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九爺不約 > 第十四章:錯了咩
    “嗚嗚~你欺負我……”

    “少來。”上了二樓,夜言松開少年的耳朵,抬腳踹了一下對方的屁股,面對少年回頭呲牙咧嘴的樣子,他只是無所謂的笑了笑,“我說卿卿,好久不見啊,你肥了,看來夜南北把你養的很好啊。”

    “你才肥了,你全家都肥了!”九夜瞬間跳起來,沖上去揍男人,卻被男人一根手指頭抵住額頭,少年發現手不夠長,(??⌒`)夠不著。

    “你自己那點身高心里沒點逼數嗎?還想打我。”夜言絲毫不嘴軟,字字誅心,“喂,夜南北讓陸鳴逸看你幾天,你干嘛鬧到我這里來了?”

    “不要提身高!小心我拆了你的夜夢。”

    “呦呦呦,恩將仇報了,當初要不是我放你進夜夢,夜南北會看上你嗎?”

    “我可不可以弄死你?”不說還好,一說就氣!他就是為了躲夜南北才來的夜夢,結果夜言這貨故意把從來不來夜夢的夜南北請到了夜夢!設了那么大個局!

    “雖然是我把他請來的,不過你的戲也演的不錯,有時候我真的好奇夜南北面前的你和現在的你,到底哪個是真正的你?”

    “關你屁事。”

    “呵呵~”看著少年那副想弄死他,卻沒辦法的樣子,夜言矜持一笑,轉移話題,“話說,你給了陸鳴逸兩刀,今天還揍了他一頓,還跑去告狀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關你屁事關你屁事!”少年驕傲的揚了揚下巴,“你還不快去給我弄好吃的。”

    “好啊。”夜言拉長尾音,“苦瓜和折耳根自己選。”

    “QAQ夜言!老子和你拼了!”九夜嗷一嗓子撲過去,和男人鬧成一團。

    ·

    迷夜片區的繁華難以用金錢來衡量,這里的混亂也難以用語言描述。

    夜言端著紅酒杯站在窗前,他的窗下是條小巷子,此刻兩個男人正同一個女人深夜交流,靈魂溝通,骨血相融,曖昧的聲音在黑暗沉浮。

    夜言對眼前的一切視而不見,他飲了一口杯中的紅酒回頭看向躺在沙發上睡著的少年。

    其實從第一次見面,他對裴卿就是心動的。

    對方有一雙深邃迷人的黑眸,看著你時仿佛你是他的全世界,可那種眼神他只見過一次,之后的裴卿仿佛換了一個人,裝瘋賣傻。

    第一次見面,少年神色冰冷的開口:“這里還招服務員嗎?我應聘,可以不要工資,唯一的要求就是不想和任何夜家人有關系。”

    后來,他發現少年躲著的人是夜南北。

    他很喜歡那個冰冷的少年,可自收留裴卿后,對方總是傻乎乎的臭不要臉。

    他知道那是少年的偽裝,所以他把夜南北約到夜夢,想看看少年什么反應,雖然少年依舊賣傻,可對方看夜南北的目光是不一樣的,他知道,可他寧愿不知道——

    因為,他知道了少年心里住著一個人……卻不會是他。

    夜南北還沒有出現時,他總是看到少年一個人面對著窗戶發呆,不知道想什么,拿在手里的蛋糕也忘了送到嘴里。

    夜言知道,裴卿在想一個人,可不知道為什么,少年卻不太想去見那個人。

    或許只有他知道,這個看似糊涂的少年比誰都活的透徹。

    沙發上的少年依舊蜷縮著,和曾經一樣,但夜言知道,還是有些東西不一樣了。

    他還是一個人,少年卻已經找到那個人了,大概唯一沒有改變的是少年身上的那一份孤寂。

    ·

    陸家別墅。

    陸鳴逸抱著熟睡的余白呆呆的看著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過了一會兒,放在床邊的電腦突然亮了起來,是一份郵件,秘書發過來的。

    他慢悠悠的點開郵件,看著上面的的內容,露出一抹預料之中的笑。

    秘書:陸總,不知為何,今天夜家那邊突然派了人盯著我們,你看夜家迷夜片區我們什么時候下手?

