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九爺不約 > 第十章:一張娃娃臉,兇起來真可愛
    “恭喜答對了,有獎勵哦。”

    看著對方嬉皮笑臉滿不在意的模樣,九夜瞪圓了眼睛,抬手用力的拍了拍桌子:“笑什么!我跟你說話呢!不許笑!”

    “好,我不笑。”男人妥協,臉上的笑意卻一點也不收斂,“九兒,你是不是從來到這個這世界后從來沒有照過鏡子?”

    “是,怎么了?”莫非原主其實生的特別丑。

    他虎著臉,不太高興的想到。

    “沒什么。”男人簡直都快要笑哭了,擦著眼角不存在的淚水,道,“林昭,給九兒打一盆水來。”

    “是,殿下。”男人身份已經被鳳九知道,林昭也不再顧忌什么,直接叫了殿下,便放下碗筷去找老板借水。

    九夜抬手摸了摸自己軟乎乎的臉蛋,疑惑的看著離開的林昭:“……”難道,如今他占用的身體真的那么丑嗎?

    看著愛人懵逼的樣子,梟默默坐直身體,事實上身體上的每個毛孔都處于興奮的邊緣:啊啊啊,好可愛,這個世界的愛人為什么這么可愛,想……

    很快,林昭打了一盆水出來,放在九夜面前,就回到自己的位置,繼續吃面條。

    “嗯?沒那么丑嘛?”九夜看著水里的那張娃娃臉,微微蹙起眉,更加懵逼了。

    至高神到底在笑什么啊?他也沒那么丑吧?

    “你不覺得自己也太可愛了一點吧?”男人不知什么坐到他身邊,伸手戳了戳他圓潤的臉蛋,這里捏捏,那里扯扯,“看這張娃娃臉,肉嘟嘟的,真可愛,可愛到我好想研究。”

    “走開!”九夜沒什么威懾力的拍開男人作怪的手。

    他總算知道為什么男人笑了,因為原主十八九歲的身體,讓他看上去威懾全無,生起氣來都像是在撒嬌!

    活脫脫的行走撒嬌體!

    沒臉活了!

    他虎著一張臉瞪著笑的開懷的男人,像一只炸毛的貓咪:“你等著!本尊現在的身體還小,等長大了,一根手指頭都可以碾死你!”

    “好,我等著。”梟樂不可支,一把摟住九夜的腰,大手往下移,摸到屁股上捏了捏,“走吧,給你獎勵。”

    “不要!”少年劇烈掙扎起來,“變態!拿來你的蹄子!”

    “要的要的。”男人一臉怪蜀黍笑,“走吧,乖。”

    說罷,直接將人打橫抱而起,回客棧。

    至于面條?

    梟表示,吃了一路,九兒肯定不餓的。

    “你放我下去!你這個老變態!混蛋!流氓!禽獸!采花賊!”

    “呵,采花賊可不是這樣罵的。”男人輕笑一聲,低頭親了親懷里炸毛的人,“又學到了罵人的新詞,厲害啊。”

    “不過本尊只對本尊的九兒流氓,禽獸,變態,混蛋,生生世世只做你一個人的采花賊。”

    “mmp!”九夜氣的臉頰緋紅。

    “呦,這個罵的有點厲害。”男人調侃,“一會兒要是也能這么厲害就好了。”

    “你、你、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你!我……”瞬間,少年蔫了,“太子殿下,我還小,還未成年,你不能動我,大哥,大爺!放過奴家吧!”

    “呵。”男人冷笑,絲毫沒有同情心,“上個世界十八歲成年,古代十四歲成年,你都十九了。”

    “想不到,在這個世界待了幾天,九兒你的節操都沒了,裝傻子習慣了吧。”

    “……”節操?節操有什么用?節操可以不和你去床上深入交流嗎?

    “古代二十歲及冠,才算成年。”他繼續掙扎。

    男人完全不給他掙扎的機會,一掌拍死:“古代,男子十四歲就可以成親了。”

    “成親又不做什么?”

