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40章 紅衣女鬼4
    聽了夜瀾解釋后,最后忘塵撇了夜瀾一眼。也不知道他信沒信夜瀾所說的,至于這個只有他自己知道。

    夜瀾看著這尸體呆呆的出神,回想起了往事,嘴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抹邪笑。

    忘塵在旁邊找線索,無意間瞄到了夜瀾站在那里走神。

    于是喊了一聲

    “忘憂。”

    “啊?”

    夜瀾回過神,下意識的回答道。臉上還有一點沒有反應過來的神情。

    “忘塵兄你剛剛說什么?”

    忘塵皺了下眉,沒有說什么。繼續找找看看有沒有其他可有的線索。

    夜瀾揉了揉眉心,瞬間又變成了那個玩世不恭的公主。

    忘塵瞧了瞧,其他的尸體說:“掀開。”

    “啊?我去。”

    夜瀾用扇子指了指自己說道。

    忘塵沒有說話,但那神色明顯就是讓夜瀾去掀。而且還理直氣壯的來了一句

    “你去。”

    夜瀾半開玩笑的來了一句

    “不是吧,忘塵兄。你是和我開玩笑的吧。”

    盯著忘塵那冷然的目光,干笑了兩聲說

    “哈哈那個,剛剛我就是開個玩笑。我這就去掀,您老在這里等著。”

    雖然妥協了,但夜瀾還是想刺激刺激他。

    “老?”,忘塵默念了一遍。雖然自己是比忘憂大一點,但也不至于用老來稱呼自己吧。

    就在忘塵在那里一邊糾結的時候,夜瀾已經“不負重任”的將那些白布掀開了。

    掀開后夜瀾打量了一番這些尸體的脖子,都發現了脖子上的勒痕。看來的確是同一個人干的,不過她這樣做是為什么呢?

    看了眾多的尸體后,都發現他們的相同之處都是脖子上的勒痕和面色紅潤。只是有一些死的太久了,差不多有十天半個月了。臉上的紅潤沒有其他的明艷,看起來有點可怕。

    最后走到李林的尸體旁邊,夜瀾走近后總感覺有點不對勁。至于是什么也說不清楚,就是感覺和其他尸體有點不一樣。

    “嗯。”

    忘塵認同的說。

    原來剛剛夜瀾把心里所想的說出來了。

    “忘塵兄你也覺得不對勁,那你看出是哪里不對勁了嗎?”

    平靜地說道,夜瀾也沒多少震驚。畢竟自己能看出來有點不對勁,更何況忘塵了。

    夜瀾站在忘塵用扇子不緊不慢的拍打著自己的肩膀,翩翩然的看著這一切。

    而忘塵也一直都是一副死人相,許久忘塵開口說道

    “臉不對。”

    “哪里不對?”

    夜瀾捉摸不定這句話,“臉不對?”可他不就是李林嗎,那臉就是他們看到的那張臉。

    不過就是他這臉好像有點太過紅潤了。

    想到這,夜瀾的心里有一點明白了。

    看了眼忘塵,挑了挑眉說:“還真是臉不對。”

    拿出帕子,走上去說了句“抱歉”就開始證實她的猜測了。

    拿著帕子在他的臉上,亂擦一通。用的力氣十足的大,想是要擦掉一層皮似得。

    不知道人看了還以為這人和夜瀾有什么仇,死了還要受這么慘的遭遇。

    擦完后夜瀾舉起帕子一看,上面沾了些紅色的染料。不過只有少許,低頭去看那張臉。

    果然擦完后那張臉變得和普通的死人一樣,面色發白。

    看了眼忘塵,點了點頭。如他們所想,李林臉上的紅潤是假的。

    這也說明了殺死李林的另有其人,而且有可能其他人臉上的紅潤也是假的。

    看向忘塵,果然是讓她再擦一下其他尸體的臉。

    夜瀾能擦這一下已經是很勉強了,但現在又讓她去擦。這不是在為難她嗎?

    夜瀾想著能不能不去,但忘塵用眼神告訴了她

    “不能。”

    夜瀾走到旁邊,一遍用力的擦著,一遍暗道:這和尚真的是一點都不友好,讓我一個女子干這些事。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好了。”

    忘塵出聲制止道

    無他,要是再不制止。恐怕那人的臉真到要被夜瀾擦掉一層皮下來。

    夜瀾拿著帕子走了過來,遞給忘塵。感覺渾身都不舒服,忘塵在旁邊說道

    “你認識?”

    夜瀾不懂忘塵說的認識是什么意思,心想:大哥能不能不要那么惜字如金,原諒我真的聽不懂你什么意思。

    看了看那句尸體,在看了眼夜瀾。意思很明顯了,就是說你們有仇不然為何要讓他在死了之后,還要退一層皮下來。

    夜瀾不知道該說什么好,難不成說我把那人當做你一樣來擦。

    “不知忘塵兄從哪里看出來我認識他?”

    夜瀾好笑的說道,反應過來后反將忘塵一軍。看看,忘塵這次能說幾個字。

    “沒。”

    哪知忘塵吐了一個字后,就沒說話了。夜瀾這如意算盤也就落了空,怎么讓他多說幾個字就這么難呢。

    手上拿著折扇轉來轉去,撇撇嘴說道:“怎么樣,是不是和李林一樣。”

    忘塵沒有回答,夜瀾不懂這有什么不可答得。難道惜字如金已經惜到了這個地步了嗎。

    “忘塵兄不是我說你……”

    只見忘塵把那帕子舉在她面前,讓她看清楚。

    “這怎么回事,怎么會沒有。難道是我沒用力,要不然我再擦一次。不可能啊,剛剛我可是把他當做了忘塵兄你來擦的。”

    夜瀾不相信的說道,結果一不小心的說出了口。

    說完后,忘塵冷然的看著她。神色也沒有變化,就只是因為剛剛夜瀾說的那句話而已。

    心想:為何把那人當做我,我們長得不相似。

    純白的忘塵并不知道這些,一個生長在純白的環境下,另一個生在大染缸的皇宮里。所以忘塵并不懂夜瀾什么意思。

    夜瀾連忙補救道:“沒有沒有,我就是想著忘塵兄你那顏神公憤的容貌所以才那么激動。”

    說完后,瞄了眼忘塵發現他并沒有生氣松了一口氣。

    “看來只有李林一個人是被其他人所殺得,倒是殺李林的那個人挺聰明的。還知道嫁禍給那紅衣女鬼,讓別人替自己頂罪。”

    夜瀾摸了摸下巴,淡然處之的說道。然后將那帕子扔了,拍了拍手。

    摸了下自己的肚子,提議說

    “忘塵兄我們都找了一個上午的線索了,不如先去填飽自己的肚子再來找也不遲。”

    忘塵看向夜瀾的肚子,漠冷地點了點頭。然后走了出去。

    回到客棧后,夜瀾洗漱后下樓坐在原來的窗邊叫來小二說

    “小二把你們客棧里的招牌菜上上來。”

    “好嘞。客觀您稍等”

    “哦,再來一壺酒。”

    小二剛要走的時候,就看見忘塵走了過來。想起今天早上忘塵那冷冷的視線,腿就忍不住的發軟。

    “客,客官想吃點什么。”

    聲音顫抖的說,看得出對忘塵很是害怕。

    “兩碗素的。”

    既是對小二說的,也是對夜瀾說的。

    夜瀾剛想反唇說道,就看到忘塵那冷漠的視線瞟向了自己。

    自覺的把要說的話咽回了肚子,說

    “小二剛剛那些撤了把,不過就還是要上的。”

    若是之前小二肯定會輕視一番,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