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九爺不約 > 第八章:男主他在挑釁
    啊啊啊!男主連離開前都不忘警告他,他是不是離死期不遠了?

    夜白然可憐巴巴的向著青年投去求救的目光,哥,你弟弟可能命不久矣。QAQ

    然,青年不懂堂弟心中的波濤洶涌,還以為這孩子是在向自己撒嬌呢,于是抬手和陸鳴逸一樣,揉了揉那顆小腦袋。

    “……”QAQ更可怕了好嗎?堂哥是不是和男主一伙的?一定是他的錯覺吧?

    【不,劇情里后期男主與楚翰哲和向羽鬧翻之后,能夠讓兩個男配落敗,順利迎娶女主,就是因為有余振華的強烈支持。】sss不嫌事多,突然冒出。

    QAQ所以這個世界一直對他抱著深深地惡意吧。

    【sss,你為什么不讓我穿成男主!我就再也不用擔驚受怕了啊!╰_╯】

    【你那智商,當男主想被反派男配炮灰嗎?何況男主是隨隨便便可以穿的嗎?再說我下次讓你穿成終極反派boss!( ̄^ ̄)】

    【不不不!路人甲!路人甲!我才不要做反派!⊙A⊙】

    【……】( ̄^ ̄)雖然穿成什么不是它能夠左右的,但是嚇嚇宿主還是可以的。

    余家二少爺流浪在外多年后回歸,還帶著一位小少爺。這件事很快就上了遼新市的頭條,幾乎鬧得人盡皆知。

    那日,余偉被自己老父親關在書房揍得好幾天下不了床。

    夜白然沒想到看上去垂垂老矣的爺爺這么彪悍,嚇得躲著了老人家整整一天,還是余老爺子連哄帶騙,小孫子才重新親近他的。

    這幾天,余月兒心情很不好,她從來沒有這么后悔過自己沒有討好余偉那對父子,從來沒有這么怨恨過余偉父子。

    竟然將她拋棄轉身就投入了豪門!為什么不早點帶著她一起回余家?余家的家世,是她求之不得的東西!她要做千金小姐!

    這幾天,楚氏連手向氏對余氏施壓。

    流言就像病毒,一旦掀起就是一大片。

    余家二少爺回歸后,網上各種針對的話題鋪天蓋地。

    #余家二少渣父親,丟棄養女帶著兒子去享榮華富貴,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惡劣的人?#

    #余偉你的良心不痛嗎?你這樣的人品兒子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扒一扒,這些年虐待養女的余父子#

    #那些豪門的齷齪事,余偉父子貪慕虛榮回到余家,養女卻是楚氏集團和向氏集團兩位總裁的心上人,余氏還能堅持多久?#

    雖然流言讓人討厭,但是豪門的恩怨比這更加齷齪的尚且有之,眾人說說也就罷了。

    所有人都以為,余家會像許多豪門面對這無關痛癢的流言時選擇沉默,然而事實出人意料。

    流言剛出來半天不到,余家就召開了記者招待會。

    余家的人除了上學去了的夜白然,所有人都到齊了。

    站在高臺上,面對記者和閃光燈,余偉一改平時溫和,冷著一張臉不屑的看著鏡頭。

    “今天召開記者會不是因為心虛,我余偉從來不怕什么流言蜚語,只是希望這些齷齪的事情不要流傳到我兒子耳朵里,不想讓別人用異樣的眼光打量我兒子。

    我余偉本來就是余家人,我回不回余家關其他人屁事!至于為什么回家,我想這件事余月兒她心里最清楚!

    十幾年來,我自問沒有虧待過余月兒,甚至她吃的用的比我兒子還好,可是她做了什么?半個月前,我的公司破產,負債千萬,是誰的干的?

    是我的好養女啊!陷入絕境我當然要回余家求助,請問,這樣的白眼狼你們誰敢帶回家?

