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四海天冥 > 第九十章 有關系?
    這兩個鬧事的男人見沐辰又坐了下來沒有離開,便上前問道:“你怎么還不走啊,不是說不管了嗎?”

    沐辰點點頭說道:“你忙你的,我們吃我們的,我反正覺得這里的菜挺好吃的,我要吃完再走。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插手你和這家店的事情。”

    那大哥也不敢再說什么,整理了一下著裝又一臉神氣地走到前臺,對服務員吼道:“怎么,都這么久了還沒聯系上你家老板啊,他是不想管你們的死活了嗎!”

    服務員強硬的回道:“你好,我已經說過了,老板很忙,您有什么事情跟我說就好了。”

    “你算老幾啊,不就是個小打工的嘛!”

    “先生你……”

    還沒等服務員說完,男人揮起砍刀劈在了柜臺上,留下了厚厚的一道深痕。

    “既然你老板不出來那我就砸了他這店。把兄弟都叫來!”男人對小弟吩咐道。

    “管嗎?”沐辰見都鬧成這樣了,向李棟一問道。

    李棟一搖搖頭,回答:“再等等,他敢這樣鬧背后肯定有人撐腰。”

    保安們見李棟一搖頭也都退到了一邊,靜觀事態發展,等待主任命令。

    沐辰這才明白原來李棟一是要找出真正的幕后黑手,也感嘆李棟一不愧能當上尋香閣的主任,能有如此鎮定的情緒,面對危險從容不迫。

    說話間那小弟帶著一群混混沖了進來,除了小弟受傷提不起武器,其他混混拿棍拿刀拿磚氣勢洶洶的站在了那大哥面前,畢恭畢敬的齊齊喊了聲,“老大!”

    男人滿意的點點頭沉聲說道:“兄弟們,這家尋香閣欺騙消費者,我們今天就砸了這家店替老百姓們討個公道。不過,不要打擾到那桌的客人,聽到沒有!”

    男人說完對沐辰笑了笑,祈禱這小子千萬不要多管閑事。

    沐辰沒搭理這大哥,繼續吃著。

    小弟們本來還一頭霧水,但見大哥主動對那桌客人示好也就不敢多問,齊齊答了聲。

    “是!”

    接下來的十幾分鐘里,這混混們的老大就帶著小混混們對大堂砍的砍,掀的掀,砸的砸。

    糟蹋完大堂后,混混頭子見尋香閣無論是保安,服務員還是廚師都站在旁邊靜靜看著,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阻攔,而且都這么久了也沒有警察來,他們竟然沒有報警。再加上那桌的沐辰和他的朋友們依舊淡定的吃著飯,還聊起了天,絲毫沒有被打砸聲吵到。

    混混頭子也不是傻子,這場景任誰看了都覺得詭異,于是他心中打起了絲退堂鼓。

    跟他來的小弟倒是會察言觀色,看出了大哥的猶豫提醒道:“大哥,這些恐怕是嚇怕了,動都不敢動。我們還是趕快完成龍哥的吩咐的事情吧,要是龍哥發怒,我們就死定了。”

    混混老大聽到龍哥的名字不禁打了個寒顫。隨即想到自己小弟都在這兒呢,自己可千萬不能慫,丟了面子。

    “咳咳,”男人輕咳幾聲,恢復了作為老大的神氣,對小弟們說道:“據說這家店對普通老百姓只開放大堂,這樓上可是很少有人去過。我懷疑尋香閣樓上藏著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兄弟們跟我上去看看!”

    “好!聽大哥的!”

    這時,坐在椅子上的李棟一終于站起來說話了:“原來是為了這個,想打探我尋香閣的秘密哦!”

    “你說什么,你是誰?”大混混問道。

    李棟一雙手交叉笑了笑,回答道:“我就是這里的老板啊。”

    “你?你說什么?”大混混一臉驚訝的看著李棟一。他完全沒想到原來尋香閣老板一直就在這里。

    李棟一悠悠說道:“我是老板,老板就是我。”

    “你不是要找我嗎,那來說說你想怎么解決吧。”

    大混混明顯愣住了,沒想到這尋香閣老板是剛才輕輕捏斷了自己兄弟手腕人的朋友,大混混一時不知道回答什么,用余光瞟著沐辰。

    “我不管這事兒。”沐辰聳了聳肩說道。

    大混混聽沐辰答應不插手這事,也放心了些,但他也不敢太囂張,努力鎮定地說道:

    “我們懷疑你樓上有見不得人的東西,我們要給民眾一個真相。”

    李棟一冷笑一聲,說道:“你原來不是嫌我這家店的菜難吃鬧起來的啊,你這是故意來找茬想上樓的吧!”

    李棟一直接拆穿了大混混的計劃,搞得大混混在小弟們面前有些難堪。

    “大哥,現在怎么辦啊?龍哥那邊得罪不起。”手腕斷掉的小弟再次提醒道。

    大混混見兄弟們都看著自己,心想可一定得把面子撐住,便露出混混本性,不屑地說道:“是又怎么樣,剛才我們拆你大堂的時候你屁都沒放一個,現在說要去樓上,你就站起來阻攔,肯定是心里有鬼。”

    李棟一無奈地搖搖頭,“那上面真不是能隨便上去的,這是我這的規定,我已經好心提醒過你了,你要是再一意孤行,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李棟一說完狠狠直視著大混混的眼睛,作為主任的威嚴瞬間迸發出來,這氣勢讓人不寒而栗。

    “原來李哥生氣起來是個樣子的啊,我看了都覺得有些害怕,這小子還站在那還真是有點魄力。”沐辰小聲對無郁和斷舍離說道。

    無郁和斷舍離也連連點頭,贊同沐辰所說。

    “是啊,我還從來沒見過李主任發脾氣呢!”

