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再見,我心頭的朱砂痣 > 第六章 醉罵渣男
    明明是莊斌和梅琳達男女茍合對不起她韓若,但害怕面對往事的卻始終是她。

    她忘不掉曾經的自己活得有多卑微,多屈辱,多么多么的低賤,賤到十八層地獄的賤!

    在他倆暗度陳倉、劈腿過、睡過之后,她還想過一切都是誤會,還想低聲下氣地想去求他忘記往事,想繼續和他在一起!她韓若上輩子是造了什么孽,要自取其辱,承受這樣的奇恥大辱!

    她不過是愛過莊斌,為了他拋下父母、親人、工作,孤注一擲從大西南跑到上海來,竭盡一切的愛他,想和他在一起而已。只因為這樣,她就要被人踩在腳下蹂躪嗎!

    甚至為了這么個渣男,她哭到聲音嘶啞,連父親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

    從那以后,她有家不能回,她沒臉回去,她是徹頭徹尾的混蛋!愧對含辛茹苦養育自己的父母。

    韓若仰頭,將杯中酒統統灌入腹中。

    被她敬酒的梅琳達風淡云輕的坐著,只言片語間殺退王曉晗的她,這會兒毫不掩飾眼神里的不屑,隨意地抿了兩口,將酒杯放回原處。她不屑跟窩囊透頂的韓若喝這一杯酒。

    指間沙的眉宇間浮上淡淡的不悅,不知道是為了梅琳達的態度,還是為韓若的不自量力。

    喝得太急太猛,酒水在腸胃里翻江倒海,大腦迅速的被酒精侵蝕,韓若努力掛著鎮定自若的笑,維持著風度,亮著空酒杯:“我干了,大家隨意。”

    坐下的時候,身體搖晃了下,出賣了她的不勝酒力。翟迪扶了她一把。她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韓若,還好嗎?”李總發話了。坐觀了一晚上策劃部眾人的丑狀,這會兒他滿臉嚴肅。他覺得很丟面兒。

    “沒事,李總。”韓若努力笑著。

    “勇氣可嘉,酒量還需要練。不能喝不要勉強自己。”

    韓若點頭受教。

    聽到李總的關切,趙墨菊和張祖德對視一笑,內涵豐富的笑了,使著眼色瞅瞅李總,再瞅瞅韓若,點點頭。不愧是床上伙伴,無需說出口,已盡知對方所想。

    “是這樣的,李總……”張祖德想趁機說什么,李總扭過頭去和指間沙說話去了。

    往日里頗有眼色的王曉晗這會兒不知道怎么了,全然不管張總要罩不住她了,非要跳出來挑事兒。

    她提起指間沙的代表作,說起書里莊斌和彝族姑娘相戀并為她來到上海的故事。又一次cue到韓若。

    “哎,我想起一件事,韓若好像也是為了男朋友跑來上海的,是不是?”

    酒桌上本來就容易滋生八卦,王曉晗開了頭,眾人也趁機起哄。

    真是得寸進尺,她的一再逾越,讓韓若很不爽。

    她帶著笑意說:“我跟曉晗共事一年多,從來沒見她關心過我,今天突然這么熱情,讓我有點受寵若驚呢,公事私事專盯著我,你是對我有什么想法嗎?嗯,曉晗?”

    王曉晗訕訕的笑著找借口。

    這時候,李總的好奇心上來了。

    “我也想聽聽,韓若,話說到這會兒了,談談你男朋友吧。”

    酒意上頭,韓若捂著太陽穴,心想今天的人都是瘋了嗎?這是要干嘛?

    領導就要有領導樣兒,李總今天是專門下凡,來體驗民間生活么?好好做你不茍言笑的領導人,來湊什么熱鬧。

    當然,她只敢在肚子里腹誹,既然領導發話了,其余人又是一副八卦的表情,她怎能辜負這機會。

    看見莊斌和梅琳達無懈可擊的臉,她就來氣。自從再見以來,她一路慫到底,今天就算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她也要讓他們不痛快。

    誰讓她喝醉了,醉酒的人終于可以任性一把。

    “什么男朋友,早就是前男友了。人都有瞎了眼的時候,更何況我那時候審美奇特,沒見過世面,連省都沒出過,突然見了一個長得還像樣的人,就以為是男神,其實是男神經。他早有女朋友,把我當他的云備胎,他失戀了,就對我說只要我來上海,他就和我在一起。所以,我就來了……”

    六年前,就是為了他一句話,她辭掉工作,從西南千里迢迢跑來上海,甘愿蝸居里弄,和他相濡以沫。

    “后來呢?”

    “后來啊,渣男劈腿了,和他女同事在一起了,爛人一個。”

    “也不能說是爛人吧,人家興許有苦衷。也許是酒后亂性呢?”王曉晗辯駁。

    “渣男就是渣男,再多理由都是借口。人不是禽獸,會分析、懂取舍、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劈腿也要推給酒精,那他是禽獸不如。我可以接受他提分手,可以面對感情的失敗,但我不接受他未分手前劈腿。”

    她直視莊斌,終于說出了這遲來的指責。風暴在對方幽黑的眼眸里凝聚。

    梅琳達倒是沒有太大反應,淡定地點了一支煙,瞇眼瞅了韓若一眼,依然是冷冷的不屑。

    “所以,就是渣男賤女無底線!巧了,莊總,我的故事和你很像。我覺得你將來可以把我的故事寫進書里,再寫一本女生版的《再見,我心頭的朱砂痣》,你和梅總珠聯璧合,一個創作一個找投資,一定能再創輝煌,我相信你們也會很喜歡這個故事的,畢竟最精彩的故事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觀眾也能從中找到共鳴,還有話題討論度,不是嗎?”

    她笑著,滿身輕松,真痛快,真好。

    莊斌表面上穩若磐石,內里早就像開窯的瓷片,片片冰裂。他眼里的堤壩全線崩塌,巨浪滔天,洶涌翻滾的驚濤駭浪足以將韓若吞沒。

    別人不知道,但他們三人怎么會不清楚呢?她就是有意的,她就是看不慣他一副往事皆前塵的健忘樣,她就是要膈應他。

    蒼天饒過誰,哈哈,終于出了一口氣。

    然而,一剎那,所有的情緒自莊斌的眼中消失。

    愚蠢至極——韓若從他的眼中讀出了這四個字。

    是,她韓若就是個愚蠢至極的人。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一直嫌棄她笨,嫌棄她蠢。他是廣告學專業,為了更接近他,她一個歷史學的人,努力讀傳播學廣告學類的書籍,裝模作樣地要進廣告公司,來到上海全靠做文案活著。結果他卻把她罵得狗血噴頭,踐踏鄙視她寫出來的任何東西,全盤否定她的職業和理想,在他眼里,她一無是處!

    我樂意——韓若挑釁的回了個眼神。

    不自量力——他眼神里滿滿的寒冰水柱。

    要你管——她破罐子破摔。

    不可理喻——他的眼神更冷了,足以凍死她。

    彼此彼此——他們同時轉開目光,結束這無人察覺的眼神纏斗。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