    小白性子單純,自從妻子難產死后,小白是我最重要的親人,不管你們說什么,我只希望這些齷齪的事在小白面前給我閉嘴!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余偉說完之后,余振華也開了口。

    “二叔是余家人,小白是我弟弟,誰再敢說三道四,栽贓陷害,就別怪余家不客氣,就算是為了爆料,說話前也請查清楚真相!”

    余振華的話不僅是直面對上楚氏和向氏,更是讓許多記者當頭一棒。

    余家現在一切產業大權都在余振華手里,余家人沒有誰說的話比他更具有威懾力。

    這場記者招待會來的也快去的也快。

    流言是一把雙刃劍。

    余家記者會結束半個時辰,就有好奇的人深度挖掘,一時間話題反轉,反過來罵起了余月兒。

    而此刻夜白然一無所知,正拿著畫筆看著山水畫為今晚的校慶發愁。

    舞蹈室里的余月兒突然接到從四面八方投來的意味深長的目光,她的呼吸一窒,連忙拿出手機,看到網上的標題和討伐,瞬間紅了眼睛,怒氣沖沖的離開了舞蹈室。

    經過美術室時,惡從膽邊生,氣沖沖的沖進去,狠狠的推了一把背對著門毫無防備的夜白然。

    夜白然一個趔趄栽破畫紙,撞在支撐畫紙的木架上,額頭上有溫熱的液體流下。

    周圍的人倒吸一口氣,美術班長紅了眼眶,上前推了余月兒一把:“你是誰啊!我們畫了半個月的畫!今晚就是校慶!”

    余月兒一慌,很快冷靜下來,看到捂著腦袋爬起來的夜白然立刻嘩啦啦的流起了眼淚。

    “弟弟,你和爸爸怎么能夠這樣啊,我怎么可能讓哲和羽對爸動手?你們不能這樣誣陷我,我知道我沒錢沒權,我不奢望你們承認我,可是你們怎么能夠昧著良心做事呢?”

    明明是余月兒欺負人,怎么自己哭了?美術班長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默默的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夜白然捂著傷口,一臉鮮血,看到梨花帶雨的女主,他委屈的癟了癟嘴。他做了什么嗎?為什么女主又來黑他?

    周圍的人聽到余月兒提到學校的兩大王子,都站在原地觀望不敢上前。

    見沒人幫夜白然余月兒心中冷笑,哭的更加可憐,她上前拉著夜白然的袖子,滿是乞求。

    “小白,你回去求求爸好不好?讓他放過我好不好?你們拋下我的事我不生氣,求求你們放過我好不好?我不敢了,再也不敢說自己是爸的養女了,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有人替我出頭。弟弟,我錯了,你們放過我好不好……”

    嗚嗚……女主在說什么?他額頭好痛,還有點頭暈。夜白然茫然的看著余月兒,痛的眼淚在眼睛里打滾。

    “小白,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該奢望……”

    “不該奢望就給我離他遠點!”一道冰冷的聲音從門口傳來,轉眼聲音的主人走到面前,一把推開余月兒,將因為失血過多已經暈乎乎的夜白然打橫抱起,大步離開。

    走到門口,陸鳴逸停下對著跟著自己的宋辭開口:“給我把這一件事查清楚,查清楚我可以考慮陸氏和宋氏合作一事。”

    “是,多謝陸哥。”聞言,宋辭心中一喜。他糾纏陸鳴逸一周了,陸鳴逸都沒有開口,今天竟然同意了,雖然只是考慮。

    宋辭是個生意人,通透的很,一看就知道陸鳴逸在乎懷里那位,不喜歡那女孩,立刻心里有了計劃。討好陸鳴逸的計劃。

    所以一開始,宋辭心就偏了,倒霉的自然就是余月兒。

    看著突然出現的陸鳴逸,余月兒起初是不可置信,接著是委屈。

    陸鳴逸竟然面對她這樣受盡委屈的大美女視而不見,去關心余白那個賤人,是不是不行,不然為什么對她的魅力毫無反應?

    此刻的余月兒還不知道,自己即將大禍臨頭。

    頂點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