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82章 這是請了個祖宗
    聽到夜瀾這么說后,墨殤俯身就要去拉他們兩個。而李老不甘心,叫囂道:“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動我。我告訴你你敢動我,李家絕對饒不了你。”

    “呵”

    只聽見夜瀾冷哼一聲,轉過身來,低下身子視線與他相平。用折扇拍著他的臉,低聲道:“我管你是誰,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辱罵我兄長,你又算個老幾,處理了。”

    “是。”

    這下是徹底玩兒完了,李公子崩潰地坐在地上。之后墨殤不會吹灰之力提起他們離開了夜瀾的視線,這件事解決了。

    低頭看了下倒在院子里的“尸體”,這些躺在地上的,怎么處理呢?

    那些人感覺夜瀾在看自己,緊緊張張的躺在地上裝死。心想:這女的連李老都不怕,那我們這些,豈不是更無生還可能。

    所幸夜瀾只是瞟了他們一眼,然后拾起鞭子走到徐老面前,漫不經心道:“徐老可別怪我不仗義,今天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放過這些人。這些就當是送你的第二個賀壽禮物吧,盡管有點殘廢但還是可以用的。”

    那些人聽到后想要站起來反駁

    “你才是殘廢!”

    可他們不敢,只能咬著帕子在心里想著:這女的好可怕,我想回家。

    徐老眼皮子一抽,看了下滿院的“尸體”。看在我的面子上,呵呵還真是謝謝你啊這么多人,這得浪費多少糧食啊!

    皮笑肉不笑道:“哈哈,那還真是多謝小友了。”

    語氣里的勉強都聽得出徐老并不想接下這份禮物,但迫于女魔頭的淫威不得不接受。

    沒錯,經歷了剛剛那場壓倒性的毆打。在場所有人的心里已經忽略了夜瀾的美貌和性別,叫她女魔頭。

    “不用謝,喜歡就好。”夜瀾像是沒有聽出徐老的勉強一樣,厚著臉皮道。

    徐老:“……”

    呵呵,我一點都不喜歡。你喜歡的話你可以拿去,我不介意,真的。

    接著夜瀾又說道:“其實如果剛剛你不接受的話,也是可以的。”

    徐老聽到后,道:“那好,我……”

    “我會逼你強行接受,因為我送的禮物哪有不接受的道理。”

    徐老這下明白了,反正就是左右都要我收下,就是給我面子的問題而已。

    然后夜瀾看了下院子的地板,道:“那個院子的地板,好像壞了。應該是再打斗的過程中弄壞的吧,這可不能賴我。”

    “當然,都是院子里的地板不結實。不賴你,不賴你。”

    看著院子的那些地板,徐振生的心在滴血。這些可是花大價錢買回來的花崗石,就這么碎了。

    周圍的人也是佩服徐老的氣度,贊嘆道:

    “果然徐老一出手,就是闊綽。連花崗石這樣的東西,說壞就壞還不用賠。”

    “徐老的氣度真是令我們佩服啊,看來要多向徐老學習學習啊。”

    反倒是徐老看向徐冉的眼神也有點郁悶,這哪里是恩人,完全就是祖宗。偏偏這位祖宗還惹不得,得供著。萬一哪天不高興,把房子給拆了那不是自作孽不可活嗎。

    最終這場賀壽也不可能再舉辦下去了,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

    回到家后,都沒有想到這鄴都的一切會發生變化。

    墨殤回來后,他們聚在亭子里,云墨初也不請自來坐在那里。夜瀾以為夜皖經歷過剛剛那件事后,會逼問他一些事。但沒想到夜皖開口問的就是

    “怎么樣,有沒有受傷?你就應該放著讓兄長來,那些雜碎不值得你動手。”

    夜皖問完后,夜瀾還有點沒反應過來,她都在腦海里想好了理由怎么應付夜皖的問題了。

    “啊?哦,就是手癢了而已。”

    “兄長不會問你為什么會變成那樣,反正這些我遲早都要知道。但有一點,不要給你兄長我丟臉就行了。”

    夜皖說完后,往后一躺。樣子是說不出的欠抽,看的夜瀾都想給他兩鞭子了。

    白了他一眼,喝著自己的茶。

    這些夜皖都看在眼里,心想:不管你變成什么樣,皇兄只要知道你是我妹妹就行了。傷你者,死!!

    云墨初坐在旁邊,悠閑道:“小瀾兒……”

    話還沒說出口,就被夜皖瞪了一眼,接著又被忘塵那冷冷的視線睨了一眼。真是,不想說什么了。

    “你!你什么變得這么這么仁慈了,以往這些雜碎你可是一個都不放過的。”

    見云墨初用了“你”字后,他們兩個才收回視線。

    搞得云墨初說個話都要戰戰兢兢的,一不小心就被眼神威脅。

    “哪有,經過忘塵兄長期以來的教導。我覺得得饒人處且饒人,做事還是不要趕盡殺絕的好。”

    夜瀾說著還討好地看了眼忘塵,臉上的掐媚和剛才殺伐果斷的樣子大相徑庭。

    這些話要是是從別人的嘴里說出來云墨初還有的信,但從夜瀾的嘴里說出來,呵可能嗎?

    在夜瀾臉上瞟了幾眼,幸災樂禍的想著:你夜瀾也有怕的一天,真是世間罕見啊。

    想著想著,不禁露出了笑容。

    夜瀾看到云墨初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吐槽道:“你能不能不要用這樣猥瑣的笑容對著我,看得我很膈應。我怕我晚上吃不下飯。”

    旁邊的兩個人看到后,特別是夜皖。直接拾起桌上的茶杯扔過去,杯里還有滾燙的熱水。

    嚇得云墨初直接縮到桌子底下,怒吼道:“我去,夜瀾你這么坑我為哪樣。好歹我們也認識了十幾年了,不帶你這樣的。”

    此話一出,夜瀾瞬間想弄死藏在桌子下面的某個人。

    忘塵看著夜瀾道:“你們認識……”

    夜皖就在旁邊炸了,“十幾年!”

    走過去一把抓住她的衣領,道:“說,怎么回事。你們怎么認識了十幾年,是不是你把瀾兒教壞的。”

    十幾年,那他豈不是對瀾兒懷有不軌之心。那瀾兒該不會時間長了,喜歡上這家伙了吧。不行,就他配不上瀾兒。

    而夜皖沒有發現,剛剛云墨初喊的是夜瀾真正的名字。在他們出來后,夜瀾用的一直都是“忘憂”這個法號,從未向他人透露過真實的姓名。

    而且他們認識了十幾年了,十幾年前夜瀾才四五歲吧,他們這么早就認識了。

    想到這里,忘塵不知怎么的有的不爽。

    “別別別,有話好好說,君子動口不動手,先放開。”云墨初拍著夜皖的手背,著急道。

    夜瀾在旁邊看得倒是起勁,嗑起了瓜子,然后發現忘塵一直盯著自己看。還以為他也要,攤開手對忘塵道:“忘塵兄要不要?”

    忘塵抬起眸子,淡然道:“不。”

    “哦。”問過之后,夜瀾就轉過去看夜皖他倆了。

    “說,你是不是對我家瀾兒別有用心。所以才刻意接近她的,說!”

    夜皖這話,成功讓三個人沉默了。

    別有用心的云墨初:“……”

    被刻意接近的夜瀾:“……”

    在一旁看戲的忘塵:“……”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