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21章 好苦啊
    夜瀾說到這,停了停。像是回憶起了某些事。臉上的笑似乎還帶著一絲的嘲諷,更多的卻是一種說也說不清的薄涼。但這笑容下一刻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依舊是原來讓人放松警惕的笑。

    快的讓人看不見,只有一旁忘塵注意到了。從一開始講什么‘是善?什么是惡?’的時候忘塵的注意力便被吸引了。

    也許連夜瀾都沒有注意到她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都帶有一絲的鄙夷和漠冷。

    甚至連她的目光都帶著不屑的囂邪和刺骨的冰涼

    那目光就像是高山上的雪,讓人覺得寒風刺骨。

    忘塵從一開始的置身事外到剛剛的疑云滿腹,只因為夜瀾的一個轉瞬即逝的笑。

    那樣的笑容既目光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小孩臉上,忘塵端詳著夜瀾的臉以及她臉上的笑容。心想:究竟在她身上發生了什么事?才讓一個五歲的孩童露出這樣的笑容。

    魏老頭讓夜瀾繼續

    “而這善意,怕是只有別人才會覺得他是真心實意。所以這善還是好的嗎?”

    夜瀾盯著魏老頭說道,只是那聲音不再是原先的童真,有點陰鷙。

    眼中的墨色悄然翻滾著,如果有人仔細看的話瞳孔的深處隱藏著一抹淡紫。

    臉上的笑也慢慢變得冷漠疏離,看著讓人害怕。

    “人啊總是虛偽的,明明想讓他死卻不得不對他做出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真是虛偽到了極致,惡心到了極點。”

    “而惡,就更不用說了。勾心斗角,栽贓陷害。這就是人的惡。有時候人還比不上畜生,畢竟畜生養久了,都知道感恩。而人呢反而還會轉過來咬你一口。你說是不是。”

    魏老頭久久沒有回過神來,眾人也是如此。

    夜瀾微微勾唇,再看時臉上擒著的依舊是最初的痞笑。

    他們注視著夜瀾臉上的笑,仿佛剛剛所聽到的一切都不是她所說的。

    魏老頭輕咳了幾聲

    “看來對于這個善惡之分,夜瀾還是有獨特的見解。不過畜生怎么能和人相比呢。”

    “那個今天就這樣吧,課業就是把《禮儀篇》背熟。明天抽查。就這樣”

    說完拿著戒尺,雙手背在背后,慢慢悠悠的離開了。只不過忽略他那顫顫悠悠的雙腿,看起來的確是慢慢悠悠的。

    等到魏老頭剛出門的時候,一群人蜂擁而至來到夜瀾的面前說

    “小師叔你剛剛說的那些話差點把我嚇到了,還有你的聲音。”

    “就是,你們沒有看到那魏老頭...”謝林成激動的說道

    “咳!”

    “小聲點,忘塵師叔還在呢。”

    馬志成提醒他讓他注意點,還有人在這里。

    謝林成一手拍在額頭上,道

    “走走走,我們出去說,出去說。”

    一群人將夜瀾圍在中間,不一會兒整個學堂變得安安靜靜。徒留忘塵一人坐在凳子上。

    魏老頭坐在自己的房間里回想著當時所看到的,所聽到的。都不像是一個五歲的小孩子能說出來的。還有她的眼神,是如此的漠冷。

    忘塵站起來走出去后,夜瀾他們還在不遠處鬧騰。

    雖隔得遠,但那出塵的氣質讓人想忽略都沒法。

    夜瀾大聲喊到

    “師兄一起去玩啊。”

    忘塵瞟了一眼他們,只一眼那些鬧騰的立馬站好。

    就在夜瀾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他慢慢的吐出了兩個字

    “不去。”

    嗓音清冷,興許是因為太小,所有還帶有少年的稚嫩。聽起來也是格外撩人。

    夜瀾揉了揉耳朵,看著他走遠。

    她身邊的那些人看到忘塵走遠后頓時松了一口氣

    “呼,嚇死我了。那眼神感覺像是要把我凍死在這里。”

    “瞧你那熊樣”

    “你敢說你剛剛不害怕嗎,真的是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

    “好了好了,別吵了。走小師叔我帶你們去后山打野兔,拷山雞吃。”夜瀾吆喝道

    “好誒,走走走。”

    一群人在后山玩了半天,爬樹、打野兔、斗水。都玩瘋了。最后烤了野兔,吃完后也就玩累了。

    一群人就整整玩了一個下午,若不是想起魏老頭留下的課業,不知道還要玩到何時去。

    玩過之后,夜瀾慢慢走回禪院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心事重重。連這一路的美景都不能吸引半分。

    “哎,終究還是不能釋懷。”

    夜瀾冷哼了一聲,將臉上的心事收起。嘴角勾勒出紈绔的笑,嘴里還哼著一首曲調。看起來悠閑極了,踏著漫不經心的步伐走回禪院。

    一進去看到的景象讓她久久不能回神。

    一個俊美精致,氣質脫俗的男子坐在梧桐樹下。細細品茶,一陣風吹過,慢慢的一片葉子飄落。落在他的肩旁。

    男子放下手里的茶杯,正要抬手拂去那片葉子。

    這時一只手比他快了一步,先取下了那片葉子。抬起頭,看見夜瀾把玩著梧桐葉。

    興許是因為離得太近了,夜瀾連他身上的檀香都聞得到。

    是那種淡淡的,沁人心扉的檀香。雖然在別的和尚身上也聞到過檀香,卻是完全不一樣。

    兩人同時看了對方一眼,但忘塵并沒有說什么。只是淡定的拿起茶杯繼續喝茶。

    見忘塵沒有開口,夜瀾只好先開口說道

    “那個忘塵師兄,我為昨天晚上的事情向你道歉。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太餓了。而且最后你不還是把那烤雞給我打飛了嗎,所以就當沒看見行不行。”

    最后忘塵看過來的時候,還笑了一下。

    “你若是真心悔改,便把寺規工工整整的抄寫一遍即可。”忘塵不領情的說道,根本不看夜瀾一眼。

    說完后,從兜里拿出一卷手帕把剛剛夜瀾碰到的地方擦了一遍,可見忘塵對夜瀾的嫌棄。

    夜瀾看了氣的,又重新把那片葉子放到他肩旁。

    放好后,坐到他的對面。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這剛喝下去,一雙柳眉就緊湊。臉也湊在一起,好不容易才把這一口咽下去。

    “啊,這什么茶苦死我了。”

    委屈的看著對面還在整理自己衣服的人

    之后忘塵喝了一口茶,面無表情的咽了下去。

    看的夜瀾是目瞪口呆,結巴道:“你,你不覺得苦嗎?”

    看到忘塵云淡風輕的喝完了一整杯,夜瀾心想:難道是我嘗錯了。

    不信邪的又嘗了一口,這次沒有像開始那樣大口地喝。

    將杯子慢慢的靠在唇邊,小口小口的喝。喝了第一口就馬上把杯子放下了。

    “你騙我,這茶苦死我了。”

    說著從兜里拿出一顆糖含在嘴里

    “嗯,還是甜的合我的胃口。”

    而忘塵就靜靜地坐在那里,不時的喝一口茶。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