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浮世憶塵 > 第118章 回去
    在頂著那么多的眼神下,夜瀾終于沒有任何誤差的數完了最后一兩黃金。

    轉過身來,無視他們眼中吃人的目光。

    王管家搶先一步道:“昨晚答應忘憂姑娘的三百兩銀子在這里。”

    從袖子里,拿出一個錢袋遞給了夜瀾。

    夜瀾接在手里,掂了一下。

    嘴角擒著笑意,樂道:“我就說以徐老的為人是不會這樣的。”

    呵呵,你數完了再這樣說是不是有點太假了。

    看著夜瀾手上的錢袋,夜皖不用懷疑。這一定是夜瀾從徐老的手上坑來的,只不過昨晚他們聊了什么,徐老又被坑了三百兩。

    照這樣坑下去,這徐府不會就這樣被坑光了吧。

    夜皖這一想法很危險,但夜瀾也這樣想過。最后看在徐冉的面子上,又想到徐老年紀大了所以還是少坑的好。

    當然夜皖心里的想法,誰都不知道。

    徐老是誰,一下子收好自己的情緒。微笑道:“沒事,小友能信任老朽也是好事。答應你的,這庫房里的東西你可以隨便挑三樣走。”

    “我知道,那我就不客氣了。”某女毫不客氣說道,當著徐老的面光明正大的打量起整個庫房。

    看到夜瀾這放光的眼神,徐老感覺自己又要大出血了。

    忍著心痛,背過身去。

    “挑吧,挑好了就讓王管家帶你們離開這里。”

    而夜瀾根本沒聽到他說什么,在他轉身那一刻就已經開始挑了。

    看著那些東西,夜皖也開始挑,不過大部分東西皇宮里也有。

    兩個人在那里挑挑撿撿,就像是在買菜一樣,臉上還有嫌棄的表情。

    兩個人看到哪樣,都要論道一番。

    “這個夜明珠,還沒有我房間里照明的那顆大。”

    你家照明用夜明珠啊。

    “這個玉雕琢的還沒有我的玉枕好看。”

    你家睡覺用玉啊。

    “這個東西不好看”

    “這個東西看起來是仿造的。”

    ……

    兩個人的聲音不大,卻也能讓屋子里所有的人聽得一清二楚。

    徐老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黑來描述了,雙手攥成拳頭盡力忽視耳邊的聲音。

    最后聽到那兩個還在嘀嘀咕咕,受不了直接走了出去。走之前,還讓王管家把三箱黃金抬到他們的院子里。

    忘塵站在那里,靜靜地看著那倆人挑三揀四。

    最后夜瀾走向一個柜子,里面分別放著一把玉扇,一把紙傘,一根簪子。

    輕輕地拿起那把玉扇,倏忽感到了一股涼意。

    那扇子的兩邊是用玉做成的,難怪拿起時會感到一股涼意。青色玉紗鋪扇面,上好的檀木做扇骨,扇子下面還掛著扇墜。打開扇子,入眼的是一朵惟妙惟肖的彼岸花。

    整個扇子只花了這一朵,妖冶的紅色勾勒著這一朵花,仿佛是用血畫成的。

    那紙傘是紅色,打開一看里面也畫著一朵彼岸花。

    那簪子,夜瀾倒是沒有再多瞧。

    拿了這兩樣東西后,隨便拿了一樣東西就走了。

    夜瀾拿著這三樣東西,看向王管家道:“王管家,你看到我拿了這三樣東西是不是很高興,沒有拿那些值錢的。”

    王管家聽到后,臉上掛著處事不驚的笑容。

    “忘憂姑娘說笑了,這扇子和紙傘是老爺最喜歡的兩樣的物品。您現在拿走了,我都不知曉該怎樣和老爺說了。”

    夜瀾漫不經心的轉著手里的折扇,但嘴角微微上揚,看得出她很高興。話音落后,夜瀾嘴角的笑意又深了一點。

    “是嗎,那就行。我還以為我挑的兩樣不夠讓他傷心呢,聽你這么一說,我就高興了。”

    這話,讓王管家怎么接。正常人不都應該說,“是嗎,那要不然我重新選兩樣,君子不奪人所好。”

    怎么到了夜瀾這里就變成了,只要我挑的能讓你傷心,我就放心了。

    “忘憂姑娘真會說笑。”

    回到院子后,三人就開始分黃金了。夜瀾忍痛把一箱黃金給了忘塵,給出的那一瞬間她終于能明白徐老的心情了。

    那樣子要多悲痛就有多悲傷,逗得夜皖都看不下去了。

    “好了,你就松手吧。”

    夜瀾也只能看著到手的黃金,贈與他人。

    喊出墨殤,讓她調出暗衛把這些黃金運回皇宮去。

    沒多一會兒,十個暗衛跪在夜瀾面前。

    “公主。”

    墨殤看了眼夜瀾,見她沒有生氣就松了一口氣。

    “你們先起來,交給你們一個任務。要是連這個任務你們都完成不了,就不要再跟著我了。”

    夜瀾指著面前的黃金,道:“這兩箱黃金務必安全的運回皇宮,一個子都不能少。若是父皇他們問起來,就說是我賺的。知道嗎?”

    “是。”

    暗衛上前一步,看著那些放光的黃金。饒是面無表情的他們看到這么多黃金的時候,都狠狠的被震驚到了。

    “等等,我的……也抬走。”清冷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而這聲音,在夜瀾聽來是最好的。

    “忘塵兄你說真的,那就一起抬走嘍。”

    “嗯”在夜瀾期待的眼神下,少年微微頷首。

    簡直沒有比這更好的了。

    “你們把這箱也抬走吧。”

    九個暗衛抬起黃金,幾個翻越瞬間消失在他們眼前。

    還有一個暗衛跪在夜皖的面前,低著頭恭敬道:“太子,皇上讓你回去。”

    夜皖皺著眉頭,“什么事,父皇不是說讓我跟在妹妹身邊保護她嗎。”

    “是有關軍營的事,皇上說七天之內必須回去。”

    “行,本太子知道了。”聽到軍營兩個字,夜皖沒有疑惑了沉聲回復道。

    夜皖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猜不到父皇讓他回去究竟是為何。

    七天之內回去,也就是說至少第三天就必須走了。

    “兄長,沒事。你回去之后,代我向父皇母后問個好。”夜瀾沒心沒肺樂道。

    “你個沒良心的,如實交代吧,你們昨天晚上和徐老談什么了。”夜皖敲了下她的額頭,沒好氣道。

    夜瀾如實把她和徐老談的事情交代完后,再把他們之間的計劃如實告知。

    夜皖知道整件事后,也是驚呆了。沒想到這世上還有像張錦生這樣狼心狗肺的人,還欺騙人家小姑娘的感情。

    知道夜瀾的計劃后,夜皖道:“不是瀾兒,你是怎么想出這種計劃的。下毒栽贓,這是你一個姑娘家應該知道的事情嗎。”

    “管他呢,英雄還不問出路,只要能完事,不就是好計劃嗎。”夜瀾不以為然,反駁道。

    “這到也是。”夜皖成功被夜瀾繞進去了。

    他想問的是夜瀾是怎么想到這些計劃的,但現在被夜瀾繞了進去,也就忘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