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九爺不約 > 第二十章:他那么可愛,卻也那么兇殘
    ——我從來不說,不問,你做的每一件事其實我都知道,都感動著。

    ——我是你要護著的人,你又何嘗不是我在保護的那個人。

    ——遇上對的人,你的深情,從來沒有被辜負。

    ·

    鄴城外。

    快馬加鞭趕了十天十夜路程的少年翻身下馬,取出腰間買來的寶劍,一步一步踏進包圍在鄴城外的敵營中。

    “你是什么……呃……”阻攔的士兵直接被一刀切,跟切菜似的。

    身后其他士兵連忙轉身跑向營中:“發現敵人!有人闖營!”

    很快,就有更多士兵迎了上來。

    少年那張好看的娃娃臉沒有一點表情,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冰冷的眸子,滿是寒意。

    ·

    主營。

    士兵急沖沖的闖進來,正在商議怎么拿下鄴城的眾將領紛紛看來。

    只見士兵慌慌張張的開口:“陛下,不好了!有一個人闖進咱們營中,殺了好多人!我們都不是對手!”

    “何人?”女帝敲了敲膝蓋,不堪在意的尋問。

    “不知道,是一個少年,看起來年紀輕輕,砍起人來一點也不手軟,現在已經殺了四五十個兄弟了!”

    聽罷,仇夕瑾連忙起身,其他人紛紛跟隨其后:“帶朕去看看。”

    ·

    九夜抿著唇,劍起刀落,眼睛都不眨一下,他殺的方向,不是主營,也不是糧草,而且鄴城的城門。

    幽秦的士兵紛紛圍上來攔截,都想著不能讓東流的探子把消息帶進鄴城,雖然他們并不能確定少年是不是鄴城的探子。

    仇夕瑾很快就在士兵的帶領下趕了過來,看到被士兵團團圍住的少年整個人都呆住了。

    她一把按住副將,大吼道:“讓她們不要傷害他!”

    而,這時,又有人跑來稟告:“陛下,東流太子獨自一人出了鄴城,朝著這邊殺了過來!兄弟們攔不住他!”

    “什么?”女人完全蒙了,看了一眼少年,又轉頭去看鄴城的方向,不知道該說什么。

    那方,男人一劍便取一條人命,比平時打仗更狠。

    看著男人滿身的煞氣,以及那一路的尸體,幽秦的士兵開始變得猶豫不決,男人上前一步,她們后退一步。

    后面,男人直接從幽秦士兵讓出的道走了過來。

    梟看著被士兵包圍,手握長劍,渾身是血少年,整個人晃了晃,“九兒……”

    九夜手里的劍一頓,看過來,看到因為男人走神,想偷襲的男人的士兵時,眼中一抹猩紅閃過,腳尖一點飛過去,一劍刺死那士兵。

    眼看還有人要圍上來,不知從哪里出來的齊悅九大喊一聲:“住手!都住手!”

    幽秦的士兵紛紛轉頭去看仇夕瑾,見女帝沒說什么,才各自后退一步。

    “你……”男人看著少年眼底的猩紅欲言又止。

    九夜面無表情的與男人對視,忽然將手里的劍一丟,撲進男人懷里,“嗚哇哇——我手好痛,大腿好痛!我騎了十天的馬,破皮了,好痛!都是你的錯!”

    “……”男人臉上的表情空白了三秒,抱住少年安撫,“都是我的錯,我們回去擦藥好不好?”

    “好痛,要死了。”

    “不會死的,我保證。”男人哭笑不得,抬手吹了一聲口哨。

    一匹黑色駿馬聽到聲音,從鄴城跑出來,直接朝著男人的方向趕來,最后停在梟跟前。

    “我不騎馬。”少年悶悶的出聲,雖然沒有抬頭,但他聽到了馬抖嘴的聲音。

    “不騎,我抱你。”梟覺得好笑,單手抱著少年,一手拉住韁繩,飛上馬,將少年橫抱在懷里。

    離開時,男人回頭,冷冷的看了一眼仇夕瑾。

    目送著馬上兩人消失,仇夕瑾轉頭看著都盯著自己的眾人,想了想道:“退兵吧。”

    而世事難料。

    偏偏,巧合的是,這時,一個滿身是血的士兵沖上來,神色驚懼:“陛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西梁幽秦沒了!”