    下手?有一只狼崽子盯著,逮誰咬誰,只怕到時候自己也掉進狼窩里了。

    他抿了抿唇,低頭親親懷里的少年,快速的在電腦上打出一行字發出去:讓我們的人退出迷夜片區吧,以后誰也不要再提這件事了。

    看著郵件發送成功,陸鳴逸釋然一笑。

    沒有弄清自己對余白的感情之前,他或許還會無所顧忌的對付夜家,畢竟自古陸家與夜家都是競爭對手,是仇人。

    十多年前,陸家派人刺殺夜家少爺,雖未刺殺成功,卻導致夜南北墜崖殘廢,五年前,夜家讓人開車撞死陸家家主,于是陸鳴逸不得不年紀輕輕支撐整個家族產業,三年前陸家派人收買暴徒,在商業中心殺了夜南北父母……直到今天,夜家和陸家都是水火不相容。

    但是,他突然就不想和夜南北斗了,他怕再失去所愛。夜南北本身就是頭惡犬,難以控制,現在加上那個小狼崽子,他承認自己怕了。

    錦鴻樂園那兩刀,小巷子那一頓揍,小狼崽可是毫不手軟,卻也沒有致他于死路。那狼崽子是比夜南北更狠更聰明的人。

    “唔……裴卿~吃糖……嗚……不坐云霄飛車……怕……絕交……”

    正想著事,懷里的人兒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聞言陸鳴逸笑開:“小笨蛋……”別人那么欺負你,你還想著人家。

    或許,不對付夜家,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這個小笨蛋吧。

    冤冤相報何時了,比起失去的人,活著的人更重要。

    ·

    夜氏老宅。

    西裝革履的助理恭敬的站在男人面前:“少爺,陸家的人撤了,余家和楚家、向家的人也撤了,我們要不要乘勝追擊?”

    “秦家呢?”

    “秦家?”助理愣了一下,連忙道,“秦家沒有同陸家合作,并不知道陸家他們已經撤了,還等著我們交手后坐收漁翁之利。”

    “既然不走,那就讓他們永遠留下來吧。”男人擺擺手,隨后補充了一句,“秦吟現在還好嗎?”

    “少爺是問秦二小姐嗎?”助理停下腳步回頭,“秦二小姐現在在我們醫院做護士長,挺好,不過她好像有點怕裴少爺。”

    “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男人突然笑了起來,“秦吟快要大學畢業了,讓底下的人給她安排一個好點的職位,秦家這次的事也沒必要瞞著她。”

    “好的少爺。”

    ·

    第二天,夜夢酒吧停止營業。

    空蕩蕩的酒吧只有兩個人。

    九夜抱著蛋糕發足狂奔,夜言拼盡老命的在后面追。

    “臭小子你給站住!看我今天不削死你!”

    “略略略~”少年回頭吐吐舌頭,“傻子才會給你站住!”

    “裴!卿!你祖宗的!”看著自助區那些糕點上的牙印,夜言撕了少年的想法都有了!這個混蛋,還讓不讓人做生意了啊!

    “(*σ????`)σ我就是你家小祖宗!”少年看著夜言氣的想要原地爆炸的模樣樂不可支。

    “又在鬧什么?”酒吧的大門被推開,身姿修長的男人走了進來,與亂跑的少年撞了一個滿懷,男人扶住差點摔倒的少年尋問,“你又鬧騰了,說吧,做了什么好事?”

    “沒,沒呢。”九夜一驚,連忙雙手背到身后,“我沒有做壞事。”

    “沒呢!這是什么?”夜言沖過來一把奪過少年藏在身后的小蛋糕,舉到男人面前,又指了指周圍:“堂哥,你看看我這個酒吧,都被這個小鬼整成什么樣子了?還做不做生意了。”

    “關了也挺好的。”男人從夜言手里拿過小蛋糕還給少年,“這酒吧這么亂,不適合小孩子,關了吧?”

    “……”夜言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目光在男人和少年身上來來回回,不敢相信自家堂哥對自己經營了這么多年的夜夢就這樣一句:天涼王破!

    小蛋糕重新回到自己的手里,少年笑彎了眼睛,抱著蛋糕就吧唧吧唧啃了起來。

    夜南北一手牽著少年,一邊往里面有,一邊道:“小言,你是不是該回公司看看了,四年了,自叔叔阿姨和我父母出事,你就沒再回去過。”

    夜言沒有回答男人的問題,他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少年,跟在男人身邊。

    “別任性了,他們已經不在了,還有什么讓你這么排斥回家?”夜南北無奈的嘆氣,“回去吧,夜家永遠都是你家。”

    他來這個位面比尊主大人早,一年前已經代替了原主。原主堂弟因為不受父母重視,選擇離家出走開了夜夢酒吧,才有了迷夜片區。但夜言對原主還是很尊敬的。

    “知道了知道了。”夜言翻了一個白眼,“要不是來接他,你今天才不會來吧?”搞的好像轉門為了我來似的。

    “嗯。”

    “嗯?嗯?!”你竟然還承認了?!還承認了?!你這哥果然不是親的!

    不管夜言什么反應,上了樓在沙發上坐下,男人將少年抱在懷里溫柔的道:“九兒有沒有想我啊?”

    “……”(????????)如果說不想的話一定會被揍胖扁,不行,不能說實話,“想噠,想你給我做好吃噠,可想你啦!”

    “……”感動了一秒的男人,“回去后三天不許吃零食!”

    “(??_??)嗚~”我說錯了什么咩?

    搜狗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