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65章 自作多情
    忘塵冷冽地道:“無聊。”周圍矜貴高冷的氣質讓人望而卻步。

    夜瀾并不打算放過這次能夠好好調戲忘塵的機會,道:“難道不是嗎?忘塵兄你剛剛可是一直都盯著人家呢,看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但好在忘塵已經預料到夜瀾想要說什么了,冷哼道:“自作多情。”

    夜瀾沒想到忘塵竟然會說除了“無聊”“胡說八道”這兩個詞之外的詞語,這很是驚奇啊。

    說得好聽是自作多情,說得不好聽就是你想太多了。

    說完后,忘塵上了馬車。掀開簾子,坐了進去。夜皖看了道:“時候不早了,我們快出發吧。”

    “等等。”夜瀾拉住夜皖道

    夜皖不解地看著夜瀾,道:“怎么了?”

    夜瀾解釋道:“皇兄不如我們去往生閣吧,那個地方是情報最多的地方。這世上所發生的事他們都有記錄,我想紅衣女鬼的事他們那里應該也有所記錄。不妨我們去那里打探打探,在決定去哪里也不遲。”

    夜皖聽了后,點頭道:“可以,就聽你的。去往生閣,不過你知道在哪里嗎?”

    夜瀾從衣袖里拿出一份地圖,給夜皖道:“往生閣在鄴都,這是母后給我的前去往生閣的地圖,照著這上面走,就行了,而且我們現在走的這條路是對的。”

    “好,那就走吧。”夜皖駕起馬車,根據地圖朝往生閣去了。一路上怕又出什么幺蛾子,于是加快了馬車的速度。

    而在星月閣里,為首的那人單膝跪地。道:“閣主,對不起。我們失敗了,那人給我們的信息根本不對。她說那公主不會什么武功,可實際上那公主的武功深不可測。而且,而且她還讓我帶一句話給雇主。”

    閣主坐在后面的屏風,對坐在對面的人道:“聽到了吧,不是我們的人辦事不利,而是你給的信息不對。”

    那人帶著斗篷和面紗,尖叫道:“那你說怎么辦,總不可能我那一千二百兩銀子不可能白花啊。再說了她的武功根本沒有你們說的那么好,她只是去寒山寺靜養了四年而已。是不是你們辦事不利,所以才找了這么個理由,來掩蓋你們的失敗。什么星月閣,還第二。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到,你們是干什么吃的!我不管你們辦不到我的事,就把銀子還我。”

    是一個女聲,若是夜瀾一聽便會知道是誰。因為這聲音對于她來說,太記憶深刻了。

    那名閣主聽了后,周圍的氣息冷了下來。冷厲道:“本閣主說了,是你給的信息有錯,怪不得我們。還有本閣有規定,概不退錢。所以還請回吧,不送。”

    說完抽身甩袖離開,那人站起來想挽和一下剛剛沖突的態度。道: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可人已經走了,聽不到她說什么。

    那人站起來,面無表情地看著她道:“她讓我轉告你,讓你洗干凈了脖子等著她。當年的事她都記得你們有的是時間來清算。等她把這些事都弄清楚了,就回來找你算賬。現在還請你出去,至于銀子閣主已經說了概不退還。你自己好自為之。”

    說完后,冷冷的瞥了眼離開了。

    只留下那人心里咯噔一下,重重地坐在椅子上,喃喃道:“她怎么還會記得呢,她不是失去那段記憶了嗎。她怎么知道呢?難不成她恢復當年那段記憶了,那可怎么辦?”

    撐著扶手,勉強站了起來。她的手和腿卻在抖動,念道:“不行,要是等她回來了,那我肯定沒有回旋的余地,那么只能將錯就錯,先下手為強了。”

    看著面前周身如冰霜籠罩的忘塵,夜瀾實在是不想說什么了。好好的一個少年,干嘛整天板著一張臉干什么,白瞎了那么好的一張皮囊。

    還沒等她湊過去,忘塵就睜開眼睛冷嗖嗖地盯著她。

    夜瀾舉起手來,道:“忘塵兄你看著我干什么,我可什么都沒有做。”

    只見忘塵看了眼他們之間的距離,道:“退回去。”

    “我不,我本來就是坐這的。”夜瀾厚著臉皮道。

    忘塵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垂下眼簾,睫毛在如玉的臉頰上投下一片陰影。

    夜瀾忙道:“哎別,忘塵兄你這樣多無趣啊。我們聊聊吧,不然一路上多無聊啊。”

    夜瀾也是瞎說的,就是想逗逗他。誰知忘塵和往常不一樣,抬起眼眸,那雙淡色的眸子就這么望著她。道:“聊什么?”

    周身不怒而威的氣場,讓夜瀾一時之間想不到什么可聊的。笑道:“那我們來談談佛吧,不知忘塵兄你意下如何?”

    忘塵道:“可以。”

    夜瀾率先開口道:“都說佛是仁慈胸襟寬廣的,那他為什么不原諒那些對他不敬的人呢?”

    忘塵道:“人非圣賢孰能無過,更何況是佛,也不可能做到面面具備。”

    “也是”,夜瀾點了下頭。繼續道:“佛的職責不是普度眾生嗎,他們都說苦海無涯回頭是岸。那他們已經入了苦海,叫他們怎么回頭呢。不給他們改過自新的機會,他們又怎么能改過自新。”

    說完后夜瀾笑著看向忘塵,不過在她的眼底掩蓋著一絲鄙夷。忘塵面不改色道:“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這個機會的。”

    “嗯,不是所有人都值得被原諒的。”夜瀾摸著手上的玉笛說道。

    “佛說因果皆有報應,無論是怎樣的果那么他們是不是都應該接受呢,哪怕這個果會要了他們的命。”夜瀾說完后,死死地盯著忘塵,眉間染上一些戾氣。不過在忘塵看過來的時候,早已收斂起來了。

    “當然。”忘塵淡聲道。

    話語間沒有一點猶豫,就像是在回答一個無關緊要的事。夜瀾“嘖嘖”了兩聲,道:“忘塵兄我一直弄不明白。你明明沒有和尚那樣的仁慈和寬容,為什么你還要當一個和尚呢。還要受那么多規矩的約束,多麻煩啊。”

    在水鄉的時候,忘塵看向那些苦慘的人的眼里沒有半點出家人的慈悲,只有漠不關心的冷然,就連臉上也都不為所動。不知道這樣的人是怎么成為一個和尚的?

    “因為職責。”忘塵冷然道,在他看來他做和尚只是因為職責。而他的職責就是玄空大師所說的——上忘塵世,下渡眾生。

    “哦,因為職責。”夜瀾眼里沒有半點漣漪,反正這職責和她沒有半點關聯。

    嘴里默念著:“上忘塵世,下渡眾生。上忘塵世,下渡眾生……”嗤笑道:“渡眾生,先把那些罪大惡極的人給渡了再說吧。他們留在這世上也是一種禍害,危害他人的禍害。”

    夜瀾低著頭,把玩著手上的玉笛。眼里有著深深的痛意和陰鷙,手上也不自主的蜷縮成了一個拳頭。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