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105章 硬碰硬
    在錢這一方面,夜瀾可謂是一點虧都不吃。

    但在忘塵面前,吃虧吃得還少嗎?

    夜瀾大概也是想清楚了,不能和他硬碰硬,要講究策略。

    深吸了一口氣,微笑著注視著面前清冷的少年。

    “忘塵兄,那個我們……”

    “沒有商量。”

    話音未落,就被忘塵那冷冷的嗓音給打斷了。

    夜瀾:“……”

    我還什么都沒說,你就打斷我這很沒禮貌的。

    維持著臉上的笑容,一口奸商的語氣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說,這筆金子是我從徐老頭那里坑過來的,不然我們也不會有。所以,看在這個面子上,我覺得我能幫助忘塵兄你解決這個煩人的東西。”

    少年依舊是清冷的樣子,語氣也是一如既往的冷,“不能。”

    “哈哈”

    夜瀾強顏歡笑了兩聲,看著忘塵那一臉清冷的樣子瞬間笑不下去了。

    “黃金。”忘塵又開口道

    “那個忘塵兄你還記得你是誰嗎?忘塵兄你是和尚,和尚不是說六根清凈,四大皆空的嗎?像錢這種東西,乃身外之物。忘塵兄你不是應該摒棄的嗎?”夜瀾用那種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盯著忘塵,憤慨道。

    只望見少年只字不語,冷冷地看著面前的人兒。一語驚人道:

    “我是人。”言下之意是

    ——我是人,再是和尚。

    “咳咳咳……”

    饒是夜瀾也被驚著了,一向不善言語的忘塵兄,突然堵的她沒話說,雖然經常這樣。但還是被嚇到了。

    就憑少年的樣貌和出塵的氣質,無論是誰第一次看到都會覺得他是位謫仙,不沾人間煙火。

    “那個,忘塵兄你要這筆錢財干什么呢?”夜瀾還是不死心的想要替自己和那筆金子爭取一下在一起的可能。

    忘塵輕啟唇瓣,喉結上下滾動著,清冷的話語從喉嚨深處傳來。

    “普度眾生,救濟窮人。”

    好吧,這理由厲害也夠牛。

    面前的少女沉思了一段時間,最后說出了這一句話。

    “我知道了忘塵兄,我不應該用我短淺的目光那衡量你遠大的抱負。”

    這個時候鴉雀無聲,忘塵也只是冷冷地盯著她看。

    那眼神盯得她心慌,而且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來一句“你知道就好”嗎,你這眼神是怎么回事?

    “忘塵兄還有什么事嗎?”夜瀾努力維持著自己臉上的笑容,兩個酒窩露了出來,很是可愛。

    “沒有。”

    少年最后冷冷地吐出這兩個字,離開了。

    最后少年離開時的眼神,讓夜瀾莫名其妙的打了個寒顫。

    喃喃道:“我是不是忘了什么?沒有吧”

    連自己都不確定,想起忘塵兄那個眼神就心虛。

    一邊想著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事,一邊念叨著走回了院子。

    夜皖早已在院子里等候了,不過他沒想到忘塵會比他妹妹先一步回來。而自己的妹妹慢悠慢悠地晃了回來,嘴里還念著什么的。

    夜皖第一個想到的是,不會吧瀾兒中邪了。

    之后想到的是,該不會是金子沒了,所以傷心過度成這樣了。

    當然夜皖的這些想法,夜瀾通通都不知道。

    “兄長。”

    看到夜皖后,夜瀾收起了自己的疑惑笑嘻嘻地喊道。

    “我有事和你講,過來。”夜皖依舊和以前一樣,笑得和藹。但夜瀾知道,這是要“嚴刑逼問”了。

    “嗯,這里有亭子去那里談吧。”夜瀾指了指院子里的亭子,道。

    坐下之后,夜瀾又沒個正行。坐姿是歪歪扭扭的,毫無坐姿可言。

    夜皖看到后,額頭上的青筋直跳。

    “我看你選亭子,就是不想站著吧。還有你的坐姿,好歹也注意一下你的形象。”

    “那不然呢,站著多累還是坐著舒服。再說了,這里又沒人不用注意。我也不想像那些大家閨秀一樣。”夜瀾不以為然道。

    夜皖:“……”

    沒有人?難道我不是個人嗎,我不配當人嗎?

    不過一想到自家小妹,像那些大家閨秀一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說話扭扭捏捏的。嘖嘖,還不如殺了他,那畫面太可怕了。

    “來聊聊,你為什么要對忘塵大師道歉?你做了什么?”

    這兩個問題打的夜瀾是措手不及,她還以為夜皖至少會徐徐漸進,然后再逼問。

    好在她早就在回來的路上想好了,不然還真的沒法交代。

    “咳,事情是這樣的……所以啊兄長你沒發現忘塵兄今天的脾氣更臭了點嗎,所以啊我不得道歉嗎。”

    夜瀾挑了些昨晚發生的事說,然后再添油加醋了一遍,好讓夜皖以為她做的這些事真的是“最不可數”。把中間自己調戲人家的那部分省掉了,這要是讓皇兄知道了還不得氣的升天。

    當然這氣肯定是對忘塵兄的,在他的眼里忘塵的容貌就是最好的罪證。

    不得不說夜瀾瞎編的天賦很高,夜皖聽完后替忘塵感到不值。

    好心被當做驢肝肺,還是盡責幫自家小妹。

    搖著頭,對夜瀾道:“這件事必須道歉,人家是忘塵大師。所以道歉這件事不能蒙混過關。另外黃金這件事,你要給他,不準坑人家。”

    看著夜皖那一臉嚴肅的樣子,夜瀾覺得自己好像給自己抹黑,抹的有點過頭了。

    現在,貌似在皇兄心里我是個壞人,忘塵兄是個受害者。雖然事實也是這樣,但這么能行呢?

    少女認為自己有必要為自己適當的澄清一下。

    “不是,兄長你聽我說……”

    “我不想聽你的狡辯,你好好去道歉。這件事若是讓母親大人知道了,你看你那些寶貝還保得住不。”

    夜皖直接搬出了母后,這讓少女終于明白什么叫做聰明反被聰明誤,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她這也太冤了!!

    少女咬著牙道:“行,我這就去道歉。”

    聲音就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

    偏偏某人還不自知,欣慰道:“知錯就改就是好孩子,去吧。”

    少女盯著自己面前這個貌似有點飄的兄長,陰森森道:“呵呵,兄長道歉什么的不急。我們先來切磋一番,看看你有沒有長進。”

    那語氣一點都不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見,而是在通知他一個事實。

    看到少女臉上陰森森的笑容,夜皖暗道:“遭了,膨脹的有點過頭了。”

    急忙擺擺手,忙道:“不了,我心里有數。還是不浪費你時間了,快去給忘塵大師道歉吧。”

    “這怎么行呢,要是兄長你武功不好的話,到了徐姑娘新婚夜晚,你怎么保護呢。所以先來切磋下,再來談吧。”

    話音落下后,直接朝夜皖打了過去,沒給他任何時間反應。

    過了一會兒,少女非常痞氣地吹了個口哨,理了下自己的衣服。

    對地上,躺著的那個看不清臉的人戲謔道:“兄長你不行啊,還是要加緊練武才行。”

    說完后,瀟灑地轉身頭發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優美的線條。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