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73章 我爹知道嗎
    站在一旁的張錦生自然沒有錯過徐振生的震驚和眼里的害怕,甚至還有點畏懼。

    張錦生看向徐老剛剛視線的方向,發現是夜瀾。他不明白一個小小的女子,有什么值得他害怕的。

    一個敢違背家主遺訓公然轉為經商,一個掌管徐家多年的主心骨。有多少人忌憚和巴結,竟然害怕一個未出閣的女子。

    既然人家老爺子都發話了,他們也不可能就站在這里了,于是就不客氣的進去了。

    進去之后,徐老爺坐在高堂上。作為客人夜瀾他們坐在左手邊,之后得了徐老的命令奉茶。

    他們常識性地喝了一口,然后默契的放下茶杯。

    徐老坐在上面,打量著夜瀾的容貌。看到最后,端茶的手都抖了下。

    鎮定地放下茶杯,臉上掛著和藹可親的笑容道:“多謝忘憂小友,救了我的寶貝女兒。”

    夜瀾風流倜儻的打開了扇子,道:“徐老既然稱我為小友,那么我們就是忘年之交了。”

    徐振生道:“若是小友不嫌棄的話。”

    “不嫌棄,自然是不嫌棄的。”夜瀾笑道。

    “那既如此,我便稱你為……”

    話音未落,夜皖就從后面給了夜瀾一掌。小聲道:“夜瀾你夠了,安分點。”

    然后夜皖對徐振生道:“不知徐老讓我們前來所為何事?”

    語氣有點生硬,和之前說話的語氣完全不一樣。果然在皇宮里生活的都有幾項絕活,這其中之一就是剛剛夜皖所展現的。

    對自己的人要如春風潤無聲,對待他人要如秋風掃落葉,對待值得尊敬的人還是要尊敬的。

    “沒什么就是冉兒所說的那樣,想看看救了冉兒的是何方神圣。”徐老語氣溫和道。

    “沒什么舉手之勞而已,要是徐老一定要感謝要拿點實際的話,忘憂也是不介意的。”夜瀾笑嘻嘻道。

    夜皖簡直不想說什么了,是皇宮里父皇母后賞賜給她的價值連城的東西太少了嗎?怎么變得這么財迷。

    徐老高興的對一旁的管家道:“王管家,你去庫房里拿一百兩銀子過來。”

    王管家:“是老爺。”

    “夜瀾你夠了。”夜皖咬著牙道,盡管心里恨不得把她抓起來打一頓,但臉上還是要展現的有得體的微笑。

    “兄長,好不容易有了次得錢的機會怎么能放了。兄長你不會以為家里的錢是大風刮來的吧,能省著點就省著點,能把別人的錢變作自己的就要盡最大的努力。”夜瀾拍了拍夜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教育道。

    等王管家把銀子拿上來后,徐振生看了眼夜瀾,王管家端著盤子走到夜瀾面前。

    掀開道:“忘憂姑娘,這是一百兩銀子。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沒事,放著吧。那這樣就謝謝徐老了,忘憂不客氣了。”夜瀾把盤子放到右手邊后,用扇子擋著臉道:“兄長,你以后可是要擔起家里的重擔的。不可亂花錢財,要學會像我一樣,不然你以后娶老婆本的錢都沒有了。”

    夜皖整個人都散發著怒意。心想:好氣哦,但還是要保持微笑。呵呵像你一樣,我怕是信了你的邪嘍。怕是這樣的話,本太子會成為史書上第一個摳門而被載入歷史的皇上。

    徐老看向一旁安靜的忘塵道:“不知這位大師的上下如何稱呼?”

    忘塵淡色的鳳眸抬起,疏冷道:“上下忘塵。”

    徐老站起來尊不可思議地看著忘塵道:“是寒山寺的忘塵大師嗎?”

    “嗯”忘塵冷漠的臉沒有一絲松動。

    “不知是忘塵大師,還請大師見諒。”徐老慚愧道。

    然后責怪地看了眼徐冉道:“冉兒,大師前來你怎么沒告訴為父呢?”

    徐冉不知所措地盯著忘塵,她也沒有想到這個外表冷漠的和尚是忘塵大師。

    “徐老這不怪徐小姐,她并不知道。所謂不知者無罪,還是不要怪她了。”夜瀾替徐冉解釋道。

    徐老坐在椅子上,不動聲色的打聽道:“不知道小友家住何處,來這里有何貴干?”

    又來一個打聽消息的,難道這張錦生沒有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當了那么久徐府的當家人,又作為他寶貝女兒的救命恩人,他的手上不可能沒有我們的消息。所以他這是在明知故問還是另有所圖?

    夜瀾心里想著。

    夜瀾擒著恰到好處的笑容,道:“我們家在水鄉,來此是為了見識見識鄴都的美景,路上遇到了忘塵兄所以結伴而行。”

    既回答了徐老的問題,又解釋了忘塵為何會與他們一路。

    顯然徐老對這個回答有點不相信,看向張錦生,張錦生暗中點頭表示夜瀾說的是真的。

    徐老不相信,道:“那小友的母親名喚什么呢?”

    “徐老你為何問我母親的名字,莫不是覺得我這張臉好看,借此看上了我的母親。”夜瀾眼角上挑,自成一派風流,嘴里說出來的話也是不著調的。

    徐老沒想到夜瀾竟說出這樣的話,眼角狂跳道:“咳咳咳,小友誤會了。因為第一次見小友的時候,就覺得像見到了一位故友,但又想不起來,所以才問道,絕對沒有小友你說的那種心思。”

    可憐他一個四五十歲的老頭要在這里收一個小丫頭片子調戲,夜皖不禁向徐老投去一個你自求多福的眼神。要不是徐老問了這些,瀾兒又怎會這樣戲弄與他呢。

    夜瀾給了他一個我懂的眼神,道:“哦,其實徐老你不說我也知道。畢竟愛美之心人人都有,不過只是徐老你這樣做是不是有點不厚道,而且問過我家父嗎?”

    徐老完全被氣到了,有點著急,道:“不是,小友你誤會了。”

    “嗯,我知道。你放心,剛剛你都說我們是忘年之交了,一定不會把這件事告訴家父的。”夜瀾會心一笑,道。嘴角的戲謔是怎么藏也藏不住,最后夜瀾只好故作口渴喝一杯茶,來掩蓋自己嘴角戲謔。

    你知道個籃子!

    放心你奶奶個羅圈腿!

    徐老的臉都被氣的紅了,還差點都被氣的爆粗口,嘴角一直狂抽。徐冉坐在一旁瞟到徐老臉上的紅暈,還以為真如夜瀾所說的。

    站起來忙道:“爹,你可不能這樣。你可是答應過母親的,此生永不在續弦。”

    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眶里似乎還有眼淚在轉。

    徐老聽了徐冉的話后,整個人處在暴走邊緣。臉上的笑容差點維持不住,想生氣但又不得不壓制自己的怒火。于是臉上出現了十分怪異的笑容。

    小祖宗你參與進來干什么,還嫌你爹氣不夠啊!

    夜瀾坐在椅子上,心里笑得捧腹。夜皖也忍俊不禁地望著徐老的笑容,心想:瀾兒這氣人的功夫是愈發的厲害了。

    王管家在一旁看著有怒氣卻又不敢發火的徐老,臉上的憋屈樣子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即使是他也有點忍不住想笑。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