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117章 數黃金
    第二天風和日麗,陽光明媚。看得出是一個好日子,只是對于某人來說這個日子不怎么好。

    “啊——好煩啊!”

    某人啃著筆頭,臉上是憤憤不平的神色。桌子上擺著六張白紙,可她只寫了一張,上面還只有一句話。

    “敬于忘塵兄。”

    桌子的另一旁,擺了許多揉成一團的紙團。那些全是她寫了之后,覺得不滿意扔掉的。

    按照她的能力,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寫完。可是從她拿筆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個時辰了,她就只寫了這一句。沒道理啊。

    那是因為某女今日不知道怎么回事,起了一個大早。把夜皖嚇了一跳,還以為他妹妹被掉包了。

    正要和夜皖切磋的時候,忘塵走了出來。

    如芝蘭玉樹,朗月入懷的容貌映入眼簾。

    清冷出塵的氣質一點都沒有改變,只是那淡色的眼眸和平常有點不一樣。眼眸里的神色波瀾不驚,卻又帶著點剛起床的朦朧。

    某女看到后,耐不住性子。眼角上調,對忘塵吹了個口哨,曲調拐了好幾個彎。

    戲謔的眼神,調戲的聲音。那樣子就像個小流氓,再加上周身的痞氣根本就是個痞子。

    這樣就連夜皖都看不下去了,扶著額頭低聲警告,“夜小瀾!你安分一點。”

    某女不以為然,上前一步走到忘塵面前。

    “美人。”

    此話一喊出,夜皖立馬別過臉去,不想再看到這邊的情形。

    而忘塵的臉也冷了下來,眼眸也變回了原先的深邃,清冷。冷冷的眼神像一把刀子,朝某女射過去。

    可惜某女臉皮厚,當做沒看見。繼續說道:“美人今日風光無限好,不如我們去游覽一番可好。”

    某女話音剛落下,忘塵緊接著抿出了五個字:“信,兩份,晌午。”

    這話可真的是既簡練又充滿了含義啊。

    某女的小臉一下就垮了。

    “忘塵兄做人還是彼此留一線的好,不能這樣啊。”

    忘塵再重復了一遍方才說的話,然后加了個條件。

    “不準重復,誠懇。語言簡練,三張。”

    說完后,不顧某女的挽留。淡然的走開了。

    --

    “可惡的忘塵兄,我還沒吃飯呢。”

    某女咬著筆頭,惡狠狠念道。

    死死地盯著桌子上的白紙,那樣子像是要把白紙給吃了一樣。

    要知道某女寫這個的時候,是能寫長一點就寫長一點。語言拖沓的不得了,重復的語句也很多,這才能寫完三張紙。

    沒想到,因她一時嘴賤。害得自己現在連早飯都沒吃,就在屋里寫信。

    還不能重復,要兩份,還要在晌午的時候就寫完。

    某女撐著腦袋苦想,最后想到了什么。下筆如有神,飛一般的寫完了三張。

    之后,看著另外三張也是醞釀都不醞釀一下,直接下筆。那架勢,像是拿出了別人高中狀元的架勢。

    最后只用了半個時辰,兩份就寫完了。

    放著這兩份,去正廳用飯。

    前去的時候,大家都坐在那里沒有動筷子。整個大廳沒有一個人出聲,夜皖安靜地坐在那里,忘塵兄則閉上眼坐在那里養神。

    夜瀾走進去,坐下之后。出聲:“怎么都不用膳,是在等我嗎?”

    徐老緩緩睜開眼,臉上也有了些笑容。

    “小友來了,那就用膳吧。”

    看來還真的在等我,早知道就晚來一點。

    徐冉夾了個青菜放到張錦生的碗里,并笑了笑。

    而張錦生也“來而不往非禮也”,挑了徐冉最喜歡的菜喂給她吃。

    這一幕若是徐老不知情的話,看到一定很欣慰。欣慰他們兩個的感情這么好,這樣以后他不在了也有人疼愛他的女兒。

    可如今張錦生的真面目自己了如指掌,現在怎么看都覺得他在惺惺作態。

    白瞎了他的女兒,對他這么好。

    “小冉,坐好。女兒家就應該知廉恥,這個樣子叫旁人看了去,還不得笑話。”徐老沉聲呵斥道。

    徐冉也是被徐老這呵斥,給嚇到了。自己以前也是這么和錦生哥相處的,父親從來沒說什么怎么今天呵斥了我一頓。

    抬頭想要詢問的話語,在看到徐老那冷下來的臉時無聲咽了下去。

    乖乖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埋著頭安靜地吃著。

    張錦生聽到徐老這話之后,緊握住了手里的筷子。心里不免有點擔心起來,難道這老爺子開始懷疑起我來了。

    抬頭想從徐老的眼中看出什么,但他只從徐老的眼里看出了對徐冉的呵斥,除此之外沒有什么。

    心里又忍不住想道:難道是我想的太多了,時間快到了。容不得有半點差池。

    夜瀾吃著嘴里的食物,眼里閃過意欲不明的神色。

    好戲開始了。

    不過這徐老還是有點著急了,這樣張錦生肯定有所防備。

    不過這關她什么事呢,隨他們去吧。只要拿到屬于自己的東西就行了。

    優雅的用著食物,愉快的樣子夜皖都感覺到夜瀾的愉快。

    夜皖:瀾兒你有什么好事嗎?心情這么好。

    夜瀾:那當然。

    看到夜瀾那樣子,夜皖更加的疑惑。貌似從今天早上開始,夜瀾整個人都不尋常。

    平時一個不睡到午時不起床的人,今天不到辰時就起床了。現在還這么開心,這中間一定有貓膩。

    用過飯后,張錦生和徐冉去準備明天成親的事了。

    而夜瀾他們三個,跟著徐老來到了庫房。

    門一打開后,里面的東西多的讓人挪不開眼睛。

    可夜瀾他們在皇宮里長大,國庫也是他們常去光臨的地方。所以這點東西和國庫里的比起來,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至于忘塵,一個和尚看到這些東西就跟沒看到一樣。

    王管家讓侍衛抬了三個大大的箱子,擺在夜瀾的面前。

    然后,讓侍衛打開。里面裝滿了黃金,三個箱子里裝的全是散發著光芒的黃金。

    徐老笑著,“小友這下放心了吧,這里就是那五千多兩黃金。要數數嗎?”

    夜瀾走過去,勾起一眸笑道:“不用,徐老什么為人還是知道的,我相信你。”

    而下一刻,已經麻利的開始數起來了。

    這動作看的徐老一干人等,嘴角狂抽。

    不是說不用數的嘛!

    不是說相信我的為人嗎!

    夜皖被夜瀾這動作給打敗了,你嘴上這么說了,好歹也得有誠意啊。

    就算懷疑,下來你再數也不遲啊。

    這樣弄得大家都挺尷尬的。

    正數得專心的某女,仿佛沒有感覺到后面要吃人的眼神。

    在頂著那么多的眼神下,夜瀾終于沒有任何誤差的數完了最后一兩黃金。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