝仇夕瑾和西平王柳清雨,以己東流太子東元封。”

    “是,兒臣領命!”為什么要通緝西平王呢?

    鳳錦雖然心中疑惑,卻也不敢問,行完禮就和大公主一同離去。

    沒有人之后,鳳傾雪終于撐不住堅強的偽裝,她頹廢的癱在鳳椅上,嘴唇微微顫抖,眼淚無生的落下。

    她這一生,對不起齊悅九,對不起天下百姓。

    她不是一位好君主,也不是一位好母親,更不是一位好妻主。

    “傾雪,我嫁給你的話你會為我遣散后宮三千,立我為后,一輩子只娶我一個人嗎?”

    某一天,齊悅九一臉不開心的找到她府中,這樣詢問她。

    那個時候她愣了一下,心想怎么可能?卻又下意識的反問:“怎么了?為什么要問這樣的問題?”

    “啊,在我西梁做客的那個,就那個幽秦的太平公主仇夕瑾,她今天跟我說,只要我嫁給她,她就和我一生一世一雙人。

    你說可不可笑?我和她都不熟好不好?”

    也許是好勝心,她記得那個時候,她不太愿意的回答:“放心吧,我鳳傾雪這一輩子,也只會娶你一人,只對你一個人好!”

    “我就知道傾雪最愛我了!”他歡喜的撲進她懷里,卻看不到她臉上的冷漠。

    心動之后是平靜。曾經她確實很喜歡齊悅九,但那種喜歡,在和齊悅九在一起之后,就變得不重要了。

    原來從那個時候,她就已經違背了承諾,負了齊悅九。

    如今再想起齊悅九天真快樂的笑臉,全心全意信任他的模樣,也只能后悔莫及。

    ·

    “哎,你們聽說了嗎?西平王被通緝了,幽秦女帝在我西梁,西平王是幽秦的人,還有當年齊將軍一脈留下的齊悅九,竟然也是幽秦女帝的人!”

    “怎么回事?”

    “對啊,怎么回事啊?”

    “這你都不知道嗎?今日有大批士兵拿著告示從鳳京離開,要全國通緝他們,咱們上景城也收到消息了!”

    “我知道,我看過,包括東流國太子東元封,原來東流國是誘降,他們太子嫁給太平公主是做內應的。”

    “哎,一個幽秦,一個東流,我們西梁是不是玩完了?”

    夜晚的上景張燈結彩。

    九夜抱著一大碗面條,偏頭聽著遠處的八卦。

    聽著聽著,總覺得不對,目光幽幽的落到對面的男人身上。

    被那充滿質疑的目光盯著,云風喝湯的動作停滯了一下,會快恢復正常。

    然后,他聽到對方陰森森的開口:“鳳九的愛人云風?東流國的太子東元封?除了至高神你,誰會想得出這么多馬甲?那個云風,一定從來沒有這個人!是你杜撰的!”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