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37章 紅衣女鬼
    早晨夜瀾睡得好好的,突然一陣驚天動地的哭喊聲把夜瀾吵醒了。

    夜瀾不耐煩的坐了起來,

    “誰啊!不知道別人還在睡覺嗎。”夜瀾抱怨了一下,又躺下去睡覺了。

    這時那哭喊聲又傳來了,比剛剛還要激烈。

    夜瀾實在是睡不著了,躍上屋頂,看到的是一個老婦人正抱著自己的孩子坐在大街上哭泣。

    可奇怪的是她懷里的那名男子穿著喜服,面色紅潤看起來不像是死了的樣子,若是有人說他睡著了倒有可能。

    夜瀾搖搖頭,便沒有去看了。

    一個縱身,來到窗前翻進去后發現沒有人在里面。

    從內室穿來了聲音,夜瀾心想:看來和尚是在內室,我去捉弄捉弄他。

    躡手躡腳的走到屏風后面,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來。

    看到的卻是一副美人出浴圖,那面冠如玉的樣貌,那骨節分明的手指。看了真叫人心癢癢,夜瀾默默地咽了下口水。

    “誰!”

    忘塵用內力將一旁的帕子扔向那個偷看的小賊。

    從夜瀾進來的那一刻,忘塵便知道了。只不過他本以為這小賊只是進來偷取東西,哪知道還這么冠冕堂皇的偷看他沐浴。

    夜瀾還沒有從忘塵的美貌中反應過來,臉上就已經被遮了一塊帕子。因為忘塵用的是內力,所以夜瀾還連退了好幾步。

    等夜瀾將帕子取下來的時候,忘塵已經穿戴整齊走出來了。

    發現偷看的人是夜瀾,忘塵的眉頭一皺。

    夜瀾看得出忘塵這是生氣了,立馬說道:

    “那個忘塵兄你放心,我什么都沒有看到。我只是來叫你起床而已,你放心我真的什么都沒有看到。”

    那誠懇的語氣,就差舉著手發誓了。

    忘塵理了理自己的著裝,然后冷冷的說道:

    “作甚?”

    夜瀾也習慣了忘塵這一冷言冷語,這一路上都是這樣。

    心里忍不住念道:“明明都是和尚,為什么老頭看起來比他慈祥多了。”

    對忘塵說:“忘塵兄,你剛剛有沒有聽到外面的哭聲?那老婦人懷里抱著的就是昨天成親的新郎官,可惜又死了。和前面死的那幾個一摸一樣,面色紅潤看起來就像是在睡覺一樣。看來應該是一人所為,只不過這兇手為什么專挑新郎官下手呢,那新娘呢?”

    說到這個,夜瀾的臉色變得沉重了許多。

    ——

    前幾天在皇宮里,夜瀾聽到大臣都在談論“紅衣女魔頭”這件事情。后來打聽才知道,最近在水鄉一帶出現了一個紅衣女魔頭。專在成親的當晚殺掉新郎官,第二天去房間里一看才發現新郎官在當天晚上就死了且面色紅潤,新娘也不知所蹤。

    夜瀾本就是一個閑不住的人,自從被接回了皇宮就一直閑的沒事做。

    現在好不容易有了機會又怎能放過。

    于是跑去纏著皇后拉著她的手說道:“母后,兒臣聽說在水鄉一帶發生了命案。”

    皇后正看著書,聽了夜瀾說的挑了挑眉,也不問她是從哪里打聽到的說道:“所以呢?別告訴母后你想去看看。”

    夜瀾點點頭,一臉懇求的看向皇后。

    皇后將手抽了回來,背過身去。來了一句:“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太危險了。你就老老實實的待在母后身旁,哪兒都不許去。”

    夜瀾一聽,又走到皇后面前。扯著袖子委屈巴巴地說道:“母后~不會有危險的,你就讓兒臣去嗎!”

    若是以前夜瀾露出這一副樣子,哪怕就是再困難的事皇后都會答應。但一旦關系到夜瀾的生命安全,絕不心軟。

    “不行,多說無益。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任憑夜瀾怎樣求,就是不肯松口半分。

    “參見皇上。”

    外面的宮女喊道。

    夜瀾一聽,是父皇來了。這下有辦法了,皇后一看夜瀾那激動的樣子,潑了瓢冷水說:

    “你別以為母后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靠你父皇來說服母后。別想了,你父皇在對于你安全這件事情上,可比母后管得嚴多了。”

    夜瀾一想,好像是啊。不管了,試試再說。

    一位身穿龍袍的男子不緊不慢地走了進來,那正是皇上。劍眉星目,周身劍氣宇軒昂英姿颯爽,品貌非凡。而且可以看出夜瀾和他長得有點像。

    走進來之前還是板著一張臉的,看起來十分霸氣,冷酷。不過等到一進來臉色稍微緩和了一點,變得柔和起來甚有一番白面書生的氣質。

    周圍的人也見怪不怪了,悄悄地退了出去。

    還沒待皇上坐下夜瀾就一下挽著他的手說道:

    “父皇兒臣想出去歷練歷練,不知你意下如何?”

    皇上點了點頭說:“可以。”

    “真的!父皇你真好。”

    皇后沒有想道這么快就同意了,厲聲呵斥道:“夜廖衍,你知道她要去做什么嗎你就答應。她要去歷練的地方是水鄉。”

    許久沒有聽到皇后這么大聲喊皇上全名了。

    皇上用眼神詢問夜瀾,“是不是你母后說的那樣。”

    夜瀾點了點頭,還沒等皇上開口解釋。皇后又說道:

    “如果我們同意了,要是再發生想當年那樣的事情怎么辦?你又不是沒有看見瀾兒當時的樣子,難道你就不擔心嗎!”

    最后皇上無奈的安慰道:“你別生氣,你聽我說。這一次去同行的還有玄空大師的大弟子忘塵,讓瀾兒和他一起去這你總該放心了吧。”

    聽到忘塵這個字,夜瀾想起了她在寒山寺里的那段時光。忘塵,好像上次見面已是三年前了。

    皇上好說歹說才勸皇后答應,不過皇后還是有條件。

    一,有什么事就發信號,母后給你安排的暗衛就會立馬出現。

    二,不準亂跑,路上一切都聽忘塵師傅的。

    夜瀾答應后,才同意她去。

    ——

    想起他們昨天剛來到這座小鎮的時候,那位老婆婆還邀請他們去做客。沒想到今天早上就白發人送黑發人了。

    忘塵也想了下,他們就在離這里的不遠處。再加上神耳通,一有動靜不可能不知道。兇手究竟是如何殺人的。

    這時傳來了“咕~咕~”的聲音,將忘塵從思緒里拉了出來。忘塵面無表情的看向夜瀾的肚子,夜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

    “看來應該用膳了,不如我們先用完膳再想也不遲。”

    忘塵點了點頭,夜瀾走進去說:“那我先洗漱一下,忘塵兄你先下去點菜。”

    忘塵走了下去,找了一個靠近窗邊的位子坐下。

    一位小二走過來,看著忘塵入了神。晾他在這家客棧里見過這么多人,也沒有見過長得像忘塵這般好看的。

    忘塵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他立馬驚醒,說:“大師想吃點什么?我們這里有各種各樣的齋菜,不知您想吃點什么?”

    “素面。”

    “那個請問您要一碗還是兩碗?”

    小二討好的說道

    “兩碗”

    小二記下之后,就離開了。不過一邊離開還一邊擦著額頭的冷汗。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