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20章 善惡之分
    來者不正是忘塵嗎。一身素衣,襟繡輕盈。硬是被他穿出了仙氣凌然的氣質。一雙如琉璃般的瞳孔,卻充滿了冷漠。周圍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看起來只有九歲的樣子。臉一板著,活像一個小古板。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匯,夜瀾看到之后連忙錯開。

    夜瀾慌張的說:“怎么回事兒,不是說這些他早就學過了嗎,那他為什么還會來這。”

    也許是因為傳遞了假情報,所以沒有人回答,也許正在心虛吧。

    馬志成回答說:“老大看他這樣子,不像是來聽學的。倒像是來監察我們的。”

    “就是就是,我看啊以后的日子難熬了。”

    馬志成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哎哎,老大忘塵師叔一直看著你。看樣子應該是認出你來了。”

    謝林成也來了一句:“老大你要好好保重,看來剩下的日子你比我們還難熬。您自求多福吧。”

    “別以為我沒聽出你倆幸災樂禍的意思。”夜瀾壓低聲音說。

    “咳咳。”

    聽到這個聲音后,所有人端端正正得坐好。

    而忘塵坐在下面,但把四周看得清清楚楚。

    看向夜瀾的時候,夜瀾沖他笑了一下

    “忘塵師兄。”

    而忘塵掃了她一眼,便移開了視線。看樣子一點都不想搭理她。

    夜瀾看了,鼓起個臉看著他。

    魏老頭站在上面,首先就讓馬志成和謝林成把昨天抄的東西交上來。

    看完了之后還點評了幾句。

    “你這字啊,堪比草書。甚至比草書還要草。拿走拿走。”馬志成成功混過關。

    “你這字跡比他的要好一點,下次莫要再犯了。”

    “是”謝林成高高興興的拿著下去了。

    魏老頭開始講課之前,又再一次強調了他的規矩。見眾人疑惑的看著忘塵說

    “忘塵來這一樣是來聽學的,不過更是來監察你們的。”

    一聽到這個,有幾個人從桌子上爬起來做好。甚至有幾個給了自己兩巴掌,為的就是不讓自己睡著。

    魏老頭首先講的是學,然后是教。這些眾人早就學過了,不明白魏老頭沒什么還要再講一次。

    魏老頭講的東西既枯燥又無趣,完全提不起興趣。

    聽到夜瀾是昏昏欲睡,一手撐著腦袋埋著頭,一手提筆寫字。盡管她寫的字自己都不認識,但還是寫著。而其他人就不一樣了。有的用書擋著,有的眼睛半睜。還有的直接躺在桌子上睡著了。忘塵看了,一個眼神漂過去,頓時機靈了。

    魏老頭看到了,將書重重的砸在桌子上大聲怒斥道

    “你們,你們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你們!……”

    氣的魏老頭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那胡子跟著它主人的呼吸一翹一翹的。可見氣的有多狠。

    指了指夜瀾說:“你們看看,人家比你們小。卻比你們用功。你們還有何顏面。”

    忘塵瞥了一眼夜瀾,發現她根本沒有注意現在所發生的狀況。筆還在不停的寫著。只不過她寫字用的手是左手。

    魏老頭還在那里生氣,看到夜瀾依舊在那里奮筆勤書。

    指著夜瀾道

    “這才是你們學習的態度,今天你們給我站著上課。”

    魏老頭走過去看看夜瀾在寫什么,結果看到夜瀾在上面亂寫亂畫,甚至還畫了一個大王八。真是氣煞他也。

    一氣之下將紙重重的摔在桌子上,所有人都很好奇,伸長了脖子瞅一瞅夜瀾到底寫了什么。

    一看所有人都憋不住了

    “哈哈哈哈”

    “牛,哈哈哈”

    忘塵聽到了,環視了眾人,立馬變得安靜如雞。

    奇怪的是這么大動靜都不見夜瀾抬起頭看看,魏老頭趴下去看,而其他人也跟著魏老頭趴下去看。

    這一看才知道,這人哪里實在認真學習,分明是在變著法睡覺。而且還睡得津津有味。

    “夜瀾!!!”

    這怒吼聲直沖云霄,周圍的人捂著自己的耳朵。樹上的鳥兒直接都被嚇得掉在地上了。

    夜瀾這才醒過來,揉了揉眼睛。看到魏老頭站在自己面前,胡子還一翹一翹的。

    站起來問道:“那個魏老...魏老先生你有什么事嗎?”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憋不住了,夜瀾不懂他們為何如此這般。看向馬志成,發現他已經笑得不能自己。

    轉過去看向忘塵,發現他對自己的臉色好像又壞了一點。瞥了一眼自己然后看自己的書了。

    心想:我好像沒有怎么惹著他吧。

    “夜瀾你在干什么,亂畫不說你還睡覺。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尊師重道。”

    一陣怒吼聲將夜瀾拉回神

    夜瀾點點頭,沖他笑了下,兩個小酒窩看這煞是可愛。

    只是在魏老頭的眼里就不那么想了。

    “好,你說說昨天我講的什么。”

    夜瀾眨巴眨巴眼睛,思慮了一會兒,說

    “那個我說我忘了你信嗎。”

    眾人皆笑瘋了,他們哪不知道。這哪里是忘記了,這分明就是根本沒聽。不過但他們也沒揭穿,畢竟也要有那個膽子不是嗎。

    魏老頭聽了,氣的連指著夜瀾的手都在顫抖。

    “行,那我再問你。我剛剛講的什么是善?什么是惡?”

    夜瀾還是思慮了一會兒,只見那魏老頭拿著一把戒尺,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

    夜瀾的眼皮直跳,她覺得如果這個問她不好好回答的話。這戒尺估計就要落在她身上。

    瞟了一眼,見魏老頭催促自己趕緊回答。

    “我認為,并不是所有的善都可以被稱作善。也并不是所有的惡都是惡。”

    魏老頭聽了,摸了下自己的胡子看起來沒有剛才那么生氣了。

    夜瀾繼續回答道

    “這個世上永遠都不可能有人對別人抱有絕對純真的善意,相反也沒有人會對別人抱有絕對的惡意。因為沒有人生來就像被別人討厭,更沒有生來就厭惡他人的人。”

    “當然還有別的。”

    夜瀾說完后,一臉笑意的看著魏老頭。

    魏老頭看著她,轉身放下那把戒尺。拿著書說道

    “對也不對,錯也不全錯。”

    額,夜瀾摸了摸鼻子。畢竟這是臨時編的能對就行。

    哪成想這魏老頭又說

    “那你且繼續說道,為什么人不會對別人抱有絕對的善意?”

    這個夜瀾哪知道,算了編一點是編,多編一點還是編。

    “咳,那我且說了。”

    “佛曾經說過,人有七情六欲。也有善惡兩面。就舉個例子說吧,人可以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甚至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隨時犧牲別人。還有一個人他終究還是一個人,他不是佛。他也有心中的貪欲,為了這個貪欲。不擇手段,甚至為了這個還可以對自己最恨的人充滿了善意。”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