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103章 太奸詐了
    夜皖實在是不想再看下去了,為徐老在心中點了一排蠟,希望他在反應過來后不要太激動。要是因為這個出了事的話,那就太冤枉了。

    沾沾自喜的少女,還沒從坑了徐老五千多兩銀子的好事中高興過來。

    現在又聽到徐老說可以隨便提一個要求,這送上來的肥羊不宰它一刀有點過意不去啊。

    嘴角的高興漸漸附上眼底,那樣子就像是只狡黠的狐貍。因為成功的算計到了人,而沾沾自喜。

    “這是徐老說的,我就不客氣了。”

    那勾起的弧度,讓徐老有那么一刻想要說:算了不算數了。

    還是按下心中那點詭異,點頭。

    “當然,小友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來。”

    話音落下之后,少女仿佛聽到了獵物上鉤的聲音。揚起笑容是怎么看,怎么痞流。

    很快,那如林籟泉韻般的嗓音在正廳里響起:

    “好,我也沒有其他的要求。那就把剛剛的銀子都換成黃金如何,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對面喝水的夜皖聽到這就話后,一口氣將茶水噴了出來。

    “咳咳咳,失禮失禮。”

    他是在沒想到瀾兒會提這個要求,饒是忘塵聽到這個要求后都瞥了她一眼。

    坐在椅子上的徐老也不鎮定了,端著茶杯的那只手微微的顫抖著,差點端不住。

    現在他只有一個想法:他現在收回那句話還來得及嗎!

    那不是五兩黃金,也不是五十兩黃金更不是五百兩黃金。

    那是五千兩黃金!!!

    五千兩啊!!

    盡管徐府家大業大,但一時之間也拿不出這么多啊。

    看到夜瀾嘴角的弧度和狡黠時,他想后悔都來不及了。

    看他們也不像是普通人家,身上的氣質應該是哪家富貴人家的子女。

    既然這樣,要不要這么財迷。還有用銀子變黃金她是怎么想出來的,太奸詐了。

    現在徐老才看透夜瀾的本質,這完完全全就是個湯圓,外面白里面不知道是什么餡兒。

    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和藹,扯出了一個虛假的笑容,道:“小友在這之前能讓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嗎?”

    顯然坑了徐老一筆,夜瀾現在的心情可謂是好到了極點。就連糾結給美人和尚師兄道歉這件事,都阻礙不了她的好心情。

    莞爾一笑,嗓音略帶高興道:

    “當然,徐老有什么問題可以提出來。”

    但她的言下之意卻是——你可以提,但我不一定要回答。

    這話說的和徐老剛剛說的,沒什么兩樣。這是存心要氣他,徐老臉上的笑容都快繃不住了,臉色鐵青鐵青的。

    一點都沒有最初看到他的那副儒雅的氣質,現在的他就像一個普通的老人。

    而夜皖也繃不住了,暗自給夜瀾豎了一個大拇指。這太特媽的喪(gan)心(de)病(piao)狂(liang)。

    看徐老那個樣子,就知道氣的不輕。

    徐老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呼出來。什么教養,什么風度全在一瞬間消失殆盡。

    “你們家的錢是不是都是從別人那里坑來的?五千兩五千兩的坑。不然怎么會有這么這么……這么可恥的要求。”

    還好徐老僅剩的一點教養,讓他沒有破口大罵。

    這要是換了別人,指不定會怎么樣。

    少女就像是沒有聽到徐老的幽怨一樣,臉上依舊是笑嘻嘻的。

    “不是。”

    就回答了兩字,然后閉口不言。

    這樣子可不像她,換做之前的她定會說一大堆。現在只說了兩個字,和忘塵都差不多了。

    此話一出,忘塵掀了掀眼皮。沒有理會他們,靜靜地坐在那里誦經。

    聽的徐老是差點一口氣沒上來,白白的損耗了五千多兩黃金啊!!!

    這時夜皖出來打個圓場。

    “小妹有點頑皮,見諒,見諒。”

    何止是有點頑皮,簡直就是頑劣。

    因為有了夜皖的圓場,徐老的臉色尚且好了些。

    但夜瀾又澆了一把火上去。

    “所以一諾千金的大丈夫徐老,不會不守信用的吧。所以那五千兩黃金什么時候給我們呢?”

    之后徐老給他們展示了牙磨牙的聲音是怎么樣的。

    “當然,不會反悔。不過數量太大,明天就把黃金給小友送過去。”

    那咬牙切齒的力度,聽的夜瀾有點擔心他會不會把牙齒給磨掉。

    開口好心提醒道:“徐老你還是注意點吧,不然小心牙齒磨掉了。那你和童齔(就是古代小孩換牙時候的代稱)有什么差別呢?”

    “你!”

    夜瀾仿佛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一樣,捂著自己的嘴。小聲說著

    “哦,我說錯了,不一樣。童齔的牙可以長,可是徐老像您這么大的年齡了,牙齒掉了可就長不回來了。那你以后張嘴的時候可就少了幾顆牙齒了,那可不太好。”

    一想到徐老吃飯張嘴的時候,牙少了幾顆。說話漏風,吃飯不利索的樣子。夜瀾一下子就笑出了聲,怎么憋都憋不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的他們是莫名其妙,尤其是徐老。他很清楚的感覺到那笑意是沖著他來的,不過她到底在笑什么?

    徐老肯定的想著,一定是不會讓我高興的事。

    笑到最后肚子都疼了,才勉強捂著肚子止住笑聲。

    那張小臉笑得緋紅,看起來十分動人。

    夜皖咳了兩聲,清嗓,“不好意思,若是沒什么事的話我們就先回去了。”

    從那時起夜瀾都沒有看過徐老一眼,她怕自己又忍不住笑出聲來。

    最后笑得身子往后一仰,椅子差點就栽了。還好忘塵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不然待會兒笑得就是他們了。

    夜瀾看了下她與地面的距離,再看了下他們兩個相握著的手。

    顯然這個小妮子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就連其他人也沒反應過來。所有人都盯著他們兩個看,不應該是說盯著他們兩個握著的手看。

    少女錯愕地抬起頭,望見一雙淡色沒有情感色彩的眼眸,那雙眼眸冷如冰雪,而又清冷。

    下意識的想躲避這雙眼眸,太清澈了,也太冷了。

    抬眼望去的是少年精致的臉旁。

    那狹長的睫毛低垂著,在白哲的臉龐上映出黑影。高挺的鼻梁下面有著絕美的唇形,如花瓣般薄淺的唇瓣抿成一條冰冷的直線。

    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視線不聽指揮的向下瞟。

    抬眼望去是少年的脖子,那滾動的喉結給少年添了一分誘人的氣質。

    握著她的那雙手,骨節分明且白哲。手指修長但有繭疤,應該是因為敲木魚造成的。

    光是看著就有一種想要把玩在手心的沖動,更何況是握著了。觸碰到指尖的那只手,感受到指尖傳來的微涼。

    也許是因為忘塵兄體質的問題吧,畢竟這人全身沒有一處不冷的。

    而那微涼卻讓相握著的手傳來一陣酥麻感,這種感覺讓夜瀾覺得很微妙,下意識的想松開那雙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