    “還真有點嚇人,你看我這汗毛都豎起來了。”

    大混混卻被李棟一一激,沖動的情緒一下子涌上了腦子,自己有靠山撐著呢,這小小的飯館能把我怎么樣?

    “嘿!我今天就上去了看你能怎么樣。兄弟們,給我上!”

    大混混說完轉身走在小弟們最前面,踏上了第一層臺階。

    “來人,還等著看什么啊,把他們給我抓了。”李棟一環視保安一圈,冷冷的看著大混混的背影命令道。

    得了李棟一的命令,早就看不下去的保安們直接沖了上去,不拿任何武器,赤手空拳就將這些混混們放倒在地了。

    尋香閣的保安可不是隨便找的,這都是招的退伍中的佼佼者,都是上面直接派過來的。他們知道尋香閣的真實身份,對住在尋香閣樓上的人充滿了崇拜之情,并且嚴格聽從李棟一的命令。

    大混混因為還沒反抗幾下就一下子被抓住了,看著地上痛苦的哀嚎著的小弟們,開始害怕起來。

    “你想怎么樣,你要對我們干什么?”

    李棟一玩味地回道:“你想讓我怎么處置你們啊?”

    “你,你,我告訴你殺人是犯法的!”

    “呦!你之前不是還特別神氣的指著別人就說‘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的話嗎?怎么現在還給我普及起法律知識來了?”

    大混混見李棟一根本不怕,求饒道:“之前是我錯了,我是故意找你麻煩的,要不要你把我交給警察局吧,我一定好好交代。”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見有人求著進警察局呢!”看戲的斷舍離笑道。

    沐辰點點頭,“我也是。”

    “我為什么要把你交給警察,我自己就能解決就不用麻煩他們了。”李棟一恐嚇道。

    “別別別!”大混混嚇得就快給李棟一跪下了,哆嗦地說道:“大哥大哥,我叫你大哥,你把我送警察局吧,離這兒最近就有一家,就去那吧。”

    “你這兒還指定地方呢,夠有閑情逸致的啊!”

    “我不是怕麻煩您嘛。”大混混諂媚地說著。

    “得,我不跟你在這兒演戲了,你老實說吧,你在警察局的親戚還是朋友是誰,還有在你背后指使你打探我尋香閣的又是誰!”

    “沒,沒有啊,都是我自己犯賤想來您這找麻煩,訛錢的。”大混混急忙否認,可不能把人供出來。

    “往這兒最近的警察局打個電話,就說有人在尋香閣鬧事,人數眾多需要警方多派些人手。”李棟一沖前臺吩咐道。

    前臺的服務員立馬拿起電話撥打了警局電話,并按照李棟一的話重復了一遍。

    “警察馬上就來。”服務員放下電話轉述道。

    李棟一注意到那大混混聽見警察馬上就到,長長舒了口氣,放松下來。看來這混混真在警察局有關系。

    李棟一倒想看看是誰在包庇這群混混,等找出來可得找局長喝喝茶了。

    竟然還真的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尋釁滋事,無法無天了。這件事警察局脫不了關系。

    不到一會兒,門外一陣警車的警笛聲響了起來,這么快就到了。

    一個身穿制服的警官帶著五六個警察走了進來。

    “這里發生了什么?誰的報的警?”帶頭的警官看著大堂滿地被摔碎砸壞的東西,生氣地問道。

    服務員給警察指著老板李棟一,“那是我們老板。”

    “你好,是你報的警嗎?”警官對李棟一竟了個禮。

    李棟一點點頭,禮貌地問道:“請問警官怎么稱呼?”

    “我姓陳,是我所在小分隊的隊長,叫我陳警官或者陳隊長就好。”這位姓陳的警察驕傲地說道,而且故意在說自己是隊長的時候加強了好幾個分貝,看來很得意自己隊長的稱號,到處炫耀呢!。

    李棟一故意不識趣的叫了聲,“陳警官。”

    陳警官雖然有些失望,但繼續問道:“你這店怎么被破壞成這樣了,知道是誰干的嗎?”

    李棟一故作為難的樣子,吞吞吐吐起來。

    “你別害怕,我一定會抓到犯人還你一個公道。”陳警官一字一句的說著,像極了是在背誦條例。

    李棟一回答:“其實我已經把他們抓住了,就等警官你們把壞人抓進去,好好懲罰他們。”

    說著,李棟一身后的站成一排的保安們自動散開,露出了被綁著的十多個混混和他們的大哥。

    這些混混們都被綁著,嘴里還被塞了毛巾,不讓他們出聲。

    混混小弟們有些見到警察瞬間哭了起來,害怕警察把自己抓走坐牢。而有些直接被嚇軟了,差點跪在地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 诸城期货配资公司 北京地区股票融资 黑马股票推荐分析 赤赢配资 2011短线股票推荐 最好个人投资理财产品 金来源配资 九五配资 趣操盘 股票推荐骗局上千万 福州股票配资翻翻配资完善a 红k线股票推荐网网址 股权基金配资 上海股票配资哪家好 股票分析师课程 理财规划