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42章 紅衣女鬼6
    那位男子看了之后,著實有點詫異。不過很快就穩定了,說:“也是,面對這樣一位美男任誰也不會覺得別的男子好看了。”

    夜瀾沒有說話,打趣地看了眼忘塵。而忘塵并沒有理會夜瀾,坐在那里閉上眼誦經。

    “對了,還不知道這位小姐芳名,可否告知在下呢?”

    夜瀾看向他,說道:“那在問別人之前,這位公子能否先自報家門呢?”

    夜瀾以同樣的問題回絕了他,如果他知趣的話就不會再問了。

    偏偏那名男子好像沒有聽出夜瀾回絕的意思,還真自報家門了

    “吾名喚薛域”

    夜瀾一聽心想:他的父母為何會給他取這樣的名,域可是最忌諱的字。無論再怎么樣父母都不會給自己兒女取這樣的字。

    打量的看了下他,然后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

    薛域而像是沒有看到夜瀾那意味深長的眼神,倒是笑著說:“現在小姐可以告知了吧。”

    夜瀾到也沒什么介意的,于是就告訴他:“吾名喚……”

    “她叫忘憂”

    忘塵出聲打斷夜瀾說話,聲音依舊冷冷的,還帶有一點寒氣。

    薛域看向夜瀾詢問他說的對嗎,夜瀾也不知忘塵為何為何會說她的名字是忘憂。

    但她相信忘塵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于是夜瀾點點頭說:“嗯,吾名喚忘憂。”

    “忘憂。”

    薛域喃喃地念了一遍,笑了一下。

    夜瀾不懂他為什么笑,也不想懂。

    “不知你們來這里做什么?”

    薛域搖著扇子,靠在后面的椅子問道。然后又說道:

    “水鄉這幾年可是人心惶惶,而且最近還接連不斷的死人。可別告訴我你們是來這里欣賞美景的,這我可不信。”

    夜瀾聳了聳肩無辜地說道:“正巧,我們就是路過此地順便看看這里的美景而已。所以不管你信與不信,就是這樣。”

    “呵呵呵”

    薛域笑出聲來,喝了自己給自己到了一杯茶喝。喝完后丟下了一句“那祝你們好運。”就上樓休息了。在樓梯的轉彎處,對夜瀾做了一個口型

    “我們都是一類人。”

    最后意味深長的笑了一下便走出了夜瀾的視線,而夜瀾也因為這一句,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樣子。眼里的墨色悄然無息的翻涌著,喃喃道:

    “同類人,呵。”

    嘴角勾出一抹邪笑,但語氣卻足夠陰鷙。因為是低著頭,所以沒有人注意到夜瀾這幅可怕的樣子。

    再抬起頭來,夜瀾收起了那副樣子。右手拿著扇子,在左手心漫不經心地敲著。

    忘塵睜開眼后,起身對夜瀾說道:“走吧。”

    夜瀾點了點頭,留下了銀子就走了。

    他們剛走出去,夜瀾就感覺又有人在看自己。抬起頭便看見薛域坐在窗邊,挑著眉對她舉了舉酒杯。

    夜瀾也回應一個笑容轉身離去,不在看樓上。

    薛域坐在窗邊看著夜瀾遠去的身影,臉上的笑意早已收斂起來。把玩著手上的酒杯,掩藏在眼底的陰鷙也漸漸顯露出來。

    再次來到義莊,便看到有一個女子從里面出來。走近的時候才發現是阿蓮姑娘,眼睛還是紅的。

    “阿蓮姑娘。”

    夜瀾的臉上擒著玩世不恭的笑意,忘塵也只是微微頷首施禮。

    “你們好。”

    阿蓮停下來看著他們,問道:“你們這是去義莊?”

    “嗯,那就不打擾阿蓮姑娘。”

    夜瀾點頭說道。

    走近義莊后,夜瀾看到李林旁邊多了幾個貢品。想道剛剛來的阿蓮姑娘,就知道了。

    看了半天兩人忘愁莫展,夜瀾坐在一旁的草甸上。一束光線從窗戶照了進來,整個義莊的陰冷瞬間被消散許多。

    這時夜瀾注意到李林脖子那里的勒痕有點不對勁,湊過去仔細一看。果然有點不對勁,用手觸碰了下,然后拿出帕子將他脖子那里擦試了一遍。碰巧摸到了他的頭,才發現他的頭上有東西

    忘塵坐在那里,看著夜瀾對那具尸體上下其手。

    夜瀾擦完后才知道,轉過頭看向忘塵說:“忘塵兄你看。”

    走過去一看才知道,李林脖子上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勒痕,而是用針縫起來的,也就是說有人將李林的砍下來然后又縫了上去,而他的頭上被插了一根桃木。聽說一個人如果死了之后腦袋如果被釘一根桃木,那么將永生永世不得善終。

    想到這里夜瀾搖搖頭,這什么仇什么怨啊。

    “看來殺死李林的人真的對他痛恨到了極點。”

    忘塵摸了摸,說道:“不對。”

    夜瀾看了他說:“什么不對?”

    “桃木”

    忘塵提醒說道。

    “桃木,桃木。”

    夜瀾默默地念道,驚起頭來看著忘塵說道: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有兩個人殺了李林。一個人先把李林殺了之后再把這根桃木釘在他的頭里,之后另一個人以為李林沒有死所以又將李林的頭砍了下來,然后又縫起來了。”

    忘塵點了點頭,夜瀾深吸了一口氣。感覺現在事情好像有點麻煩了,而且復雜的不止一點。不過還好有點線索了,現在只要找到縫的這個人就行了。

    夜瀾摸了每具尸體的頭部,摸之前都要說一句“冒犯了。”

    果然每個人的腦袋都被釘了一根桃木,看來先開始殺掉李林的和之前被殺死的那些人的兇手是同一個人。

    兩人坐在那里理了理線索:桃木,縫線,琵琶聲。

    夜瀾心想:就這點線索怎么破案呢?

    “女的。”

    忘塵突然說道,聲音依舊是冷的,低著頭擦著手。

    “女的?”夜瀾看著忘塵說道。

    “第二個,是女的。”忘塵依舊用帕子擦著手,頭也不抬的回答說。

    “女的,是啊。既然會縫線那么這人應該是個女的,可哪個女的和李林的仇這么大?”

    夜瀾左腿撐著,左手倚在上面撐著腦袋,另一只腿伸長。右手玩著折扇,恍然大悟的說道。

    兩人對視了一眼,都不約而同的想到一個人。

    ——阿蓮姑娘。

    她的姻緣,她的孩子和她做母親的資格都被李林一手給毀了。

    想著想著,夜瀾感到自己的肚子有點餓了。早上只吃了幾根青菜,中午又只喝了一壇酒。

    這時夜瀾的面前出現了一只白哲的手,手里還握著一個蘋果。

    夜瀾看向這只手的主人,說:“忘塵兄你……”

    只見忘塵一手將蘋果喂到夜瀾的嘴巴旁,夜瀾還沒有反應過來。

    忘塵命令道:“張嘴。”

    夜瀾下意識的聽忘塵的話,把嘴張開。

    然后忘塵讓夜瀾把蘋果咬住,說:“吃。”

    夜瀾不知道他是從哪里拿來的,拿著蘋果也不矯情的咬了一大口。

    模糊的說道:“謝謝,忘塵兄。”

    忘塵見她這樣,也就沒有說話。那是他在客棧的時候看見她只喝了一壇酒,怕她餓所以才帶了一顆蘋果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