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53章 行動了
    忘塵聽了這話后,瞥了她一眼。而被說的那人,已經忍無可忍了。

    那人怒斥道:“你閉嘴!!”

    聲音沙啞的不成樣子,看樣子應該是長期沒有說話的緣故所以聲音才成這樣子的。

    而且像他們這樣的基本用不著說話甚至不能說話,夜瀾也知道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沒有多大的震驚。

    倒是挺驚訝的是,他直接被自己氣的都敢這么和自己說話了。

    夜瀾頓時來了興趣,背靠著樹坐了下來。

    那人看到夜瀾這樣子,心想:這是打算和自己徹夜長談的架勢嗎?想到這兒他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下。

    而夜瀾正有此意,出宮這么久身邊一直沒有可以說話的人。

    如果有人說:“你旁邊不是人嘛。”夜瀾一定會告訴他“旁邊這位哪是他們這些凡人能高攀的呢,再說了你要是能頂住他的眼神就不錯了,還說話。”

    夜瀾坐在那里,興致勃勃地說道:“你不覺得你說話這態度有問題嗎,你現在可是階下囚,注意你說話的態度。”

    那人道:“可也不帶你這樣侮辱人的。”

    夜瀾笑著道:“我怎么欺負人了,而且是你技不如人怎么能怪我呢,你這樣可是不厚道的。”

    那人聽了,頓時想吐一口血。我什么都沒說,怎么就變成了我不厚道了。

    忘塵看著那人,又看了眼興致勃勃的夜瀾。頓時覺得夜瀾說的挺對的,與其讓他在這里受夜瀾的“語言摧殘”還不如早點了斷了他的痛苦。

    忘塵沒理這兩個無聊的人,坐在一旁打坐去了。

    夜瀾看了后,來了句:“忘塵兄你要不要也來啊。”

    忘塵眼皮都沒有抬一下的說道:“無聊。”

    那人看向忘塵,眼里有深深的忌憚和后悔。就是這個如謫仙般的和尚,打的他們毫無還手之力。

    夜瀾看過去后,看到這抹神色后。打趣道:“我真佩服你們這些敢來和他過招和人,就憑他那冷若冰霜的臉,就應該覺得他是一個不好惹的人。“”你們干這活的是不是都沒有門檻,不然怎么連最基本的觀察都不會呢。”

    那人因為許久都沒有說話了,現在又被夜瀾這么一激。那話匣子一下子就打開了

    “你以為我想選他,要不是看你周圍的人太多了,又不忍心欺負你一介女流之輩。我瞎了我才選他,還有誰能想到你一個女的這么暴力。”

    先開始夜瀾聽著是帶有笑意的,可聽到后面什么玩意兒。“暴力。”指的是我嗎?

    夜瀾挑著眉聽著這人一個勁得在那里訴苦,忘塵睜開眼看了眼這兩人,頓時覺得這人好煩。

    漸漸的兩人的交流,變成了一個人的獨白。夜瀾就靜靜地坐在那里聽著這人在那里說,心想:這人也太能說了,看來他們規定不讓說話是對的。

    實在是聽的有點不耐煩了,拍了他一下。

    那人道:“干嘛?”

    夜瀾問道:“兄弟說了這么久,你不渴嗎?我這有點水。”

    那人搖頭繼續說道:“我跟你說,……”

    接著又是一陣巴拉巴拉的聲音,夜瀾覺得還不如繼續讓他躺著。都怪她當初手賤嘴賤,沒事嘲諷人家干什么。這下好了自己都受不了了,這不就是自作自受嗎。再給她一次機會的話,她一定會離這人遠遠的。這也太能說了,都說了這么久了,口都不渴一下。

    現在夜瀾終于懂得每次自己在忘塵嘰嘰喳喳的,忘塵就是這種感受吧。夜瀾再一次感慨忘塵的忍耐力真強,要是換作是她的話早就一巴掌扇過去了。

    后來夜瀾實在是有點困了,正準備閉上眼瞇一會兒睡醒了再來和他比。

    就聽見那人不滿地說道:“你這人怎么這樣呢,不知道別人說話的時候要認真聽的嗎“

    夜瀾相繼又睜開眼睛聽他說了一會兒,到最后實在是忍不了了。大吼道:“你夠了,現在我要睡覺了。麻煩你把嘴閉上好嗎?太吵了,真不知道你們組織里是怎么選上你的。現在這行都這么墮落了嗎?“

    那人直接被夜瀾吼懵了,夜瀾小聲念道:“乖乖閉上嘴不就行了,非要我吼。“

    夜瀾臥在枝干上后,不一會兒就睡著了。那人看了之后本來還想說的,可他旁邊一個同伙可憐兮兮地說道:“哥,大哥求你別說了行嗎。我本來昏迷得好好的,就是因為你一直在那里喋喋不休吵得我快要裂開了,你知道這中感受嗎?“

    忘塵睜開眼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他們立馬把嘴閉上。同時心里都在想:那眼神太冷了,不是說是一個德高望重的和尚嗎。怎么會有那么冷的眼神,不是都說和尚都是以慈悲為懷的嗎。是誰說的,這個就不是。

    天亮了,太陽升起來了。早晨的陽光驅走了一切的黑暗,照亮了大地,也照到了他們的臉上。

    破天荒得,夜瀾起了一個大早。跳下來之后,找了條小溪洗漱去了。

    等夜瀾回來后就看見夜皖提著昨晚的那個話癆一頓質問

    ”你們把我妹妹弄到哪里去了,快說。“

    可憐了那黑衣人雙手都被卸了,沒有一點反抗力。夜皖一覺醒來就看見身旁躺了好幾個黑衣人,原本模糊的意識一下子變得格外清醒。感覺自己的耳朵里好像塞著一坨棉花,下意識地看向夜瀾昨晚睡覺的地方。沒有人,人不見了。

    于是夜皖以為夜瀾被這群人給捉了,而自己耳朵里得棉花也是他們給自己塞的。一想到這個結果夜皖就痛胸捶背,怪自己沒有保護好夜瀾。于是就提著一個還活著的問道

    接下來也就是夜瀾所看到的那樣,夜瀾覺得自己好像有必要去救一下那個話癆。

    夜瀾大喊道:“皇兄“

    夜皖轉過頭看見夜瀾平安無事,立馬松了一口氣。將那話癆扔在地上,對夜瀾道:“沒事就好,過來吧。“

    夜皖對忘塵嚴肅地說道:“多謝忘塵大師,不然昨晚瀾兒可就危險了。”

    忘塵看向夜瀾,想起昨天晚上。那大開殺戒的樣子,最后還逼著黑衣人和她說話。反正他倒是看不出夜瀾有什么危險。倒是那群黑衣人昨晚經歷了什么,又遇到了什么危險,恐怕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不用”忘塵依舊是那副疏冷的語氣。夜皖也覺得沒什么。

    只不過看向那群黑衣人的面貌就有點不善了,過了一會兒那片林子里傳來一陣暴打聲。夜瀾好奇地望著那一片林子,剛剛夜皖拖著剩下還活著的五個進了林子,不一會兒就傳來暴打聲。不用想,也知道夜皖是在干什么。

    后來夜皖出來后,說道:”他們說,有一個人雇他們來劫走夜瀾。但奇怪的是他們說那個雇主的要求是必須毫發無損,也不能傷害她身邊的人。所以說他們的目的就是妹妹你“

    這讓夜皖想起了以前母后對他說,以后會有很多人來追殺妹妹。所以他才這么拼命的練武功,也就是說母后說的那些人開始行動了,這個意識讓夜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