    “別人十七歲,兒子女兒都可以打醬油了。”不知道想到什么,男人陰測測的笑了,“公主殿下,給我生個白白胖胖的寶寶好不好?”

    “我是男的!我是上面的!”他立馬警惕的捂住屁股,“頭可斷,血可流,菊花不可爆!”

    “我給你生一個也行。”

    “你男的。”

    “不試試怎么知道?走吧,去試試。”

    九夜:“……”好像掉進了坑里,是錯覺吧?

    看到殿下離開,連忙追上來的林昭:“……”我聽到了什么?會被砍頭嗎?不不不,我什么也沒聽到,我家殿下依舊高大威猛。

    ·

    “唔~不要了,不來了~”

    “唔唔……你快放開我——不行了……”

    “啊~嗯……”

    “不來了,不來了……啊~”

    “再亂動,信不信把你榨干?!”陰測測的警告。

    緊接著,又是曖昧不清的呻吟。

    靠在門邊聽墻角——并不是,守門的林昭,懷里抱著劍,眼角直跳,嘴角抽搐,都要抽筋了。

    要不是知道九夜是上面的那個,他都要以為九夜要被自家殿下玩死在床上了,看來那少年是個陽痿——

    陽痿——

    總之,這是銷魂的一夜。

    ·

    翌日。

    依舊是全身碾壓般熟悉的酸痛感。

    九夜費力的睜開眼睛,就看到男人光著上半身站在銅鏡前,打量著鏡子里自己后背上的抓痕。

    那密密麻麻的抓痕,留在雪白的后背上,看起來猙獰可怖,而偏偏這些抓痕都是他昨天晚上留下的。

    想到此處,九夜不自覺的臉頰滾燙,有些無地自容。

    背上的抓痕隱隱作痛,雖然不至于讓他一個大男人受不了,但是滿背都是,就有點磨人了。

    梟在心底嘆了一口氣,拿起屏風上的衣袍套上,心道:也怪昨晚把九兒欺負的太慘了,都是自作自受。

    將衣服穿好,男人一回頭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人滿臉糾結的模樣,似乎有什么不想承認,難以接受。

    不難猜出對方是看到了自己背后的抓痕,梟挑了挑眉,走到床邊坐下,將人從被子里掏出來,將光溜溜的人提到懷里:“都要到午時三刻了,九兒還要賴床嗎?”

    “……”張了張嘴,發現嗓子又痛又癢,九夜立馬咬緊嘴唇,什么也不想說了。

    經常欺負對方的老油條哪里能看不出來對方在想什么,一邊替人穿衣服,一邊又是捏腿又是捏手,狗腿的模樣,與昨日強硬的模樣判若兩人。

    終于,給人把衣服穿好,發也束好,懷里的人兩條腿依舊像是煮熟的面條,站不穩,他只好將人半摟半抱在懷里,離開房間。

    林昭在門口守了一晚,聽到開門聲連忙睜開眼睛,目光掃過男人懷里的少年,眼中閃過一絲了然。

    梟抱著少年的手緊了緊,微微側身擋住林昭打探的目光,冷不伶仃的開口:“如何了?”少年現在這副病懨懨,被蹂躪慘了的模樣誰也不許看!

    男子并沒有察覺到自己主子的醋意,老老實實的回答:“殿下,馬車已經備好,等填過肚子,咱們隨時都可以出發。”

    “填肚子?!”男人懷里發出一道微弱的聲音,語氣里卻充滿了驚喜和期待。

    林昭:“……”經過認真的鑒定,殿下喜歡吃貨無疑。

    “……”男人感受著懷里人在輕微的掙扎,他忍住扶額的沖動,拍拍少年圓潤的屁股,“不行,這兩天你只能喝粥。”

    “不是?不是應該你喝粥嗎?”情況不對啊!“上面的也需要喝粥嗎?”

    “再說只能和白開水。”

    “這不公平……”九夜淚目,“不公平,應該你喝粥!”

    “我說喝粥就喝粥,不許吵,再吵真的喝白開水了。”

    九夜委屈巴巴:“……”你這是欺負本尊不在神域,沒有小弟!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