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79章 作死2
    拿著劍對準夜瀾,可夜瀾像是沒有看見一樣,提著鞭子一步一步緊逼。傾城的臉旁擒著玩味的笑容,只不過眼里的陰鷙生生的破壞了這份美感,留給人的只有可怕。

    李公子大概也是被美色沖昏了頭腦,見此也依舊不死心。

    “美人兒本公子勸你還是跟著爺,這樣爺可以保你下半輩子榮華富貴。不然的話這刀劍無眼,傷了你的話爺可是會心疼的。”

    說著還放肆的把目光在夜瀾的身上,那露骨的眼神看的夜皖恨不得給他挖了。周圍的人也沒閑著,站在門后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聞言,夜瀾的眼里閃過嗜血的光芒,眉宇間不知何時浮現了幾分戾氣。看向他們的眼神也變得陰森了,整個人就像是來自地獄的魔一樣。

    那些侍衛一步步后退,終于夜瀾停下了緊逼的腳步,站在正中央。那些侍衛不知道她為什么停下來,他們只知道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這個女子很危險。

    “你們應該感謝今天是徐老的生辰。”夜瀾陰森森地看著這些跳梁小丑道。

    嗓音從喉嚨里冒出來,低低懶懶的,可語氣中的嗜血讓人心驚膽戰。

    李老聽到后,嗤道:“你以為你是誰,敢踢我。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都給我上。讓她點顏色看看,讓她知道什么人是她不該惹得。”

    可那些侍衛都不敢獨自上前,而夜瀾看到后,嘴角微微勾起。

    她單手執鞭,刷的一聲出手,在地上打出清脆的響聲,令人心神一凜。美麗的眸子散發著一種嗜血的光芒,剛剛只是稍微活動,現在才是開始。

    之后朝那些侍衛打去,其中一個用劍一擋,她再一使勁,鞭如靈蛇纏住劍身,一扯一送,侍衛手上的劍就被打落在地。

    之后一鞭揮過去,纏在那侍衛的脖子上。一使勁,那人一個未站穩,跌倒在地。

    夜瀾扯回鞭子,沒有給他反擊的機會。直接踩在他的臉上,看著剩下的那些人。

    眼神一一從他們的臉上劃過,像是在說,“下一個便是你。”那些侍衛嚇得后退了一步,可李老看到后大罵道:

    “你們都給我上啊,你們一個個難道都是些酒囊飯袋嗎?怕她作甚,她就是一介女流。只要把她抓住了賞白銀萬兩,而且只要等我兒玩膩了,就把她賜給你們。”

    聽到這個后那些侍衛一個個都變得不怕死,甚至還用猥瑣的目光打量著夜瀾。

    云墨初在門后看到后,搖著扇子道:“這些人可真是色膽包天,可真是慘了。”

    他們還沒理解是怎么個慘法,就看見那些侍衛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朝夜瀾砍去。

    而夜瀾也不會坐以待斃,一腳踹在那人的肚子上。然后踹到了還幾個,然后夜瀾單手揮舞著鞭子沒有給他們任何靠近的機會。

    而且那些人的衣服多多少少都有血跡,那是夜瀾用鞭子打在他們身上留下的痕跡。

    從頭到尾他們就沒有傷過夜瀾一分一毫,反而還落得自己一身傷。

    緊接著用腳踢翻了一干人等,用鞭子將剩下那些人的劍扯了過來。

    然后把內力施加在鞭子上,將那些劍甩回他們旁邊,當然夜瀾不可能這么好心。那些劍就像是被操控了一樣,釘在他們的右手腕上,直接廢了他們的右手。

    “啊!!!”

    慘叫聲不絕于耳,整個院子回蕩著他們的慘叫聲。

    躲在門后的那些看戲群眾,一個個都驚呆了。特別是那些紈绔子弟,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發現自己沒有看花眼后,下巴驚得都快塞得下一個雞蛋了。

    之后他們腦海里都浮現了一句話

    ——美人如蝎,這越是美麗的女子就越是招惹不得,果然自古以來這便是真理。

    結果就是那些人都被打倒在地,李老和李公子周圍沒有一個保護他們侍衛。

    夜瀾一步一步走到那些侍衛面前,那些人想跑,可是他們被釘在地上,手也被廢了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只能看著夜瀾朝他們走來,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求饒的表情。

    “呵,這就求饒了。”

    不屑的視線劃過躺在地上的每一個人,眼里的陰鷙愈發的陰沉。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就是一時糊涂,放了我吧,我保證會重新做人的。”

    “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求求你了大發慈悲放了我們吧。”

    ……

    “我呸,你們還真是惡心到家了。”徐冉站在臺階上怒道。

    然后望向夜瀾道:“忘憂姐姐你可千萬不能放過這些人,他們平常仗著是李府的侍衛欺善怕惡,為非作歹。”

    夜瀾站在他們面前,冷笑道:“迫不得已?那好,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廢掉你們的,你們能原諒我嗎?”

    那些人搖了下頭,然后看向夜瀾,立馬點了下頭。

    “原諒啊,原來你們這么大方。”夜瀾感嘆道。

    云墨初聽到這話后,“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心想:看來這些家伙不付出點代價,是不可能離開的。

    夜皖轉過去,沒好氣道:“你笑什么?”

    他還沒有問她是怎么認識瀾兒的,而且還這么熟悉。

    “沒什么,就是覺得小瀾兒說的對。”云墨初笑道。

    夜皖一聽“小瀾兒”,居然叫的這么親切。怒道:“誰允許你這么叫的,以后再讓我聽到你這么叫我妹妹,我就廢了你。”

    旁邊的那些人一聽,好嗎!

    終于知道這么好看的女子為何如此暴力,他兄長就是這么暴力,張口閉口就要廢人。所以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只不過可惜了那么美的人兒,卻被教成了暴力女。

    云墨初也聽過夜瀾給她講過她皇兄對她的疼愛,沒想到竟疼愛到了這個地步,她只能說妹控惹不起。

    然后識相的閉上了嘴巴。

    那些人以為他們這么說,夜瀾就會放了他們。

    哪知夜瀾漫不經心的勾唇,懶洋洋道:“可我不大方。”

    話落后,那些人的心都灰了。

    話語一轉,夜瀾道:“但是我說過,你們很幸運。看在今天是徐老的生辰的份上,死者,啊呸不是,壽星為大。就饒你們一命。”

    徐老一聽,眼皮直跳。他絕對沒有聽錯,這家伙剛剛想說的是“死者為大”。他就知道她是專門來氣自己的,當初為什么要讓她住在府里,這下好了,感覺自己被氣得不輕。

    冷聲道:“墨殤。”

    接著眾人看到一名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黑衣女子出現在大家面前,看起來挺嚇人的,大白天的。

    看見她后,夜瀾輕聲道:“這些人就麻煩你處理了。”

    跟在夜瀾身邊這么多年,墨殤自然知道夜瀾想說什么。

    “是。”

    然后拾起插在地上的一把劍,朝他們走去。

    “不,你不是說過放過我們的嗎?”

    那些人放下的心,看到墨殤走過來后一下子害怕了起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