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46章 紅衣女鬼10
    又表演完一曲后,上來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和一名嬌小的女子。

    男子左手持一把長槍,女子同樣也是手捻一根繡花針。

    接著兩人對打了起來,周圍的人都拍手叫好。

    夜瀾看著那兩人,望著下面正在表演的人兒對忘塵說道:“忘塵兄你看,這兩個人像不像阿蓮姑娘和那名男子。”

    “嗯。”

    那疏冷的聲音從忘塵絕美的唇型里傳出來。

    “不過這名女子是左手捻繡花針,而我記得阿蓮姑娘是右撇子。”

    夜瀾盯著那名女子的左手說道。

    這時兩人表演完了,下面的人起哄說:“哎阿蓮再表演一個啊。”

    “就是,再表演一個。就表演你的拿手絕活。”

    夜瀾的臉上現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那名女子真的是阿蓮姑娘。不過她為何用的是左手,難不成昨天她是故意讓我們以為她是左撇子。可她為何要這樣做呢。

    阿蓮也不好推辭,和那名男子站在臺上開始表演。

    只見阿蓮嘴巴沒動,但聲音卻從她那里傳出。而男子也是如此,周圍的人看了都往臺上扔銅板。

    表演完后,夜瀾叫來小二詢問道:“小二,這兩位是誰啊。為何他們的嘴巴沒動,卻有聲音傳出來。”

    夜瀾裝作不懂,但又很是好奇的樣子。扇子指著離開的兩人問道。手里還拿著酒杯,活像一位紈绔子弟。

    小二沒有說話,夜瀾一下就懂了。從袖子里拿出一錠銀子,小二這才開口說道。

    “客官這就不知道了吧,這兩人是我們這里有名的表演者。他們所表演的名叫腹語,是我們這里的活招牌。男的名叫劉偉,女的叫阿蓮。這兩人都是師從馬大師,不過前幾年馬大師因為身體不適所以就教給他們倆了,這阿蓮呢是最近幾年才練的。這腹語呢,顧名思義就是從肚子里說出來的話。這沒個三兩年的功夫可是做不到的,而且要練這個要下很大的功夫。首先要把力氣練好,這樣才能用肚子發聲。而且這個女子是練不得的。”

    “為何?”

    “因為練了這個之后,女子便沒法生育了。”

    夜瀾若有其事的點點頭,又給了一錠銀子讓他下去。

    夜瀾對忘塵說道:“看來應該就是劉偉了。”

    忘塵也不知在聽沒有,對夜瀾說:“今晚我們去阿蓮家。”

    夜瀾搖著扇子,打趣地盯著忘塵。調侃地說道:“喲,忘塵兄這是佛心初動了。看上人家阿蓮姑娘了,放心看在我們認識了這么久我一定會幫你的。”

    夜瀾說完還雍扇子拍了拍胸脯,還真像一個為兄弟兩肋插刀的好友。

    當然如果忽略眼里看好戲的神色,還真的像。

    忘塵額頭的青筋冒了冒,咬牙切齒地說道:“我有事。”

    “知道知道,放心我會幫你把風的。”

    夜瀾鄭重的點點頭說道。

    忘塵聽了后,額頭的青筋又跳了下。冷眼看了下夜瀾,夜瀾知道見好就收這個道理,這位要是真的發脾氣了自己可就真的是自討苦吃。

    “不是去找她。”

    忘塵再次強調說道

    “那你去干嘛,夜探人家閨房。”

    夜瀾心直口快的說了出來,眼里帶著對忘塵的鄙夷。

    忘塵認為自己的忍耐一向很好,這么到了她這里就成這樣了。周圍的冷氣,不要命的往外擴散。

    在忘塵還沒有開口,夜瀾補救地說道:“沒有沒有,說錯了。您說,您老說吧。”

    忘塵冷著一張臉,冷言冷語地說道:“我去證實一件事情。”

    夜瀾這次沒敢亂說了,因為在她還沒開口說話,那冷嗖嗖的眼神就朝自己瞟過來。

    而隔壁的包廂里,薛域坐在位子上。勾著唇說道:“看來猜出來了啊。日子也該提前了,該等不及了。”

    夜晚來臨了,正所謂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可別以為他們這是去殺人,他們就是去找點線索而已。

    兩人運起輕功,悄無聲息的的落到房頂上。

    夜瀾早已換回了女裝,還是之前的衣服。上面繡了朵冥花,在夜晚看起來更加的真實。忘塵還是那身白衣,入謫仙般的容顏,讓他在夜晚看起來更加不似凡中人。

    只不過現在這位如謫仙般的人正站在人家的屋頂上打算干一些偷偷摸摸的事。

    夜瀾看了下忘塵的衣服嘴角微微的抽了下,小聲地說:“忘塵兄,這大晚上的你不覺得你穿一身白衣,有點不合適嗎?”

    心里吐槽道:你穿一身白衣,在這烏漆墨黑的夜晚里不就相當于靶子嗎。

    “你不也是。”

    忘塵反唇說回去。

    “這……”

    夜瀾實在是找不出什么理由來回答這個,只能憋著來一句:“小心點。”

    兩人來到后院,夜瀾明顯有點做賊心虛。反觀忘塵,光明正大的在那里走來走去。

    夜瀾小聲詢問道:“忘塵兄你在找什么?”

    “證據。”

    忘塵一本正經的回答道,說完繼續找了起來。

    夜瀾也沒多問,看向一個角落,角落里放著放著一把斧子。

    夜瀾走過去,靠近的時候聞到了一股濃稠的血跡味。

    拿出來后,在月色下。那上面布滿了血跡。夜瀾心想:看來這就是忘塵兄要找的證據吧,這人也是傻。像這樣的證據怎么能放在這里呢,至少也應該把它毀尸滅跡才對。

    “忘塵兄。”

    忘塵轉過去,就看到夜瀾腳底下放著一把沾滿了血的斧子。

    夜瀾掂了掂說:“這斧子的分量可不小,只有一個成年男子才能提的動,看來就是劉偉了。”

    “嗯。”

    剛要將斧子放回原處的時候,聽到了腳步聲。

    藏在屋頂上,一看才發現是阿蓮。

    夜瀾心想:這大晚上的,她來后院做什么?

    只見阿蓮走到斧子的放置處,看了眼斧子還在,松了一口氣。

    和忘塵交流了下眼神,便離開了。

    回去之后,夜瀾大大咧咧的坐到凳子上說:“看來事情已經很明顯了。現在就修書一封給當地的衙門,讓他們來處理這件事。”

    想了下,把筆遞給忘塵煩悶地說道:“那個忘塵兄還是你來吧,我不想寫。”

    這理由找的是理直氣壯,忘塵看著夜瀾那煩悶的樣子,額前兩根呆毛豎起來。

    沒有說什么,只是換了一只筆寫到。

    夜瀾看了,“哼”了一聲。坐在旁邊吃起了點心,看著忘塵寫。

    不得不說忘塵寫的字很好看,和他的人一樣冷冷的,連寫字的動作也是那么賞心悅目。

    等忘塵寫完后,夜瀾將這個送到衙門口然后就回來了。只等第二天有人將它送到地方官的手里。

    回來后,忘塵閉著眼坐在那里,就像一座雕塑。

    夜瀾本想悄悄地走過去,還沒走到幾步。忘塵就把眼睛睜開了,站起來疏冷地說道:“不晚了。”

    然后走進內室了,夜瀾知道他這是在趕人了。也沒強留拿,起桌子上一塊點心走回去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