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101章 要道歉嗎
    望進夜瀾眼底的戲謔,這才知道。這家伙早就計算好了這么捉弄她,虧她還不知道眼巴巴地跳進去。

    她就該想到夜瀾哪是這么容易就被套話的,想想真是愚不可及。

    郁悶地搖搖頭,倒也沒說什么。

    墨殤站在亭子里,眼里有過一絲笑意。

    每次云墨初都被夜瀾玩弄,偏偏她還以為自己套住了夜瀾。過了這么多年,還是不長記性。

    “你來這里是干什么,該不會就是為了昨晚的事特意跑一趟吧?”云墨初環抱著手放在胸前,眨了眨眼調侃道。

    雖然她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么事,但可以推出一定不會是什么好事。這樣,知不知道也沒什么關系了。

    夜瀾站起來走到她面前道:“當然”

    “不是了。”

    “呼,說話喘那么大一口氣干嘛。嚇死了差點兒。”云墨初心里抱怨道。

    “那你那你找我干嘛?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我們的夜大公主。”說著躺在屬于她的躺椅上,一搖一晃的。

    那只白虎早在夜瀾起來的時候就離開了,無聲無息的。

    少女瞥了她一眼,慵懶道:“日子快到了,提前給你說一聲。到時候看著點。”知道她在生剛才的氣,夜瀾就沒計較她喊自己的稱呼了。

    話音落下之后,椅子也就穩穩的放在那里沒有動。她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看來她得做好準備了。

    盡管心里的心情很沉重,但臉上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漫不經心道:“嗯,那幾天我會去徐府住上幾天順便盯著你。”

    “好,我也沒事了。就先走了。”

    云墨初抬起頭后,兩個人已經離開了,連帶她桌上的葡萄也被拿走了。嘴上忍不住抱怨道:“用完了就扔,找我說完事就走。一點都不夠朋友,真想和你絕交。”

    抱怨歸抱怨,心里所想的一樣也沒落下。

    “罷了,去徐府多叨擾幾日吧。不然怕是這徐府要沒了,那也是罪過。”

    如此想著,重新閉上了眼,椅子依舊一搖一晃的。清風吹過,梧桐樹又落了幾片葉子。輕輕的落在她的臉上,蓋住了眼也蓋住了她心所想的事。

    回到徐府后,一名小廝已經在院子里等候了。

    老遠就望見夜瀾來了,待夜瀾走近后低著頭恭敬道:

    “老爺讓我來請忘憂姑娘前去正廳,您的兄長和朋友已在正廳等候了。”

    “哦,謝謝麻煩你了。”

    道完謝后,夜瀾自己走去正廳。

    而那個小廝聽到夜瀾給他道謝的時候,整個人都呆在那里。

    哪有當主子的對奴才道謝,而且這位忘憂姑娘也不想他們所說的那么殘暴。

    走到門口,徐老頭坐在高堂上正在和他們說些什么。而那位美人和尚從頭到尾一直都是冷著個臉,就連徐老說話的時候也比昨天拘謹了許多。

    望見忘塵這個樣子,就想起了她昨晚干的混賬事,恨不得捶胸頓足。這事干了就干了,怎么還記起了呢?!

    心想:還是算了,有什么事待會兒一個人找徐老頭說去。這位大爺現在估計還很生氣,最近還是不要出現在他的眼前為妙。

    剛轉身抬腳就要離開,從后面傳來了徐老的聲音。

    “忘憂姑娘既然來了,就進來吧何必再離開呢?”

    嗓音中帶有點驚喜和高興。

    驚喜什么?驚喜看到她來了。

    高興什么?高興又有人和他一起承受了。

    天知道,徐老看到夜瀾來了后整個人高興的一批。無他某個大師的冷氣實在是太重了,他一個上了年紀的實在是承受不來這冷氣。

    此刻夜瀾是多么想讓徐老血濺當場,為什么要叫住她,讓她靜悄悄的離開不好嗎。

    無奈的轉過身,在轉過身的那一刻臉上堆好了笑容。盡管那笑容有點強人所難,總歸有點笑容還是好的。

    “呵呵,徐老啊。我突然想起有點東西還沒處理,我先回去處理了再說。”夜瀾強行在臉上擠出一抹笑容,笑道。

    徐老也是笑著的,他感覺得到某人在知道夜瀾來了后,冷氣更是不要命的往外面泄露。

    正所謂死貧道不如死道友,所以這個還是讓夜瀾來的好。

    此刻徐老充分的發揮了他作為商人的奸詐本色,笑瞇瞇地望著夜瀾道:

    “沒事,先把事說完了再去處理也不遲。”

    “呵呵。”夜瀾忍住想要抽他兩耳巴子的沖動,極不情愿地邁過了門檻。

    那動作僵硬的活像是僵尸一般,看的徐老嘴角微抽。

    只是讓你進來談個事而已,至于這樣子嗎?

    邁過門檻后,夜瀾感覺到有股強烈的冷的視線看著自己,不過看了一會兒就收回去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的目光,怕他啊大不了待會兒跑就是了。

    如此夜瀾也就放寬了心,大步的走到忘塵旁邊坐下。

    這一下看的徐老和坐在一旁的夜皖更是無語。

    你說你前一刻極不情愿的進來,怎呢下一秒就變成了迫不及待的坐下了呢?你這是會變臉還是你是裝的。

    而這個當事人和忘塵一點反應都沒有。

    一個冷著臉垂眸,且高冷矜貴。靜靜地坐在那里宛如一座雕塑。

    一個痞笑著挑眉,且張揚尊貴。流里流氣地坐在那里,活像一個痞子。

    徐老坐在上面看著這一幕,搖著頭心想:真不知道這兩人是怎么認識的,估計忘塵大師現在這樣,和旁邊那位脫不了干系。

    其實夜瀾并沒有他們心里所想的那么鎮定,旁邊的那個人一直釋放著冷氣,冷得她快要受不了了。

    悄悄瞄了眼一旁矜貴的人兒,發現他耳垂旁的肌膚紅彤彤的。那是她昨晚不小心碰到的地方,所以他用帕子擦成這個樣子的。

    她自己都可以在腦海里想象,昨晚美人和尚師兄被調戲后,面無表情地擦著,周圍的冷氣不要命的釋放出去。

    而調戲的那個,也就是自己。正沒心沒肺地躺在床上睡著。

    咂咂舌撇嘴心想:她也不是故意的,但也改變不了她調戲了人家這個事實。

    當做是夢忘了吧,這又不合適。這不像是她的作風,不行不行。

    道歉吧,看他那樣子也不像是一個道歉就能原諒的啊,而且就他周圍的冷氣還沒近身恐怕就被凍著了。好麻煩啊!平時都是別人給我道歉的,現在輪到我給別人道歉別人還嫌棄。

    怎么辦才好呢?

    夜瀾一臉糾結,撐著腦袋想著如何才能讓忘塵原諒自己。

    “忘憂姑娘,忘憂姑娘。”徐老坐在上面,瞟到少女在走神。于是出聲喚她的名字,喚了幾次都沒答應。

    想什么呢這么走神?

    一旁的少年抬起眼皮,余光瞟到旁邊的少女。

    少女像是在想什么事,秀麗的眉頭緊鎖不得伸展。一手撐著腦袋,精致的小臉充滿了愁緒,看起來很是苦惱。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