    “什么西梁幽秦沒有了?”離士兵最近的副將惡聲惡氣的道。

    “東流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兵分三路,太子東元封駐守鄴城,負責拖住我們的主力軍,而又命副將賀然霆從我們手里劫獲西梁,右先鋒去攻打幽秦。

    西梁我們剛剛占領,根基不穩,幽秦沒有重兵,現在都全部淪陷了!

    而,他們副將和右先鋒的兵已經到了鄴城外,將我們包圍了!”

    不用士兵說,他們也看到了周圍多出來的東流兵。

    他們百戰百勝,如今一戰,竟然連國家都沒了。

    剎那間軍心動蕩,人人面如死灰。

    “殺!”

    “殺!”

    氣勢磅礴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幽秦士兵只能匆匆應戰。

    仇夕瑾看著自己慌亂的兵,臉上并沒有什么變化,她將齊悅九護在懷里,輕聲嘆息:“朕雖然知道東元封不好對付,想不到還是小看了他,他故意在鄴城堅持這么久,朕早就知道不對了,原來是在拖延時間。”

    “對不起。”要不是因為攻打西梁,夕瑾也不會攻打東流,不攻打東流就不會丟掉幽秦。

    “不是你的錯。”周圍兵戈不斷,她只溫柔的抱著懷里的人,“我知道你到現在恐怕都不明白為何我會攻打東流。”

    “阿九,告訴你一個秘密。”

    “鳳九是朕的孩子,不是鳳傾雪的孩子,是朕和你的孩子。”

    “這不可能!”男子下意識反駁。

    “當年洞房,鳳傾雪一夜未歸,那晚,是朕。”

    “不,你騙我。”鳳傾雪竟然洞房都沒有和他一起嗎?

    看著愛人為此瞪大的眼睛,那因為失望而流下的眼淚,她心疼的替他擦拭,“我之所以攻打東流,是因為之前得到消息,鳳九在東流身中奇毒。”

    “唔……”齊悅九握住嘴,壓制啜泣,“對不起,對不起……”

    “沒有什么對不起,你沒錯。”女人平靜的安撫,緊了緊抱著愛人的手,“阿九,我知道因為她你不喜歡皇宮,不喜歡權利,如今正合我意,我們一起浪跡天涯吧。”

    “可是你的國家……”

    “噓——”她用手指按住愛人的嘴唇,回頭大喝一聲,“幽秦眾將士,放下武器,和朕一起投降!”

    正打算以死報國的西梁人:“……”什么情況?

    東流人:“……”戰爭還沒有正式開始呢,為什么突然就投降了?

    ·

    少年為了趕到鄴城馬不停蹄十天十夜,男人把他帶回鄴城,吃了些東西,上完藥就睡了過去。

    梟坐在床邊,靜靜的看著少年的睡顏,嘴角的笑意更濃。

    今天,少年出現在敵營大殺四方,著實把他嚇了一跳,連忙出城迎接。

    他不想九兒身負殺戮。

    當年在神域,小輩歷練,發現一處秘境,卻不想那秘境就是九夜的洞府。

    那次歷練,神族小輩全軍覆滅,驚動了他。

    他親自去秘境查看,就看到紅衣少年把自己縮成一團,默默哭泣,他周圍都是神域小輩的尸體。

    感覺到有人出現,那少年抬頭,一雙血眸望過來,委屈巴巴的問:“你也是來搶我東西的對不對?你要是搶我的東西,我就殺了你,我告訴你,我不是開玩笑的,你看,他們想搶我的東西,我把他們都殺了。”

    “不,我不是來搶你東西的。”他記得自己那個時候是這樣的回答的,可突然卻生出逗弄之意,“本尊是來搶你的。”

    然后,那紅衣少年瞪圓了眼睛,就這樣呆呆的盯著他,好半天才結結巴巴的反問:“那、那你……搶、搶我做什么?”

    “暖床。”

    “……”對方沉默了一會兒,突然竄起來,朝著他襲來,“你也是和他們一伙兒的!去死吧!”

    最后那三個字陰森森的,再不復可愛。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