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108章 一語驚人
    干笑了兩聲,轉過頭忙道:“看,忘塵兄下面開始表演了。”

    轉移話題轉移的如此明顯,忘塵也沒有拆穿她。

    兩個人安安靜靜的看著下面。

    下面的歡呼聲已經響成一片。

    看她折纖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輕紗。眸含春水流目清盼,頭上倭墮髻斜插一根白玉簪子。香嬌玉嫩秀靨艷比花嬌,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一顰一笑動人心魂。

    那女子的舞蹈用那句:翩若驚鴻婉若游龍,也不為過了。

    那身段,嘖嘖嘖。就是身為女子也是羨慕啊。

    一段舞蹈結束之際,女子伸出玉手摘掉了臉上的面紗。

    下面的人,皆吸一口氣。

    無他,此女太美了。一雙玲瓏眼流目清盼,帶著點點媚意,輕咬貝齒。可謂是一個絕色佳人。

    這時老鴇走上來,一把扇子捏在手上。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無疑這笑容是因為女子帶來的轟動和利益。

    走到女子旁邊,笑的合不攏嘴。

    “大家安靜安靜,想必大家都知道此女是誰了吧。沒錯她就是這次怡紅院的花魁——妖姬。這次是她第一次為大家表演,大家還滿意嗎?”

    眾人異口同聲高呼道:“滿意!!”

    夜瀾盯著那女子看,不愧取名為妖姬,人如其名。好妖啊!

    夜瀾頭也不轉的問道:“忘塵兄你覺得這個妖姬怎么樣?”

    “沒什么,只不過是一具美麗的皮囊而已。”忘塵看了一眼后,就收回視線,冷冷道。

    “嘖,我都忘了。忘塵兄你是和尚,六根清凈問了也是白問。”夜瀾搖著頭,嘴角揚起的弧度從一開始就沒有變過。

    下面已經熱火朝天開始拍賣了。(咳,這拍賣的什么咱們都知道,就不說出來了。)

    “五百兩。”

    “六百兩。”

    “一千兩。”這聲音是從他們旁邊的包間傳出來的。

    這“一千兩”一出,就沒有幾個出聲了。來這里玩的都是些紈绔子弟,身上哪有這么多銀子。再說了就算有,他們爹娘知道的話非打斷他們的腿不可。

    夜瀾聽這聲音有點熟悉啊,在哪里聽到過呢?

    “一千一百兩。”夜瀾開口喊道。

    搖著扇子,戲謔地看著下面的女子。

    忘塵看著她,不解她的意思。他剛剛都聽到拍這個是把這女子買下來,可她一個女子買她干嘛?

    “你……為何?”

    清冷的嗓音帶著點疑惑,在夜瀾耳邊響起。

    “玩嘛,我們這次出來不就玩嗎。而且為了這么一個美麗的女子也不虧。”夜瀾笑道。

    “可是……”

    “沒事,就是逗逗那個人。看看他能為這女子做到什么地步。”夜瀾吐出了一番深意的話語過后,那個熟悉的聲音又響起了。

    “一千二百兩。”

    “一百兩,黃金。”夜瀾繼續加價,這次直接變成了一百兩黃金。

    這是前所未有的盛大,下面所有人都朝夜瀾他們這里看過來。可惜只能看個輪廓,因為有珠簾擋著。

    老鴇這下可是高興極了,樂道:“一百兩黃金,還有人加價嗎?我數三個數,若是沒有人的話,妖姬今晚可就屬于這位公子了。”

    “一”

    “二”

    就在老鴇要數第三個數時,那聲音又響起。不過這次的聲音帶著點氣急敗壞,看來被夜瀾這加價給氣著了。

    “一百五十兩,黃金。”

    說完之后,下面的人都沒想到居然還有人加價。之后他們期待著夜瀾出聲,都想看看這兩位誰是最后的勝者。

    畢竟所有人都有個看戲的心,雖然他們沒有這財力,但不妨礙他們看戲。

    夜瀾瞅了下妖姬,慵懶道:“行這位兄臺,我就不和你爭了,這美人就讓給你又何妨。”

    不得不說夜瀾這話說的太有歧義了。

    第一種意思:是夜瀾看不上這美人,覺得她不值得自己再加價。所以就讓給了他。

    第二種意思:是夜瀾知道他是誰,不想與他為惡,用美人交他這個人情。

    那人也像是聽出來了,咬牙切齒道:“那在下還要再次謝謝這位公子了。”

    也難怪他會這么生氣了,花了這么多錢就是為了個風塵女子,最后還被人落了面子。換做是誰都會生氣。

    夜瀾垂下眼簾,扇子在手指之間轉來轉去。動作行云流水,看著令人賞心悅目。

    靠著椅子,慵懶道:“不用謝,我這人向來大度。”

    對方沒有再說話,仿佛是被夜瀾這不要臉的話語給堵的無話可說。

    老鴇這時候也出來打個圓場,樂道:“恭喜這位公子以一百五十兩黃金的高價,獲得了妖姬。”

    之后又表演了一會了,也拍賣了其他。

    大家都等著看他們兩個再出手,不過他們都沒有再出聲了。他們能夠理解的是,先前拍買了的那個人已經買了一個,沒有錢了。但這沒拍賣的那個不就有錢嗎,他怎么不出聲呢?

    他們哪里知道此“他”是“她”呢,而且夜瀾先開始就是想逗逗那個人,這才和他杠上。

    再說了,她旁邊還有個和尚。她拍下來干嘛,而且她是女子拍了也沒用。

    之后夜瀾清楚地看到那女子被帶進了旁邊的房間里。

    夜瀾的臉上浮現出,果然如此的笑容。

    他們兩個都是學武之人,想要聽到旁邊房間的聲音易如反掌。

    “錦生,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曉柔。”

    夜瀾聽到后,若有所思想道:錦生,難道是張錦生?難怪說他的聲音那么熟悉。他為何稱這女子為曉柔,聽他們這語氣,肯定有問題。

    “錦生你知不知道,今天差點我就要離你而去了。”

    “我知道,你放心。你是我的人不管花多少的錢你都是我的。”

    “嗯,我是你的。”

    都聽到這里,還能有什么疑惑。沒想到這張錦生也是一個道貌岸然的人,沒想到啊。真是沒想到。

    想起之前看到他對徐姑娘一臉深情的樣子,只能感嘆這人太能裝了。

    忘塵見少女一臉鄙夷的樣子,也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過他沒想到的是,這張錦生喜歡的不是徐姑娘嗎,又為何在這里和別的姑娘在一起?

    忘塵身為一個和尚,自然想不到那么多。他也不知道張錦生這樣做代表著什么。

    之后他們聽到旁邊房間里傳來的曖昧的聲音,接著兩人做起了繁衍后代的事情。

    夜瀾沒想到,這張錦生如此的不要臉,真替徐姑娘感到不值。想著,仰頭喝了口茶。

    而忘塵不知道他們這是在做什么?掀了掀眼皮,清冷問道:“他們這是在做什么?”

    聽到這話后,夜瀾剛喝的那口水差點噴了出來,聽得夜瀾直接嗆彎了腰。

    “咳咳咳……忘塵兄你還真是……一語驚人啊。”夜瀾嘴角微抽,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夜瀾擦了擦嘴角邊的水漬,整理了下自己的儀態。

    還以為忘塵是故意問這個問題,哪知道她轉過身看著忘塵的時候,他的眼睛里有著一絲疑惑。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